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霸业

时间:1993年6月16日

1993年NBA总决赛第四场

地点:芝加哥体育馆

乔丹生涯经典战之七

比分:公牛111:105太阳

※ ※ ※

巴克利双臂伸得直直的,想要阻挡乔丹关键的最后一击。可是,巴克利心里也明白,这一天的乔丹是不可阻挡的。

乔丹此役43投19中,凯文·约翰逊夸口说,他找到了限制乔丹突破第一步的办法。凯文·约翰逊应该会后悔,因为三天之后乔丹就火力全开,让整个太阳队没有任何办法。

1993年6月16日,NBA总决赛第四场的乔丹,是不可阻挡的。

双方苦苦缠斗,像在跑马拉松。太阳队当家控卫凯文·约翰逊(Kevin Johnson)足足打了62分钟,乔丹也出战57分钟,太阳终以129比121获胜,逃脱了总比分0比3落后的绝境。

乔丹空中迎面撞上巴克利,身体有些失衡,只见他从腰间把球拉上来,在落地之前用右手推向篮筐。这是个极不规范的投篮动作,但球像长了眼睛一般,不偏不倚,直钻网心。与此同时,哨声响起,裁判吹巴克利防守犯规。

第三场,乔丹又攻下44分,但他的手反倒没有前两场那么热,因为这44分是双方大战三个加时的结果,而乔丹出手多达43次。赛后巴克利看到技术统计纸,惊叹道:"嘿,迈克尔·乔丹投了43个篮,他得要冰敷他的肘部了。"第四节,在太阳队两人甚至三人包夹之下,乔丹10投仅1中。

乔丹双手握拳高举过头,巴克利则懊恼地跪倒在地板上。乔丹加罚命中,得到自己全场第55分,追平了1967年的里克·巴里(Rick Barry),成为NBA总决赛历史上单场得分第二高的球员。最高纪录由埃尔金·贝勒保持,贝勒曾在1962年总决赛第五场拿到61分。

总决赛第二场,乔丹打出42分12篮板9助攻的大号准三双,公牛带着2比0的总比分回芝加哥,夺冠形势一片大好。按照总决赛2----3----2的赛制安排,接下来三场都在芝加哥体育馆举行,公牛显然打算在自己家里解决战斗,不想再去菲尼克斯。

乔丹这一战37投21中,命中率达到56.8%。他在巴克利身上打成的那记"2+1",是本场实质上的制胜球。

克劳斯一直非常喜欢马尔利,1988年选秀他就想选马尔利,最后是因为担心卡特莱特的健康才挑了中锋珀杜。马尔利加盟太阳以后,克劳斯还频繁提及他的名字,称赞他是一个多么全面多么优秀的球员,甚至拿他跟杰里·斯隆相提并论----爵士主教练斯隆年轻时为公牛效力,是克劳斯最欣赏的NBA球员之一。克劳斯把马尔利捧上了天,这让乔丹十分反感,很快大家就发现,只要马尔利在场,乔丹就打得特别玩命,发挥得特别好。太阳队助教莱昂内尔·霍林斯(Lionel Hollins)并不知道乔丹和克劳斯的关系水火不容,更想不到乔丹会迁怒于马尔利,看到乔丹在场上如此针对马尔利,霍林斯还以为两人私下结了什么仇。每次乔丹拿球,好像都决心要过马尔利,让马尔利看上去像是根本不会防守。霍林斯有一种感觉:这样的深仇大恨,简直超越了比赛胜负。

这天最可怕的乔丹出现在第二节。那节刚开始,马尔利主防乔丹。马尔利身材较高,但速度偏慢,于是乔丹疯狂突破,不是把球打进,就是造犯规上罚球线。乔丹连得10分之后,逼得太阳队改用凯文·约翰逊来主防。凯文·约翰逊速度很快,却又身高不足,乔丹开始连续不讲理地拔起跳投,欺负凯文·约翰逊够不着。超过半节时间,公牛队所得的16分全由乔丹包办。乔丹整节12投9中,揽下22分。

