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惊世

1986年NBA季后赛首轮第二场

乔丹生涯经典战之二

时间:1986年4月20日

※ ※ ※

地点:波士顿花园体育馆

第二场,如何惊天动地?23岁的乔丹打出了真正载入史册的伟大比赛,吸引了整个篮球世界的注意。在某种意义上,他后来享有的名望与地位,都以那场球为起点。用CBS电视台解说员迪克·斯托克顿(Dick Stockton)的话说,那一战,是乔丹作为职业篮球运动员的"亮相派对"。

比分:公牛131:135凯尔特人(双加时)

乔丹首战共出手36次,得到49分。赛后,两边更衣室都充斥着对乔丹的赞赏,可乔丹华丽的个人数据,终究只是凯尔特人全方位统治力的注脚,没人能想到三天之后的第二场会发生那样惊天动地的大事。乔丹自己就说,他原以为那个49分已经是他在篮球场上的顶级表现。

1986年4月19日,乔丹和丹尼·安吉(Danny Ainge)、麦克海尔一起,在波士顿某个球场打高尔夫,同行的还有两名体育记者。安吉是凯尔特人的主力后卫,一个喋喋不休的家伙,麦克海尔同样爱说垃圾话,一场球下来,乔丹跟他们没少斗嘴。

下半场,情况完全改观。乔丹继续在得分,可公牛队的其他人无力与对手抗衡,丹尼斯·约翰逊则拿下自己全场26分当中的24分。最终,凯尔特人以123比104轻松获胜,伯德、麦克海尔、帕里什合取80分,完爆公牛内线。

比赛结束时,乔丹冲安吉扔下一句狠话:"你明天会大吃一惊。"

系列赛第一个半场,乔丹就砍了30分下来,公牛领先两分。凯尔特人主防乔丹的是丹尼斯·约翰逊(Dennis Johnson),他是联盟中出了名的外线防守专家,但那个半场,他攻防都做得不好,不仅让乔丹火力全开,自己也投丢了前7个球。

安吉哪肯示弱,回敬道:"我不会吃惊的,D.J.(丹尼斯·约翰逊)在防你。"

乔丹进联盟才第二年,迫切希望能在一支冠军级别的球队里打球,而凯尔特人就是这种球队的标尺。公牛队深知自己内线斗不过凯尔特人,所以把宝全押在外线,进攻都围绕着乔丹展开,把球交给他拉开单打。"那是他们唯一的机会。"麦克海尔说。

"那好,回去告诉D.J.,我明天可能会为他准备一个惊喜,"乔丹说,"告诉他今晚好好睡一觉。"

那支凯尔特人拥有完备而强大的阵容,前场尤其豪华。伯德、麦克海尔、罗伯特·帕里什(Robert Parish)是NBA最早获得"三巨头"美誉的一个组合,到他们退役时,三人总共入选过28次全明星。而那年,他们身边又添了个可遇不可求的好帮手----比尔·沃顿(Bill Walton)。沃顿年轻的时候,曾是篮球世界最优秀的中锋之一,可惜伤病几乎摧垮了他的职业生涯。现在,沃顿老了慢了,却依然很会传球,作为第六人,他让这支队伍的内线轮换达到无懈可击的地步。

第二天下午,公牛对凯尔特人系列赛的第二场在波士顿花园打响,全美电视直播,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凯尔特人在全美范围内很受关注,而不是因为乔丹。

1985----1986赛季,被公认为拉里·伯德时代凯尔特人最优秀的一季。那年,他们常规赛打出67胜15负,其中41个主场只输过一次。凯文·麦克海尔(Kevin McHale)是那支球队的二号人物,十二年后,他已经成为明尼苏达森林狼队的篮球事务主管,回想起那特别的一年,他满怀豪情地说:"如果仁慈的上帝伸出手说,'OK,麦克海尔,你一直是个很好的公民,所以你可以回去再打一个赛季的篮球,因为你如此热爱它。'那我一定会挑1985----1986那年。"

