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英雄

10月份,乔丹投入到奇才队的季前训练营中。训练师格罗弗说:"迈克尔又开心了,他到了他想去的地方。"

2001年9月25日,乔丹正式宣布复出,为华盛顿奇才打球。按照NBA的规定,球员不能身兼球队高层职位,更不能拥有球队股份,于是乔丹事先放弃了这一切,这为后来在奇才队的收场埋下了伏笔。其实9月10日乔丹已经确定复出,但第二天,"9·11"恐怖袭击事件在美国发生,乔丹若此时宣布决定会显得不合时宜,只好缓上一缓。"9·11"事件发生,美国深受重创,也为乔丹的复出赋予了额外的精神意义----"在我们有生之年,没有哪名运动员比乔丹更能象征着美国的统治。"《芝加哥太阳时报》专栏作家杰·马里奥提(Jay Mariotti)如是写道。乔丹为奇才打两年球,他把第一年的薪水100万美元全部捐给了"9·11"事件的受害者。

此时乔丹年满38岁,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迹。10月30日,复出首场常规赛,在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乔丹打得很累,21投只有7中,进账19分,其中第四节6投2中。最后半分钟,他本来还有机会给剧本添上"王者归来"的戏码,终场前18秒他投了个三分球,如果命中就能将比分扳平,可是那球弧线很平,短了,奇才终以两分惜败给尼克斯。"我老了一点,"乔丹自己说,"比赛不同了,我的队友不同了,结果也跟我想要的不一样,但我对自己感觉还不错。"

不少人反对乔丹再复出,他们的理由都一样:你的球员生涯已经完美,1998年的最后一投就是天赐圆满结局,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破坏这份完美?但他们不是乔丹,他们只需张嘴表达意见,不必忍受内心的纠结。乔丹决定给自己一个机会,他要放纵自己对比赛的热爱。

赛季第五战,奇才奔赴波士顿,乔丹有桩"私仇"需要了断。那年夏天,他要复出的消息在圈内传开后,有个训练营在洛杉矶举行,NBA很多球队都派人去考察加州的青年才俊,乔丹也去了。凯尔特人新一代当家球星保罗·皮尔斯(Paul Pierce)是加州人,当时同样在场。24岁的皮尔斯和38岁的乔丹聊了一会儿,说着说着两人斗起嘴来。"你最好不要复出,"皮尔斯放话,"现在这是我们的联盟了,我们不想让你难堪。"乔丹起初只是点头,脸上挂着"行,你等着"的笑意。皮尔斯嘴里还是念个不停,乔丹终于忍不住问:"我们头一场跟你们打是什么时候?我会记得在你头上拿40分的。"

2001年春夏两季,乔丹花了大量的时间训练,休赛期邀请一些NBA球员到芝加哥参加他的私人训练营,此外还雇用以前在公牛执教过自己的道格·科林斯来奇才当主帅。一切迹象都表明,他又要回来了。

凯尔特人主教练吉姆·奥布莱恩(Jim O'Brien)无意中听到了皮尔斯和乔丹的对话,他赶紧把皮尔斯拉到一边,恳求手下这位少爷:"别跟他说话!听见了吗?你别跟这家伙说垃圾话!"

乔丹笑了,看向窗外。"这没得比,"他说,"打球,当球员,把球投进......那太棒了,那是完全不一样的。什么都无法和那相比。"

对凯尔特人这一战,乔丹"只"拿下32分,奇才也输了球,但皮尔斯仅得14分。两人直接对位的时间不长,互有胜负,乔丹在皮尔斯面前投中过一些球,皮尔斯也盖掉了乔丹的关键一击。不过,结果并非这个故事的重点。重点在于:在38岁的年纪,在他从NBA退役三年以后,乔丹仍被一位在职教练视为不可激怒的"恐怖分子"。

莱希问:当总裁和老板好,还是在场上打球好?