跟太阳队交手,乔丹有个特别的乐趣----和丹·马尔利对位。马尔利是个白人后卫,却像黑人一样能飞擅扣,且投得一手好三分,人送外号"雷霆丹"。1992----1993赛季,马尔利场均能拿16.9分,在太阳队中仅次于巴克利,2月份还和巴克利一起参加了全明星赛。其实马尔利本人并没有招惹乔丹,但和巴塞罗那的库科奇一样,在乔丹眼中,马尔利就是克劳斯的分身,跟马尔利作对就是跟克劳斯作对,乔丹乐在其中。

1992年总决赛第一场,乔丹前两节就扔进6记三分球,收获35分,创下NBA总决赛半场得分纪录。时隔一年,1993年总决赛第四场,乔丹上半时也有33分进账,距离35分的纪录仅一球之差。

总决赛开打之前,杰克逊跟队员们强调:前两场在菲尼克斯,我们必须偷下一场,这很重要。乔丹回答:不是赢一场,我们会赢两场。结果还真如乔丹所言,太阳前两个主场均告失守,又给自己挖了个绝望的大坑。

终场前39.4秒,公牛领先两分,太阳握有球权,还有充足的时间。可是,芝加哥人连续两次成功的防守,把主动权抢了回来。先是皮蓬干扰巴克利接球,虽然没把球断下,却打乱了太阳的进攻节奏;紧接着太阳再发边线球,接球的凯文·约翰逊一时大意没有拿稳,白白把球送到阿姆斯特朗手里。

1993年当真属于菲尼克斯?上帝真的成了太阳队球迷?乔丹可不答应。

最后20秒,乔丹在弧顶持球,凯文·约翰逊和丹尼·安吉上前夹击,乔丹传球给阿姆斯特朗,阿姆斯特朗又回传乔丹。凯文·约翰逊再向乔丹逼近,却被乔丹逮到一个转瞬即逝的启动机会。乔丹左手运球,一个箭步越过凯文·约翰逊,然后又在罚球线附近甩掉安吉,杀进禁区。巴克利从底线补防过来,为时已晚,他两脚还没扎稳,乔丹已到面前,跟着便是那记锁定胜局的"2+1"。

具有宿命意味的,当然不只是常规赛的一帆风顺。季后赛首轮,面对没有了魔术师的没落湖人,太阳居然先丢两个主场,总比分0比2落后,眼看要成为NBA历史上首支被"黑八"的头号种子球队,但接下来,他们顶住巨大压力,连续攻克两个客场,最终在第五场生死战中历经加时,以112比104死里逃生。第二轮迎战马刺,太阳总比分4比2稳稳晋级,不过最后一场,也是靠着巴克利终场前1.8秒命中的中距离才惊险获胜。西部决赛遭遇超音速,太阳被逼至抢七,多亏巴克利生死战44分24个篮板威震天下。这一路走来,菲尼克斯人屡屡身陷绝境,却又总能逢凶化吉,难免让人产生"得天命"之感。

乔丹给太阳留了13.3秒,但此时分差已达5分,太阳回天乏术。赛后,太阳主帅保罗·韦斯特法尔(Paul Westphal)说:"我想,就连迈克尔自己也阻挡不了迈克尔。在防守迈克尔·乔丹的时候,承认现实是很重要的。你所能做的,就是尽量让迈克尔为投篮费劲。"

1992年6月,太阳队以三换一,从76人队换来了巴克利,这笔交易让他们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此前,太阳也很能跑,很能投,很能攻,但始终没有一个可靠的内线轴心,季后赛无法从西部杀出,缺乏真正的顶级竞争力。巴克利加盟之后,太阳快节奏、高得分的风格得以保留,阵容结构却趋于均衡。1992----1993赛季,巴克利成为菲尼克斯当然的战术核心,他场均贡献25.6分、12.2个篮板、5.1次助攻,率队在常规赛打出62胜20负的联盟最佳战绩,当选年度MVP,阻止了乔丹的MVP三连霸。