波士顿人没太把公牛当回事,毕竟,这只是季后赛首轮,只是他们争冠道路上的一段例行公事。电视解说员迪克·斯托克顿注意到,波士顿球迷对待这样一场比赛,远远不像对待凯尔特人打费城76人那般投入。当乔丹开始他历史性的表演时,波士顿花园的观众似乎比平时还要安静,他们等着看乔丹再次孤掌难鸣,等着看凯尔特人迟早统治球场。

尽管上场时间受限,乔丹还是把握住了赛季末的机会,最后六场球场均攻下28.7分,为公牛赢下其中四场。凭借这段最后的搏杀,公牛搭上季后赛末班车,要在首轮迎战当时联盟最强球队----波士顿凯尔特人。

不过,随着比赛的进行,随着乔丹的攻击越来越让凯尔特人难以招架,迪克·斯托克顿能够感受到球馆内情绪的变化。看台上的议论声大起来,起初是怀疑,继而是忧虑,最后成了赞叹与景仰。波士顿球迷当然要支持自己的主队,但在乔丹艺术性的表演面前,他们忍不住为之欢呼。

赛后,从芝加哥来的跟队记者们逼问阿尔贝克:"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迈克尔?"这个问题,连阿尔贝克自己都想知道答案。第二天,有记者打电话给莱恩斯多夫,问他到底怎么回事,莱恩斯多夫说:阿尔贝克的算术太差了。从报纸上读到老板的话,阿尔贝克清楚,赛季一结束,他就得卷铺盖走人。

乔丹那时候的样子,跟后来90年代巅峰期还不尽相同。他大约只有84公斤到86公斤重,比后期轻了十多公斤,不那么强壮,没那么多肌肉,却更敏捷更灵巧。那时候的他还有一点头发,不完全是光头,身上穿着那个年代常见的短款球裤,而不是后来更流行的长款。外表青涩的乔丹,就这样书写着自己在NBA的首段神迹。第一节他得到17分,第二节6分,第三节和第四节又分别拿下13分和18分。

在比赛还剩半分钟左右的时候,公牛只落后1分。这下,麻烦来了。乔丹的规定时间即将用完,再多打两秒,就会被多计一分钟,阿尔贝克不得不换下他。乔丹大发雷霆,冲教练咆哮:"你不能这么做!我们要进季后赛!"印第安纳的球迷也不干了,他们起哄,喊着乔丹的名字,但无济于事,阿尔贝克依旧拿凯尔·梅西(Kyle Macy)替下乔丹。最后时刻,凭借后卫约翰·帕克森(John Paxson)的投篮,公牛才以一分险胜。

第三节最后三分多钟,丹尼斯·约翰逊犯规过多,安吉只能自己顶上去和乔丹对位。丹尼斯·约翰逊个头比较高,安吉速度比较快,可这天下午,他们谁也限制不了乔丹。安吉决定,他至少要让乔丹在防守端分掉一些精力,于是那几分钟,他连续突破,连连取分,帮助凯尔特人紧咬住对手。

公牛和骑士在争夺东部最后一个季后赛名额,公牛落后,但随着乔丹的回归,双方差距开始缩小。赛季倒数第六场比赛,公牛在印第安纳迎战步行者队,乔丹此时已被允许上下半场各打14分钟,不过前一晚,莱恩斯多夫刚给阿尔贝克打过电话,再次提醒他:如果让乔丹多打一分钟,我就炒了你。两节打完,公牛落后5分,阿尔贝克决定下半时让乔丹先发,他跟乔丹说:"把我们拉回到比赛里去。"乔丹照做了。他第四节独取15分,公牛紧紧追赶着对手。

