致谢

在斯坦福大学,我很感谢一位疯狂的天才老师亚当·约翰逊(Adam Johnson),他是我的朋友,也为我的写作提供了很好的榜样;亚伯拉罕·韦尔盖塞(Abraham Verghe)在我写作的时候默默给予我无私的指导;以及我坐在后排旁听的写作课上的本科学生们,他们每个人对语言和写作技巧的热情大大鼓舞了我。

毫无疑问,我最感激的还是全世界68000名每天在努力工作和奉献的耐克员工。没有他们,就没有这本书、没有作者,什么都不会有。

在斯克里布纳出版社(Scribner),我很感激传奇人物总编辑南恩·格雷厄姆(Nan ;Graham)坚定的支持,罗兹·立波(Roz Lippel)、苏珊·摩尔多(Susan Moldow)和卡洛琳·李迪(Carolyn Reidy)令人振奋的活力和热情,凯瑟琳·里索(Kathleen Rizzo)在保持极端冷静的同时也确保了出版的顺利进行。最后,要感谢我极具天赋的犀利编辑香农·韦尔奇(Shannon Welch),是她在我需要的时候给了我肯定,没有人知道我是多么需要被人肯定。她刚开始的赞美、分析和充满老道智慧的注释对我来说十分重要。

虽然我很感激,但是却找不到适当的方法来表达。因此,在耐克公司,我想要感谢我的助手丽莎·麦基利普斯(Lisa Mckillips),感激她为我做的一切,她完美地完成了一切任务,开朗活泼,脸上总挂着迷人微笑。我的老朋友杰夫·约翰逊和鲍勃·伍德尔帮我回忆;如果我的回忆有出入的话,他们会耐心地帮助我。历史学家斯科特·瑞莫斯(Scott Reames)迅速从传言中筛选出事实。玛利亚·埃特尔(Maria Eitel)利用经验对众多材料进行处理。

接下来的感谢是随机的,不分先后。感谢那些慷慨献出时间、天赋和建议的所有伙伴和同事,包括超级代理鲍伯·巴尼特(Bob Barnett)、特别的诗人管理者埃文·博兰(Eavan Boland)、大满贯传记作者格兰德·斯莱姆(Grand Slam)和数字艺术家海斯。特别感谢传记家、小说家、记者和运动作家莫里尼尔(J.R.Moehringer),他的慷慨大方、幽默风趣和令人称羡的故事讲述天赋,是我对本书多次起稿时的依靠。

但是,创作这本书却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感激之情。

最后,我想要感谢我的所有家人,特别是我的儿子特拉维斯,他的支持和友谊对我来说就是整个世界。当然,还衷心地大声感谢我的佩内洛普,她一直在等待着。我出门旅行的时候,她在等待着;我迷路的时候,她在等待着;我很晚才赶回家的那些夜晚,她在等待着,饭菜都凉了;在我开始创作的前几年,她还在等我,非常大声地存在于我的脑海中、书页中,甚至在没有她出现的地方。从开始算起,佩妮已经等了我半个世纪,现在我可以把这本呕心沥血写成的书交到她手上,告诉她,这就是耐克,这就是所有的故事:"佩妮,没有你我根本无法完成这一切。"

我一生中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负债中度过的。年轻创业的时候,我十分熟悉那种感觉:每晚睡觉后,每天醒来后,都会欠别人更多的钱,根本无力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