但乔丹似乎并不觉得费劲,他说:"我真的没感觉自己接管了比赛。我觉得自己只是突破,努力得到更轻松的出手机会,我觉得自己利用了对方防守。就这样一步一步,然后就发现自己或多或少找到了节奏。对此,我真有些不安,因为我不希望队友们站着不动,光看着我打。"

菲尼克斯太阳没有纽约那么坚固的防线,但他们拥有全联盟最强大的进攻火力,并且----如巴克利后来在总决赛期间所说----他们似乎拥有宿命,拥有上帝的青睐和保佑。

韦斯特法尔还有另一番话,听起来像是输得五体投地。"我对迈克尔·乔丹的敬畏可以和其他任何人相比,"韦斯特法尔说,"他是有史以来进攻最好的组织后卫和防守最好的组织后卫,是进攻最好的得分后卫和防守最好的得分后卫,是进攻最好的小前锋和防守最好的小前锋,很可能在大前锋和中锋位置上他也排名前五。"

尼克斯的防守,是乔丹在1992、1993这两年NBA季后赛中碰到的最大阻碍。1993年东部决赛六场球,乔丹平均每场能拿32.2分,另有7次助攻和6.2个篮板,但投篮命中率只有40%。

※ ※ ※

第五场的结果大伤纽约士气。第六场再到芝加哥,公牛没让机会溜走,他们以96比88获胜,从而以4比2的总比分战胜尼克斯,连续第三年重返总决赛。

总比分3比1领先,公牛队拿到总决赛赛点,芝加哥做好了庆祝冠军的准备。不过,在总决赛彻底结束之前,太阳队绝不会真正输得五体投地。第五场,他们更加频繁地包夹乔丹,即便乔丹再取41分,公牛也抵挡不住对方凌厉的攻势。背水一战的太阳打得极富侵略性,篮板球赢了公牛10个,巴克利、凯文·约翰逊再加先发小前锋理查德·杜马斯(Richard Dumas)三人得分上20,其中杜马斯14投12中拿到25分。太阳以108比98获胜,把冠军希望带回了菲尼克斯。

赛后乔丹依然拒绝跟媒体说话,倒是《纽约每日新闻》专栏作家迈克·卢皮卡(Mike Lupica)贡献了一句妙语。卢皮卡这样写道:"你可以想象,周四(比赛第二天)一大早,史密斯回到花园,回到篮下那个位置,就他一个人,试着把球投进去,乔丹和皮蓬还是会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再次把他封盖。"

比赛结束时,巴克利在电视镜头前放出豪言:"我相信夺冠是我们的宿命......我们不在乎是不是1比3落后。上帝想让我们拿冠军,前两天晚上我跟他谈话了。"

混乱中,格兰特抓到篮板球,交给乔丹,乔丹又从对方三人的包围圈中把球送至前场,阿姆斯特朗最后一秒上篮命中,比分锁定在97比94。公牛就这样又惊又险地攻克天王山,总比分反超。乔丹蹦蹦跳跳地跑回更衣室,把郁闷留给了纽约人。

太阳队当晚就飞回了菲尼克斯。凌晨两点半,几千名当地球迷在机场迎接球队,其中许多人打出"宿命之队"(Team of Destiny)的标语,表达他们的忠诚与信任。

查尔斯·史密斯,连续四波篮下攻击,竟然都被公牛队挡了下来。莱利见惯了大场面,这次也有些懵,他说:"我满眼都是挥舞着的手掌和手臂。"

作为主教练,韦斯特法尔没有过多地在"宿命"一词上做文章,他说得更实在:"我相信我们是最好的球队,而如果我们真的是,那我们应该能在家里赢下两场......如果我们赢不下两场来,就不配当冠军。"