第四节剩6秒钟,公牛落后两分,乔丹孤注一掷从三分线外出手,球砸中篮筐,没进。这时裁判响哨,吹麦克海尔补防时对乔丹犯规,麦克海尔双手搭在头顶,满脸讶异。乔丹走上罚球线,在波士顿花园震天响的叫喊声中两罚全中。116比116,加时。如果按照后来的规则,乔丹罚三球,公牛或许已经赢了。

乔丹厌恶这个规定,他想帮公牛赢球,想打季后赛。他认为管理层的规定很荒唐。他们允许他每天训练两个小时,却不允许他一场比赛上场超过14分钟。

第一个加时,乔丹账上再添5分,不过最后几秒,125平,也是他错失了一次绝佳的制胜机会。他整场命中过许多难度更大的投篮,可那记面前无人的中距离跳投弹筐而出,让比赛进入了第二个加时。

为了确保阿尔贝克明白乔丹的上场时间限制,莱恩斯多夫特意给他写了封信。现在,阿尔贝克每天都要在超级明星和球队老板之间找到一个平衡。乔丹想要更多的上场时间,而莱恩斯多夫和克劳斯只想让乔丹严格遵守上场时间限制。有一场球,阿尔贝克让乔丹多打了5秒钟,按照当时NBA的记录方式,5秒也被计满一分钟,于是第二天,阿尔贝克接到了克劳斯的电话,克劳斯警告他:老板很生气。很快,公牛新闻官蒂姆·哈勒姆多了一项新任务----每场比赛,拿着秒表坐到记录台旁边,以确保乔丹上场不会超时。

此后,乔丹再得4分,这样他全场就攻下63分,刷新了NBA季后赛历史上个人单场得分纪录。遗憾的是,最后一分钟,双方战成131平后,公牛显示出自己和冠军球队之间的执行力差距,终于败下阵来。135比131,凯尔特人保住主场,系列赛总比分2比0领先。

那天的会议开到最后,莱恩斯多夫和克劳斯终于同意,乔丹可以正常训练,也可以上场比赛,但每个半场不能超过7分钟,以后再酌情增加。

公牛输了,然而乔丹的63分,超脱胜负,堪称史诗。NBA那么多成名巨星,那么多伟大得分手,从威尔特·张伯伦(Wilt Chamberlain),到奥斯卡·罗伯特森、杰里·韦斯特,再到"J博士"、伯德、"魔术师",没有一个曾在一场季后赛里得到过乔丹这么多分数。此前的最高分,是由埃尔金·贝勒(Elgin Baylor)在1962年打出的61分,纪录保持了二十多年,被二年级的乔丹打破。乔丹新纪录创下之后,又是二十多年过去了,至今无人超越。

乔丹想了想,说:"你知道吗,杰里,这是个很好的比方。但我的答案是:这取决于头有多痛。"

1986年那个下午,乔丹全场41投22中,在投进的22个球里,有13个跳投,7个突破,1个二次进攻补篮,1个对方干扰球。全美各地的篮球迷通过电视直播看到,乔丹能突能投能传,不仅能像"J博士"那样完成高难度空中作业,而且跳投相当出色,没有明显的技术缺陷。在圈内人眼中,乔丹最令人赞叹的,莫过于时机的掌控。他洞察全场,每次拿球只用千分之几秒的时间做决定,是传是投还是突。阿尔贝克曾问乔丹:遇到对手包夹,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乔丹的回答吓到了阿尔贝克,他说:"我想我有大约半秒到一秒钟的时间来做决定----运球击破或穿过两人的夹击,或者在第二名防守人到位之前投篮。如果我从两人之间穿过去,我可以往右走,杀到篮下。不过,你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当然想。乔丹接着说:"会有一个7英尺高的家伙在那儿等着我。但不管怎样,我会在他头上把球扣进去。"

"如果我给你一个瓶子,里头有10粒药,其中一粒含有氰化物,你会怎么办?"莱恩斯多夫问乔丹,"你会伸手冒这个拿错药的风险吗?"