没错,他是老了一点,但他终究是迈克尔·乔丹。

那个下午,他正接受《华盛顿邮报》记者迈克尔·莱希(Michael Leahy)的采访。提到菲尔,乔丹忽然问了句:"菲尔今晚有比赛吗?"莱希说:"我不知道。"乔丹噘起嘴想了想:"他可能有。"莱希说:"我知道你们有场比赛。"乔丹纠正:"不,我没有。"当晚,奇才要在主场迎战76人,但乔丹说的没错:他,没有比赛。

乔丹复出为奇才打球的两年,总的来说很不成功。

"我不想离开,我从来没想离开。"乔丹说,"(1999年)如果菲尔不走,我就不会走。"

2001----2002赛季,乔丹场均得22.9分,居全队之首,但膝盖的酸痛长期困扰着他,他因此缺席了22场比赛。这一年,奇才的成绩是37胜45负,排名东部第十。

2000年12月的一个下午,已经超重30磅(约9.1公斤)的乔丹有些焦躁不安。他曾经以为自己再也不需要比赛了。对于像他这样的运动偶像而言,退役意味着没有尽头的假期,可以尽情地打高尔夫,尽情地赌博,尽情地抽雪茄,并且再也不需要早晨七点爬起来训练,再也没有气人的队友和烦人的教练,再也不必应付媒体,再也不用忍受伤病,看上去美好极了。直到有一天,他厌倦了这样的闲适,开始想念从前的日子。坐在办公室里,他感觉空落落的。

2002----2003赛季,乔丹打满82场,场均得20.0分。奇才再次打出37胜45负,排名东部第九,比第八名的魔术少赢5场,仍旧无缘季后赛。

毋庸置疑,在篮球这项运动中,乔丹最擅长的角色始终是球员。在1999年宣布退役的新闻发布会上,乔丹告诉所有人:他99.9%不会改变主意,不会再回NBA打球。可短短两年过去,他就要把那仅存0.1%的可能,变成了100%的现实。

连续两年,一次季后赛的资格都没赢到,乔丹很无奈。以前在公牛队,他历经十三个寒暑,从未缺席过季后赛。这两年,乔丹经常对身边队友的表现不满,有时还会以他的权威面对媒体公开批评队友,说他们注意力不够集中,缺乏强度。被他训斥得最多,受摧残最严重的一个,正是他之前钦定的状元夸梅·布朗。

乔丹下手清理掉了朱万·霍华德(Juwan Howard)、罗德·斯特里克兰等高薪球员,但他挑人的眼光并不高明。2001年选秀,他在首轮首位选中高中生夸梅·布朗(Kwame Brown),结果夸梅·布朗离人们对状元秀的期待实在太远,后来成为出了名的水货,甚至是NBA历史上最失败的状元秀之一。光凭这个,乔丹的决策就很难受到肯定。

40岁前后,乔丹已无法凭一己之力提升球队成绩。时间平等地在每个人身上发挥作用,对他也不例外。身披奇才蓝白色23号战袍的乔丹,只能偶尔用精彩的个人演出来确保复出的价值。这两年的拼斗,不至于什么都没留下。

然而在高层的位置上,乔丹并不具备球场上的魔力。他加入奇才管理层后,奇才确实立刻卖出了几百套季票,但这种盛况并不长久。后来的事实印证了一个公牛管理层早就想明白的道理:人们不会买票拥进球馆,只为看一个坐在豪华包厢里的球队管理者。

2001年12月22日,复出近两月后再战麦迪逊,终场前3.2秒,在对方两大明星斯普雷威尔和阿兰·休斯顿的夹击下,乔丹投中一记打破平局的绝杀球,让奇才一分险胜,弥补了复出首场无力拯救球队的遗憾。平时一场球能拿个二十来分的斯普雷威尔,此役16投3中只有6分进账,其中在乔丹的防守下13投全失,乔丹在比赛中兴奋得冲教练组直喊:"看看数据!看看数据!"

乔丹一早为自己谋得了极大自由。他要求不在华盛顿全职工作,这样才有充足的时间去做商业代言,拍电视广告,打高尔夫球,以及到赌场作乐。他大多数时间待在芝加哥,因此只会到现场观看部分奇才的比赛,而非全部。提出这些要求,乔丹根本不像一个打工仔,而是一如既往的超级明星范儿。他知道,老板需要他的魔力。

2001年底到2002年初,乔丹有一段集中爆发的井喷期。那之前,他在印第安纳的一场比赛里只拿到6分,创下自己职业生涯单场得分最低纪录,也让自己连续得分上双的场次终结在866场。媒体大做文章,乔丹很生气。两天之后乔丹说:"得6分,我生涯新低,我非常肯定你们都在说我有多老了。"两天之后,发生了什么?