此役决定性的一球,却不是乔丹的投篮,而是一组集体防守。最后十几秒,尼克斯仅以94比95落后,球在他们手中,赢球大有希望。尤因传球给身高6英尺10英寸(2.08米)的前锋查尔斯·史密斯(Charles Smith),史密斯一拧身,在篮下得到出手机会,却被格兰特干扰,球脱手。史密斯重新拿球,起身又要投篮,这次是乔丹扑过来,一巴掌把球拍落。鬼使神差地,球仍在史密斯手里,再起,又被身后的皮蓬跃起封住。最后一次,史密斯再来,还是被皮蓬盖掉。

其实用不着太阳将帅显威风表决心,公牛三个主场丢掉两个,情绪已经跌落到谷底。总比分他们依然领先,但剩余的两场全在对方地盘上进行,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公牛不得不打点行装,再赴凤凰城。登机启程时,人人都无精打采。"真的很像太平间,"资深电台主播约翰尼·科尔(Johnny Kerr)回忆说,"他们有机会在主场解决战斗,却让机会溜走了。他们不相信自己会是一支在主场三战两败的球队,这一点都不像他们。"

从那时起,公牛队连续17分由乔丹包办,其中包括第三节最后的7分和第四节最初的10分。这段乔丹个人的得分高潮持续了长约一整节的时间,他9投7中,罚球线上5罚3中。一人连取17分,即便在常规赛面对最弱的对手也很难做到,而乔丹却在东部决赛的天王山之战中做到了。

在这弥漫着死亡气息的空间里,忽然一道阳光照射进来----乔丹登机了。

乔丹手风确实不顺,但他的策略帮队友树立起了信心,且分散了对方的防守注意力。第三节打完三分之二,乔丹才得到12分,14投4中,却送出了12次助攻。那节结束前四分钟左右,尼克斯后卫道克·里弗斯(Doc Rivers)在突破时用膝盖顶到乔丹的胸口,乔丹疼得在地板上躺了好一会儿。没想到,这次小意外成为转折点,乔丹亲自得分主宰比赛的时间到了。

乔丹戴着一副墨镜,头上的帽子很花哨,身上的运动衬衫更花哨,嘴里还叼着一根巨大的雪茄。这个样子,不像是去鏖战,倒像是参加庆功派对。他无比招摇地跟大伙儿打了个招呼:"哈喽,世界冠军们,让我们去菲尼克斯收拾他们吧!"

开场前两次投篮不中后,乔丹就致力于为队友创造机会,公牛队其余四名主力屡屡得分,其中皮蓬前5投全中。"他让我在前面多承担些责任,"皮蓬透露,"他会努力在下半场有所作为。"

他嘴里的雪茄没有点燃,有人问:"这雪茄是干嘛的?"乔丹回答:"这是我的胜利雪茄。"言下之意,庆祝夺冠用的。

1993年6月2日,东部决赛第五场,天王山之战。麦迪逊广场花园名流云集,主场观众从赛前热身开始就就狂嘘乔丹,可他们等来的却是乔丹29分、14次助攻、10个篮板的全面表现。这场生死攸关的比赛,乔丹送出了职业生涯第二个季后赛三双。

飞机上的气氛瞬间变了,不再死气沉沉。乔丹的穿着、言语、举动,像给战友们注射了一管快速见效的兴奋剂。每个人都得到暗示:这一趟我们是去拿冠军的,我们到底在郁闷些什么?