整场比赛,乔丹一共10次遭受投篮犯规,由五名凯尔特人球员完成。沃顿因为总在换防之后面对乔丹,所以很不幸,他在乔丹身上犯规四次,最终六犯下场;丹尼斯·约翰逊是主防人,难以幸免,他在乔丹身上犯了三个规,也六犯下场;安吉、麦克海尔、帕里什,各有一次对乔丹的投篮犯规。乔丹罚了21个球,罚进19个。

这时,莱恩斯多夫开口了。在那之前,芝加哥地区曾经发生震惊一时的泰诺胶囊中毒事件----泰诺是强生公司生产的治疗头痛的家庭常备药,却有人因为服用泰诺而被其中含有的氰化物毒死----莱恩斯多夫决定拿这个打比方,做了个假设。

对于已经在NBA待了十余年的沃顿而言,这场球无异于全新的震撼教育。一般来说,作为一名防守出色的大个子,你大致能估计到进攻球员何时会向你冲过来,你了解他们的动作,明白他们会从哪个角度出现,知道他们伸手够得着的极限在哪里。而乔丹,却是一个能突破上述所有正常思路的年轻人。他穿透外围的防线进来,腾空时间特别长,当你以为自己知道他会怎样出手时,他却把球从一只手换到另一只手,躲开你的封盖,然后再投篮。

乔丹知道管理层不会像他一样思考问题,他索性把对方不愿挑明的事情摆到了台面上。乔丹说:"你们就是想输球,好得到更高的选秀顺位。"这话刺到了克劳斯的痛处,克劳斯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凯尔特人上下,不是不知道乔丹有多好,只是没想过乔丹和公牛能威胁到他们,能跟他们大战两个加时,能在波士顿花园差点击败他们。主帅K.C.琼斯(K.C.Jones)从当球员到做教练,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这天,他居然遇到了新情况。"想知道乔丹有多棒?"K.C.琼斯说,"正常情况下,板凳上那帮家伙会把身体往前倾,跟我眼神交流,等我派他们上场。而当他们看到乔丹的表现时,没人想去防他。我往板凳上看,他们全向后靠,于是我也向后靠。等到终于有人要上场,还热身了很长时间才上。"

乔丹说:"我想的是,有90%的机会我不会再受伤。"

其实打到最后,乔丹已经精疲力竭。这场比赛净时58分钟,乔丹打了53分钟,其中最后39分钟连续在场,没有下去休息。K.C.琼斯说:"我觉得他打了78分钟,看上去肯定是那个样子。"

克劳斯说:"我们不可以冒险。你到底在想什么?"

麦克海尔打了51分钟,也累得够呛。他在场上一心想着赢球,没有意识到乔丹究竟拿了多少分。赛后洗完澡,麦克海尔接过别人递来的一张技术统计纸,也没看,先对媒体说了一通"乔丹今天打得很棒"之类的恭维话,然后才低头,发现技术统计纸上,迈克尔·乔丹那一栏,得分那一项,赫然写着"63",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两个杰里说话很小心,没有提到任何有关选秀和乐透的字眼,但乔丹觉得,他们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于是争吵开始了。

安吉也和麦克海尔一样,不得不改垃圾话为恭维话。安吉由衷地觉得,这真是篮球运动美妙的一天,他后来说:"危险在于,他那么棒,你会想停下来看着。不只是看他做了些什么,更是看他如何做到的。这场比赛之前,我们就知道他非常优秀,但没人知道他会成为历史上最好的球员。我们都还在认知的过程中,那个下午是个不错的开始。"

和前几次一样,医生们又退缩了,不愿给乔丹开绿灯。其中一位叫斯坦·詹姆斯(Stan James)的医生说,乔丹还有10%的可能会旧伤复发。这正是莱恩斯多夫和克劳斯想听的。

乔丹的队友伍尔里奇,也有和安吉相同的感受。阿尔贝克赛前让伍尔里奇和乔丹一同执掌进攻,伍尔里奇拿了24分,却宁愿自己没有上场,他说:"太难以置信了。我只希望自己可以是一名观众,坐下来好好观赏。"