因此,这场生意上的结合,从一开始就暗藏玄机,充满风险。波林想跟乔丹合作,是为了利用乔丹的号召力,让华盛顿球迷燃起对奇才队的兴趣;乔丹愿意跟波林合作,则是出于对自己的信心,他认为自己理应在NBA球队的管理阶层获得一席之地。

2001年12月29日,奇才主场打黄蜂,乔丹第一节就轰下24分来。他不断沉到低位,把防守人卡在身后,气势汹汹地向队友指示:把球给我,把球给我。如果遇到大个儿来防,他就用假动作和后仰跳投解决问题。对手P.J.布朗(P.J.Brown)看得明白:"他今晚好像动力特别足。"主教练科林斯好几次打算换人,乔丹都坚定地摇头:不,别换我。上半场,乔丹进账34分,创下奇才队史半场个人得分纪录。第三节快打完时,科林斯决定让乔丹下来歇会儿,结果遭到乔丹质问:"你是想大比分领先进入第四节,还是想让他们追回来?"科林斯拗不过乔丹,只好又把他换上去。这天,乔丹38投21中,怒砍51分,成为NBA历史上年龄最大的单场50分得主。"印第安纳那晚他打得很差,我想,他一定会反弹,让大家看看他到底是谁,"科林斯说,"我见这家伙干过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但38岁打出今晚这样的表现,实在让人难以置信。"乔丹对自己很满意,他不会忘记回应过去两天的怀疑者:"我十分确信他们现在会少说一点了,他们会试着明白,我依然能打,在38岁的年纪。"

乔丹加入奇才管理层,是个耐人寻味的事情。一年多以前,NBA停摆期间,尚未宣布退役的乔丹现身纽约谈判现场,表明自己和球员共进退的态度。会议当中,奇才老板亚伯·波林(Abe Pollin)抱怨说,球员的薪水越来越高,他们这些当老板的损失越来越大,乔丹打断他,厉声呵斥:"那就把你的球队卖了!"波林并不示弱,冷冷地回答:"无论是你,迈克尔,还是其他任何人,都别告诉我什么时候该卖掉我的球队。"

又过两天,12月31日,似乎为了证明前一场的51分并非侥幸,乔丹又在对篮网的比赛中拿下45分。本来有机会再得一个50分下来,但因为奇才领先得比较多,乔丹也有点累,第四节他收敛了,只出手两次。即使是这样,连续两场合取96分也够吓人的了。

退役后整整一年时间,乔丹远离大众视野。2000年1月19日,他宣布重返NBA,不过不是以球员的身份,而是以管理者的身份。乔丹成为华盛顿奇才队的小老板兼篮球事务总裁,全面掌管奇才的篮球事务,在人事上拥有最终决定权。

2002年1月4日,奇才新年第一战,乔丹人生中首次与芝加哥公牛为敌。公牛新上任的主帅是乔丹的老队友卡特莱特,卡特莱特说:"他穿那些个颜色(奇才的蓝白)不好看,真的很不好看。他天生就该穿公牛色。"卡特莱特或许是对的,但这天,乔丹只能公事公办,何况克劳斯还随队来到华盛顿,就坐在看台上,乔丹没法心慈手软。上半时乔丹攻下25分,在第二节剩五分钟左右的时候,他得到自己职业生涯第30000分,成为NBA历史上第四位做到这点的人。奇才一度领先26分之多,不过下半时乔丹手凉了下来,最后9投丢了8个,到比赛最后一分钟,双方只差6分。终场前二十几秒,乔丹的罚球线中投被罗恩·阿泰斯特(Ron Artest)封盖,乔丹大声抗议裁判不吹犯规,而公牛已借机发动快攻。25岁的罗恩·默瑟(Ron Mercer)持球狂奔到篮下,满以为两分到手,没想到快满39岁的乔丹愤怒地追了上来。"当我不得不跳时,我还跳得起来,"乔丹赛后说,"特别是在我被惹毛的时候。"乔丹从默瑟身后纵身跃起,双手把默瑟投出的球摁到篮板上,一个钉板大帽,继而把球拿到自己手里。整座球馆沸腾了,人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那一瞬间,大家比几天前见证乔丹拿51分还要激动。一位记者捶打着笔记本电脑,大吼:"你他妈看见了吗?!"看见了,全看见了,连克劳斯都看见了。

杰克逊告别芝加哥后休息了一年,于1999年6月重出江湖,执掌湖人帅印。在那里,杰克逊同奥尼尔、科比合作取得了成功,从2000年到2010年,他指挥湖人先后五夺总冠军,一次三连冠,一次两连冠。