然而,要保住三连冠的希望,公牛必须在纽约击败尼克斯。这个系列赛的前四战,谁都没在主场输过球。

只有球队内部人员见到这一幕。直到多年以后,它仍是公牛老板莱恩斯多夫最喜爱的"乔丹时刻",是他珍藏在内心深处的美好记忆。乔丹那与生俱来的领袖气质和人格魅力,旁人想学是学不来的。

在东部决赛陷入被动的公牛队,需要乔丹的好胜心。第三场在芝加哥,乔丹18投仅3中,但凭借罚球仍进账22分,送出11次助攻,抢下8个篮板,帮助公牛以103比83大胜。第四场,乔丹终于爆发了----这个系列赛,他头一次真正爆发----首节攻下17分,第二节10分,第三节又得到公牛全队24分当中的18分,整场比赛以60%的高命中率轰下54分,三分线外9投6中。斯塔克斯不得不承认:"他完爆了我。"这是乔丹职业生涯第六次季后赛单场得分上50。公牛以105比95捍卫主场,将总比分扳平,暂时从坑里爬了出来。

第六场在菲尼克斯美西球馆,公牛反而比两天前在芝加哥体育馆注意力更集中。他们首节就攻下37分,外围三分球遍地开花,三节打完手握8分优势。可最后一节,太阳的防守忽然让公牛无所适从,等到乔丹用罚球拿下该节头一分时,公牛的优势已化为乌有。整个第四节,公牛全队只得到12分,其中9分由乔丹贡献。最后五分半钟,基本是乔丹一人在与太阳全队拼得分。

这件事情没过多久,一个名叫理查德·埃斯奎纳斯(Richard Esquinas)的商人出了本书,在书中宣称他和乔丹打高尔夫赌博,乔丹欠他125万美元。乔丹否认自己输给埃斯奎纳斯这么大一笔钱,但据报道,他后来同意支付给埃斯奎纳斯30万美元。此外,也有一些其他的报道披露,乔丹被可疑的高尔夫诈骗者敲诈了大笔银子。当类似报道逐步升级时,詹姆斯·乔丹站出来替儿子辩护说:"迈克尔没有赌博问题,他有的是好胜心问题。"

终场前45秒,公牛还以94比98落后,乔丹抢下防守篮板,运球往前冲,趁太阳防守立足未稳,一条龙大跨步上篮。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例行公事,用最简单的三步上篮追到差两分。

杰克逊对外力挺乔丹,他说:"我们不需要宵禁,这些都是成年人。你生活中得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做,不然压力就太大了。"尽管如此,谁也说不好公牛三连冠的希望是不是就断送在大西洋城的赌场里了。

太阳队进攻,马尔利底角中投不进。终场前14.4秒,皮蓬拿到篮板球,叫出暂停。美西球馆实在太吵了,杰克逊在场边布置最后一球的战术,为了让球员听清自己的声音,不得不放声吼叫。他把大伙儿叫到一起,严肃地说:"咱们不要打M.J.。"有些人抬起头看着他,以为教练疯了,但马上他们意识到,杰克逊是认真的。

赌博风波成为乔丹职业生涯最大的丑闻。尽管他第二场拿到36分,但投篮命中率不足40%,显然,他要为公牛的不利局面负责。那几天,纽约媒体把此事炒得沸沸扬扬。公牛队回到芝加哥以后,记者们成群结队地拥向训练馆,打探有关乔丹赌博习惯的各种细节问题。乔丹非常反感,一怒之下对外界封口。

果然,最后一攻,乔丹运球没过中线,就把球传给了皮蓬。皮蓬突破,吸引了太阳队三人包夹,立即将球分给底线的格兰特。格兰特接球一看,安吉已补防到自己身前,不作停留,把球送向三分线外。

更惊且叹的是,那个星期,《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戴夫·安德森(Dave Anderson)率先爆料,说东部决赛第二场的前一晚,乔丹没在酒店好好休息准备比赛,而是跑到新泽西州的大西洋城,在赌场待到午夜以后,凌晨两点半还有人在那儿看见他。据说那一晚,乔丹输掉了5000美元。

帕克森站在那里,方圆几米之内没有半个防守人。像在训练当中一样,帕克森接球,瞄准,出手,球进。乔丹说:"帕克森一拿球,我就知道结束了。"