又一次内部开会,讨论乔丹该不该复出,乔丹和莱恩斯多夫、克劳斯、主教练阿尔贝克、三名医生坐到了一起。大家还没张嘴,乔丹先从包里掏出一台录音机来,把它摆到桌子正中间。乔丹说:"我不希望有任何的不明确。"

四周满是称赞与惊叹,乔丹自己其实并不太高兴,他说:"如果我们能赢下这场球,我愿意把全部得分还回去。我太想赢了。"多年以后,别人要拿这场比赛的录像去跟乔丹重温,怀怀旧,被乔丹断然拒绝。他说:"那不在我最喜欢的比赛之列,因为我们输了。这个事实,永远不会改变。"

第二个,更为敏感----乔丹开始相信,公牛管理层不让他复出,其实另有目的。1985----1986赛季,公牛以三连胜开局,但失去乔丹之后,胜率直线下滑,等到乔丹终于被允许复出时,公牛的成绩已经是24胜43负。乔丹认定,莱恩斯多夫和克劳斯不让他打球,不是为了保护他的脚,而是为了确保球队选秀乐透区的位置。如果持续摆烂,公牛将有机会在1986年选秀大会上摘得布拉德·多尔蒂或伦·拜亚斯(Len Bias),这是迅速增强球队实力的好办法。可在乔丹看来,这么想很罪恶,这意味着他的老板不像他一样以赢球为使命,他们乐意接受失败,乐意牺牲掉当前赛季的成绩和进季后赛的机会,以换取未来增强阵容的可能,这是乔丹无法接受的。即便身在一支实力并不强大的队伍里,乔丹也没有过接受失败的想法。他始终相信,只要自己能打,公牛就能进季后赛,而只要进了季后赛,他就会竭尽全力带领球队走得更远。

后来在NBA史册中,乔丹这场63分之战,是以伯德的一句论断来定义的。伯德这句褒奖流传甚广,简直妇孺皆知,他说:"是上帝装扮成了迈克尔·乔丹。"

第一个----在一次谈话中,克劳斯断然拒绝乔丹复出的请求,并说:决定,我和老板莱恩斯多夫会做,你等着就好,因为你是我们的"资产"。对任何球员说这样的话都是愚蠢的,尤其是对一名黑人球员。这是乔丹永远无法忘记,也永远不会原谅的一句话。乔丹和公牛管理层之间最初的分歧就此产生,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分歧越来越大,始终不曾消除。

比赛开始不久,乔丹有次直面伯德,先连续多个胯下运球换手变向,再漂移着中距离跳投命中。那球,被视为这场比赛的标志性画面。伯德赛后说:"他是NBA最棒的球员。今天,在波士顿花园,在全美电视观众面前,在季后赛里,他打出了历史上最伟大的表演之一。我无法相信有人在对波士顿凯尔特人的时候做到这些。我无法相信他居然投进了那么多球。毫无疑问,他控制了比赛,他必须拥有那种最棒的感觉才行。跟这家伙交手,真是很有意思。"

在管理层、医生和乔丹反复交换意见的过程中,公牛总经理克劳斯犯了两个错误。这是两个当时看来微不足道,后来却被证明非常严重的错误。

媒体爱死了伯德的经典论断,爱死了他使用的"上帝"一词,同样,他们也爱死了这场球的比赛时间。由于是下午开打,记者们有充足的时间来装点他们的文章,他们试图用最美妙的语言来描绘刚刚发生的事情。《芝加哥太阳时报》记者雷·桑斯(Ray Sons)这样写道:"他把自己的杰作画到篮球西斯廷教堂的天顶上,他不需要用支架把自己抬升到那么高的地方。迈克尔会飞。"