永远不要低估乔丹。虽然他年纪大了一些,体能差了一些,不能再像过去那样长时间保持强大的统治力,但到某些必要的时刻,他还是拥有瞬间的魔力。绝杀,大概就是他最可还原本色的事情。

哈珀和库科奇留在芝加哥,短暂充当球员领袖,之后同样离队而去。伟大王朝崩塌后,克劳斯并没有如他自己所相信的那样迅速让公牛复兴。相反,从1999年到2004年,公牛连续六个赛季没打进季后赛。2003年,克劳斯本人以健康为由,从公牛总经理的位子上退休。

2002年1月31日在克利夫兰,最后1.6秒,奇才落后1分。按照科林斯设计的界外球战术,乔丹跑出空位,在罚球线附近接球中投得手。球进钟响,不留余地。乔丹高举着手臂,宛若当年惊天动地的The Shot。骑士主帅约翰·卢卡斯(John Lucas)是乔丹的老朋友,暂停结束时,卢卡斯特意走向乔丹,跟他开玩笑,试图干扰他,乔丹微笑着跟卢卡斯说:"这是关键时刻,没时间开玩笑。"卢卡斯不管,继续唠叨,乔丹轻轻把他推开,不再理他。等到绝杀球命中后,轮到乔丹说话了,乔丹问卢卡斯:"你以为谁会投这球?"卢卡斯不必回答,乔丹自己一遍又一遍得意地重复:"球馆里人人都知道我会投那球。"克利夫兰杀手,依然健在。

皮蓬1999年加盟火箭时,罗德曼已被公牛放弃。那个缩水赛季,罗德曼为洛杉矶效力,可他只参加了23场常规赛,湖人队就无法再忍受他的胡作作为,将他放弃。至此,罗德曼的NBA生涯基本走到尽头。

半个月后,2月15日在菲尼克斯,最后5.6秒,奇才又落后1分。科林斯这回安排了一个让乔丹单打肖恩·马里昂(Shawn Marion)的战术。马里昂是个出色的防守球员,他整晚都紧贴着乔丹,恨不能钻进乔丹球衣里头,不惜被乔丹突破。但最后这个回合,乔丹一接球,马里昂就往后退,不敢再放乔丹突破。乔丹运了几下球,来到右翼中距离,一个假动作把马里昂点飞,然后再干拔后仰跳投球进,给对方留下无可作为的0.2秒。这是乔丹职业生涯第28次在比赛最后10秒命中制胜球。

乔丹宣布退役后,皮蓬以先签后换的方式加盟休斯敦火箭,如愿得到一份五年6720万美元的大合同。不过在休斯敦,皮蓬过得一点都不痛快。1999年缩水赛季,皮蓬平均每场打40分钟以上,得分反而比前一年在公牛队少,从场均19.1分降到了14.5分。火箭有早已成形的半场阵地进攻体系,以内线的奥拉朱旺和巴克利为主导,这让皮蓬很不舒服。皮蓬3月份向媒体抱怨说:"打这么长时间,我却根本没有融入进攻,这让比赛变得没有任何乐趣。我的下一步是搞清楚这支球队为什么想要我。"赛季结束后,情况进一步恶化,皮蓬和巴克利通过媒体相互指责相互诋毁,到了没法再当队友的地步,火箭队随后把皮蓬送往波特兰。在开拓者队,皮蓬打了四个赛季。

乔丹在奇才时期最圆满的绝杀,本该属于2003年2月9日那一球。亚特兰大全明星赛上,第一个加时最后几秒,乔丹再次面对马里昂的防守,底线后仰跳投命中。当晚全联盟向乔丹致敬的庆典达到高潮,"乔丹绝杀,MVP加身"成为众望所归的结局。但随后风云突变,科比出手投三分,裁判吹杰梅因·奥尼尔(Jermaine O'Neal)犯规,科比三罚两中,比赛进入第二个加时。绝杀没杀成,乔丹也没再出场,MVP奖杯则由西部的加内特捧得。

那届全明星赛,NBA在中场休息时为乔丹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纪念仪式。其实乔丹本人不想这样,他更愿意享受自己的最后一次全明星之旅,他更在乎比赛,他不希望这一夜被搞得像葬礼一般。"去他妈的葬礼,"他赛前就说,"他们给你搞这个,你就别想打好。我不需要这个,我不想要这个。"但最终,纪念仪式办得诚意十足,感人至深,玛丽亚·凯莉(Mariah Carey)献唱一曲《英雄》,乔丹也听得热泪盈眶。

......