第二场结束前47.3秒,尼克斯后卫约翰·斯塔克斯(John Starks)从右路突到禁区,在补防的格兰特和乔丹头上来了记惊天动地的左手暴扣,将分差拉大到5分。赛后,尼克斯主帅莱利把这一球称为"惊叹号"。

99比98,公牛反超。对其他人而言,这是决定冠军归属的一球,重若千钧,可对帕克森来说,这是最简单、最平常的一件事情。"我只是接到球,把它投出去,就像我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帕克森说,"我从小就干这个,小时候就在我家的车道上投篮,投了成千上万次。我用不着思考,这是一种条件反射。"

东部决赛,公牛再遇尼克斯。前一年季后赛,两队曾经大战七场,公牛胜得不容易。而这回,主场优势抓在尼克斯手里,公牛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前两场打完,尼克斯全胜,公牛0比2落后,坑挖得有点大。

帕克森三分命中,还剩3.9秒。太阳队最后一击,凯文·约翰逊持球突破,从罚球线附近跳起要投篮,却被格兰特斜着身子一掌封盖。

季后赛前两轮,公牛先后横扫了东部第七的亚特兰大老鹰和东部第三的克利夫兰骑士,轻松晋级东部决赛。其中第二轮对骑士的第四场,最后18.5秒,双方战成平手,乔丹在终场前8秒左右接球,在自称"乔丹终结者"的杰拉德·威尔金斯防守下,转身后仰跳投命中,球进铃响。这记绝杀又在克利夫兰完成,乔丹又往克利夫兰人心窝上插了一刀,这个球,被命名为"The Shot Ⅱ",也就是1989年"那一投(The Shot)"的续集。

终场哨响,美西球馆变成客队欢庆的舞台。乔丹冲到篮下,把比赛用球拿到手中,高高举过头顶。就在别人以为他要说点什么梦幻感言的时候,乔丹大吼了一句:"'雷霆丹'马尔利,去你妈的!"

1992----1993赛季,公牛常规赛比前一年少赢了10场球,57胜25负,不仅不如西部62胜的太阳,而且在东部也居于60胜的尼克斯之后。这使得后来东部决赛和总决赛,公牛都没有主场优势。

最后这一战,乔丹得到33分,没能延续此前四场连续得分上40的凶猛势头。但是,如果末节没有他那9分撑着,公牛根本等不到帕克森最后的三分球。六场总决赛,乔丹依次得到31、42、44、55、41、33分,合计246分,平均每场41分,创下NBA总决赛历史纪录。连续第三年,总决赛MVP成为乔丹的囊中之物。

连格兰特也承认:"对迈克尔来说,始终都取决于精神。"

原来,夺冠并不是太阳的宿命,公牛才是真正的"宿命之队"。多年后,乔丹在自传中说:"1993年总决赛跟菲尼克斯和查尔斯·巴克利交手,就像在跟你的小弟弟交手,你知道自己装备精良。七次里头,弟弟可能会打败你一两次,但你知道他最终肯定会输。太阳队不知道如何去赢----他们知道怎样去拼,但他们不知道怎样去赢。这是有差别的。"

简简单单一句话,乔丹把该说的全说了----没错,咱们过得不容易,很累很辛苦,但谁也没少挣钱;刚刚输完好几场球,是时候好好干活了。

自60年代中期凯尔特人完成八连冠以后,NBA还没有一支球队能够连续三年夺冠,现在,芝加哥公牛成就了历史罕见的霸业,注定名垂青史。三连冠到手后,乔丹坦言:"在这一切开始之前,我曾夸下海口,说三连冠会很轻松。在我们赢得两个冠军之后,我觉得已经没有压力了。(但其实)这比我在篮球场上做过的任何事情都要难得多。这场球,这个系列赛,都说明了它有多难。"