在北卡那段时间,乔丹的体形已经恢复得相当好,受伤的左脚甚至比右脚还要有力。医生看到新的力量测试结果,简直不敢相信。乔丹认为,没人比他自己更了解他的身体,他已经做好了上场打球的准备。赫夫隆倒是相信他的话。相处不足两年,赫夫隆早就发现,乔丹总能清晰地向医生描述自己的症状,哪里疼痛,哪里不舒服。赫夫隆心想,对自己身体的感知如此准确,乔丹的话倒是不妨一听。但赫夫隆没法擅自做决定,因为除了他,公牛队还给乔丹另外找了两名外科专家来会诊。三个医生参与治疗,谁都不肯担保说乔丹已经可以安全复出。

乔丹的演出,激发了很多人的灵感,妙语在那一天层出不穷。K.C.琼斯还有一句:"我在看着,我所见到的一切就是巨人乔丹,其他所有人都是背景。"

康复进度之慢,考验着乔丹的耐心。随着疼痛一点一点消失,乔丹也一点一点确信,他已经可以比赛了。每回去赫夫隆的办公室复诊,他都以为是最后一次,可每回都听到下次再来。到1986年的2、3月份,乔丹焦虑到了极点,他甚至直接穿着球鞋去找赫夫隆医生,希望可以摘掉脚上的护具参加训练。他一次又一次告诉赫夫隆"我已经好了",赫夫隆却一次又一次回答他"我还不确定",他只好又把球鞋脱下来,签完名,送给赫夫隆的秘书当礼物。有一天赫夫隆告诉乔丹,脚可以不必再固定了,乔丹反倒拒绝,因为他内心已经很抵触医生的决定,他烦透了。

系列赛前两场,乔丹一共轰下112分。三天前的49分,原来并不是他在篮球场上的极限。乔丹说:"我不停地给自己施压。当我到达一个我觉得自己可能走不了更远的地方时,我又走出更远去。我把自己都吓到了。"

用CT扫描来监控伤势的恢复过程,在那年头还算是新鲜事物,于是乔丹的脚也成为医生的研究课题。扫描机器很新,又没有以前的案例可供参考,所以医生在治疗过程中有些畏首畏尾,不知该如何调整方案。有时候,队医约翰·赫夫隆(John Hefferon)觉得,这过程简直就像在看小草生长。

※ ※ ※

回到熟悉的校园,乔丹仍用他自己的典型风格在过日子。既然跑跳能力受限,就只好练投篮----他每天都会投几个小时的篮。慢慢地,在芝加哥方面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也开始参加5对5的比赛。但不管怎么样,那段时间终究不好过,乔丹过去从未发觉自己对篮球是如此热爱。

第三场转至芝加哥。现在,人人都重视起公牛来,都觉得凯尔特人到芝加哥体育馆不会好过----谁知道乔丹回到自己的地盘上会干出些什么来呢?

因为脚伤,乔丹突然失去了生活的重心,他被迫与篮球分离。当时在芝加哥,乔丹住在一个小公寓里,并未完全融入这座城市。芝加哥的冬天很冷,没有篮球就愈发难熬,于是乔丹向队里申请回教堂山去康复,申请得到批准。

凯尔特人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内心依旧乐观。飞芝加哥,麦克海尔连行李箱都没拿,他宣称自己只带了球鞋和牙刷。"我不需要(行李箱),"麦克海尔说,"我们只会在那儿待一晚。"

这是一个令乔丹无比沮丧的消息。打篮球不仅是他的职业,更是他的乐趣。他是NBA少有的几个合同中有"热爱比赛条款"(Love of the Game Clause)的球员。所谓"热爱比赛条款",是指球员享有随时随地打篮球的权利。这听上去有些可笑,但那个年代,职业球员在球队正式的比赛和训练之外,是不可以随便打篮球的,否则一旦受伤,损失将由球员自己承担,球队老板不为此埋单。所以,只有像乔丹这样合同中有"热爱比赛条款"的球员,才可以随心所欲地在休赛期打篮球。老板当然不喜欢这个条款,他们害怕失去自己最有天赋的球员,但乔丹签合同的时候坚决要求享有这项权利。

凯尔特人改变了防守策略。他们认定,公牛队除了乔丹,没有任何人对他们构成威胁。于是第三场比赛,他们及早包夹乔丹,尽可能把球从乔丹手里逼出去。这一调整奏效了。乔丹每次接球要做动作,都会发现面前有两到三名身穿绿色球衣的凯尔特人球员挡住去路,他没办法,只能传球。前两战场均能得56分的超级英雄,这一场只拿19分,其中后三节加起来仅得5分。乔丹郁闷极了,甚至吃到一次技术犯规,比赛没完就六犯下场。凯尔特人半场领先14分,三节打完领先28分,终以122比104获胜。19分之外,乔丹还贡献了10个篮板、9次助攻,这是一个准三双,但他得分以外的数据,凯尔特人根本不在乎,只要你得不了分,我们就好办了。

回到芝加哥做进一步检查,公牛队查出乔丹左脚的足舟骨发生骨裂,但CT扫描很难确认骨裂的具体角度,因此没人知道这个伤究竟有多严重,是不是很快就能痊愈。最初有个说法是乔丹将缺席6到8周,但很快就确认形势没那么乐观。乔丹突然被告知,他要养一整个赛季的伤,才能让左脚康复。

公牛被0比3横扫,结束了一个失败的赛季,不过,通过对凯尔特人的系列赛,乔丹向NBA发出宣言:我来了----没错,这依然是伯德和"魔术师"主宰的年代,但是我来了。从此,整个联盟都对乔丹另眼相看。打了不足两个赛季的乔丹,已经跃居一线明星之列。

1985年10月下旬,乔丹在NBA的第二个年头正式开启。首场比赛,公牛经过加时险胜克利夫兰骑士。第二场对手是活塞,乔丹吃到比尔·兰比尔的凶残一击,却依然打出33分、7个篮板、6次助攻的全面表现,率领公牛力克劲敌。两连胜开局,新赛季似乎兆头不错。然而三天之后,噩运降临。公牛客场迎战金州勇士,乔丹高高跳起抢球,落地时身体失去平衡,左脚狠狠崴在地板上。尽管最初的X光检查显示伤无大碍,可乔丹还是很疼,启动急停都成问题,于是接下来两个西部的客场比赛,他都没有上场。

1985----1986赛季

这一论断的源头,发生在他们共事的第一个完整赛季。事实上,那应该是乔丹整个篮球生涯最不完整的一个赛季。

常规赛:18场,22.7分,3.6篮板,2.9助攻,2.1抢断,投篮命中率45.7%

多年以后,乔丹在自传中对两个杰里----莱恩斯多夫和克劳斯----下的第一个论断是这样的:"他们是生意人,他们不是体育人,他们对这项运动没有真正的欣赏。他们做的是生意上的决定,篮球只不过刚好是这项生意罢了。"

季后赛:3场,43.7分,6.3篮板,5.7助攻,2.3抢断,投篮命中率50.5%

莱恩斯多夫执掌公牛大权的头一个星期,乔纳森·科夫勒就把自己手里7%的股权也卖给了他,这样莱恩斯多夫的股份占到63%。接下来一周,莱恩斯多夫炒掉罗德·索恩,杰里·克劳斯(Jerry Krause)继任公牛总经理。1984----1985赛季结束后,克劳斯又炒掉凯文·洛赫里,把公牛队的教鞭交给了斯坦·阿尔贝克(Stan Albeck)。

NBA季后赛单场得分纪录(63分,季后赛首轮第二场vs凯尔特人)

乔丹新秀赛季尚未结束,芝加哥公牛队换老板了。1985年3月,由杰里·莱恩斯多夫领衔的一个财团,以16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公牛,莱恩斯多夫付出其中920万美元,成为球队大老板。公牛从此结束了由一群股东召开电话会议,大家投票来做决定的松散管理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