这次抵达丹佛,公牛刚刚输掉过去四场比赛里的三场,全队身心俱疲。不知道为何,杰克逊并没有取消当天上午的训练。球员们老大不情愿地来到球馆,都在抱怨训练的事情,情绪十分消极。格兰特不停地嘟囔,皮蓬和阿姆斯特朗也在嘀咕。训练师正给乔丹绑脚,乔丹坐在那儿,听着大伙儿的埋怨,什么都没说。绑完了脚,乔丹穿上球鞋,系好鞋带,坐起来,大声说了一句:"我们上吧,百万富翁们。"

乔丹点燃那根胜利雪茄,向人们揭示他追求三连冠的力量源泉。"动力就是击败魔术师,"他说,"伯德也从来没有拿过(连续)三个。"

1993年1月底到2月初,公牛队有一波漫长而艰苦的西部客场之旅。征战客场,他们有时候会在赛后连夜离开,有时候球员们要出去喝几杯,时间晚了,就等第二天上午再飞往下一座城市。如果杰克逊认为大家需要休息,就会取消一天训练。

魔术师和伯德没有做到的事情,乔丹做到了。自1984年加入NBA以来,乔丹一直把追赶并超越魔术师、伯德当成自己的奋斗目标,而在三连冠之后,他"可能"已经超越了他们。

乔丹时时在透支自己的身体,但乔丹之所以为乔丹,就是因为他拥有异于常人的精神力量,他懂得如何在精神上激励自己,也激励身边的队友。

1993年的乔丹,从未把自己封为NBA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员,但他不怕肯定自己球队的历史地位。"关于最伟大的球队是谁,存在很多种意见,"乔丹说,"你看波士顿凯尔特人,他们拿了16个总冠军,当然要被视为一支伟大的球队。不过,考虑到当今联盟有这么多天才,实力这么平均,我们肯定觉得,我们要被视为最伟大的球队之一。"

1992----1993赛季,公牛的行进之路比前两年要难走许多。帕克森因为膝盖动过手术,上场时间受限,杰克逊将B.J.阿姆斯特朗提到先发阵容。常规赛期间,帕克森和卡特莱特各自因伤缺席了20场上下,乔丹、格兰特、皮蓬也有零星的伤病。教练组和训练师们都察觉到,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全队都显得很疲惫。杰克逊后来说,这个赛季他们最大的敌人,是乏味。

1992----1993赛季

格兰特的各种举动,是公牛内部不和谐的缩影。现在,这些不和谐开始伤害到球队。其实80年代后期,某些内部矛盾就一直存在,只是被球队不断上升、不断进步的氛围给掩盖。到1992年,公牛实在太成功太出名了,照射在他们身上的灯光开始慢慢暴露那些内部的分歧,问题逐渐公开化。

常规赛:78场,32.6分,6.7篮板,5.5助攻,2.8抢断,投篮命中率49.5%

格兰特的"不团结",基本都指向乔丹。据乔丹后来在自传中透露:"有些人开始在霍勒斯耳边吹风。他是个跟随者,不是个领袖,霍勒斯却听那些人跟他说,他有多么多么出色,我又如何如何享受特权,如何如何受到特别的关注。我和霍勒斯的关系,再也不像从前那样。霍勒斯想要某种地位,菲尔不可能给他,于是霍勒斯就很生气,开始在队里制造分裂。有些话,是我私下说的,或者在球队大巴上说的,却被泄漏给了媒体。从那时起,队内气氛开始变得紧张。我们不是朋友了。在场上,我们各干各的活儿,但到了场外,菲尔创造出的融洽瓦解了。我可以看到有些人在和某个记者窃窃私语,第二天就会有出自匿名消息源的引语。我知道是谁说了些什么,队里其他人也知道,你要怎么跟一个你害怕私下和他说话的人一块儿打球呢?我觉得我已经过了搞这些幼稚举动的年纪,我不想再去处理这样的事情。"

季后赛:19场,35.1分,6.7篮板,6.0助攻,2.1抢断,投篮命中率47.5%

乔丹记得格兰特闹情绪这件事,他后来说:"1992年,从训练营开始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们丢掉了某些东西。球队不再紧密团结,而霍勒斯·格兰特是第一个打破那种团结的人。"

总决赛:6场,41.0分,8.5篮板,6.3助攻,1.7抢断,投篮命中率50.8%

由于乔丹、皮蓬休赛期去打奥运会了,休息严重不足,身体十分疲劳,杰克逊体谅他们,允许他俩第一个星期一天一练,而不是像其他球员那样一天两练,同时还可以不参加"印第安快跑"。没想到格兰特不高兴了,他认为杰克逊实施双重标准,而他本人应该享受和乔丹、皮蓬同等的待遇。训练营头一天的"印第安快跑",格兰特突然发飙,他无法接受乔丹、皮蓬在边上看着,而他必须和其他人一起受折磨的事实,他离开了训练场。杰克逊追到更衣室,开导他,让他冷静,但无论如何,这是个不好的征兆。

NBA总冠军

杰克逊的训练营有一个名为"印第安快跑"的传统项目。在这项训练中,球员绕着球场跑圈,教练每次吹哨,落在队伍最后面的人就要加速冲刺,跑到最前头去,如此不断反复。这项训练的实际体验远比听上去要折磨人,每位参与其中的球员都要不断地慢跑、冲刺、慢跑、冲刺。

NBA总决赛MVP

皮蓬的好朋友格兰特却不同。格兰特讨厌看到乔丹享有特权,并且期望获得和乔丹一样的知名度。格兰特好像不明白,乔丹的特殊地位并不是由杰克逊和管理层决定的,而是由上帝决定的,是由乔丹自己的天赋和能力决定的。1992----1993赛季公牛训练营的头一天,格兰特对乔丹的不满爆发了出来。

NBA年度最佳阵容第一队

在乔丹身边打球,未必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你得适应聚光灯的照射,同时又得接受你总是生活在乔丹阴影之下的事实。皮蓬处理得很好,他明白,现实就是乔丹在自己上面一个层次。

NBA年度最佳防守阵容第一队

皮蓬自己同样信心大增。1992----1993赛季,皮蓬在公牛队开始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无队长之名,行队长之实。当时NBA不让球队任命第三个队长,但杰克逊还是给了皮蓬等同于队长的权限,让皮蓬协助乔丹和卡特莱特管理全队。

NBA得分王

打完奥运回来,乔丹盛赞皮蓬的表现,对皮蓬的认可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巴塞罗那奥运会之前,乔丹只是将皮蓬视为自己身边天赋最好的帮手,然而,在他亲眼看到皮蓬打得比斯托克顿、德雷克斯勒甚至魔术师还要好之后,乔丹意识到,皮蓬已经成为梦之队中最全能的球员,当然也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球员之一。

NBA抢断王

什么变化?

NBA总决赛单系列场均得分纪录(41.0分,总决赛vs太阳)

乔丹、皮蓬双双去打奥运会,让克劳斯很不高兴,克劳斯觉得他们应该在家好好休息,为下赛季做准备。不过,乔丹、皮蓬在巴塞罗那发生的变化,却让菲尔·杰克逊很高兴。这变化,对芝加哥公牛队的未来也产生了重大影响。

NBA总决赛连续得分40+纪录(4场,总决赛第二至五场vs太阳)

巴塞罗那奥运会之后,NBA越来越受欢迎,也越来越挣钱,NBA球员的收入和影响力同样与日俱增,乔丹自然是其中最突出的一个。在世界范围内,乔丹简直成为最具知名度的美国人,他再也不是那个在自家后院跟哥哥一较高下的乔丹,不是那个在大学跟尤因争夺冠军的乔丹,不是那个在NBA同"魔术师"约翰逊、艾塞亚·托马斯作对的乔丹。如今在乔丹的世界里,只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假想敌:他自己。

NBA总决赛单场得分第二高纪录(55分,总决赛第四场vs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