2003年4月16日,费城。

季后赛平均每场得33.4分,排名NBA历史第一,投篮命中率48.7%;

"如果你想打48分钟,投50个篮----这是你的夜晚,你做什么我都不在乎。"科林斯说。

常规赛平均每场得31.5分,排名NBA历史第一,投篮命中率50.5%;

"我不想打48分钟,我也不想投50个篮。"乔丹回答。

常规赛一共得到29277分,季后赛一共得到5987分;

"告诉我你想干什么就行。"

常规赛出战930场,季后赛出战179场;

乔丹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但人人都知道,这是他在NBA的最后一场比赛。对手76人队的主教练拉里·布朗是乔丹的老朋友,两人都是北卡出来的,拉里·布朗希望乔丹能得100分。

3届抢断王;

乔丹得不了100分,他也没想这么干。比赛开始64秒,他投丢第一个球,很快又失误一次。这天,他在场上15投6中,进账15分。第三节剩9分41秒时,他投中职业生涯最后一球,也是个跳投,却远远没有1998年盐湖城那一投重要。76人领先19分后,乔丹下场,等候终场哨响。

10届得分王;

费城球迷齐声大喊:"我们要迈克!我们要迈克!我们要迈克!"乔丹只是在队友身边坐着,呵呵直笑。

12届全明星;

科林斯想让乔丹再回去打一会儿。"迈克尔,我在这里打过球,我至少要能回到这座城市吧,"科林斯说,"你得上去,这些人想看你。"

1届年度最佳防守球员;

乔丹说,他身体已经凉了,活动不开了。科林斯罕见地坚持道:"上个分把钟吧,接受一下欢呼......迈克尔,求你了,你得上去。"

9次入选年度最佳防守阵容第一队;

终场前2分35秒,在满场的欢呼声中,乔丹微笑着回到场上。50秒之后,拉里·布朗授意后卫埃里克·斯诺(Eric Snow)故意对乔丹犯规,乔丹走上罚球线,得到自己在NBA的最后两分。1分44秒,他重新被换下场,挥手致意,职业生涯结束。

10次入选年度最佳阵容第一队;

把奇才这两年算上,乔丹最终在NBA打了1072场常规赛,总得分32292分,平均每场30.12分,仍以微弱的优势领先威尔特·张伯伦(场均30.07分),保住NBA历史得分王的地位。

3届全明星赛MVP;

有记者问:这次退役会比前两次更难吗?乔丹摇头。"我不想打了,"他说,"对我来说,是时候往前走了。现在更容易接受,因为身体上,我知道是时候了,我感觉得到。"

5届年度MVP;

球场上的告别很温情,乔丹享受着英雄的待遇。此前最后一次回芝加哥比赛,联合中心的观众为乔丹起立欢呼长达四分钟之久;最后一次到迈阿密比赛,帕特·莱利为乔丹退役了热火的23号球衣,即便乔丹从未在这支球队效力过;最后一次在华盛顿打主场,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赠送给乔丹一面"9·11"一周年那天飘扬在五角大楼上的美国国旗......

6届总决赛MVP;

球场外的告别,却分外冷酷无情。奇才赛季结束,乔丹仍以球队主人的姿态对外发言,却没想到,自己在这里仅仅多留了三个星期而已。

6届总冠军;

乔丹与奇才老板波林之间长期存在分歧,波林对乔丹的管理风格腹诽颇多。当乔丹这块招牌还在为奇才挣钱时,波林隐忍不发,从未表达过对乔丹的失望,但乔丹球员生涯一结束,波林身边那些人就开始对外散布不利于乔丹的各种内幕消息,包括乔丹与高层的问题,也包括乔丹和队友的不和。在乔丹参加完最后一场比赛之前,公众根本不清楚波林一派对乔丹不满,尤其是乔丹为奇才打球的这两个赛季,波林对外从来都是讨好乔丹,说些"迈克尔很伟大,就是伟大"之类的话。现在一夜之间,波林一派对乔丹充满敌意,态度从感激变成了蔑视。

乔丹起初还没察觉到形势的变化。打完最后一场球,过了不到24小时,他就回到奇才主场MCI中心,坐在包厢里观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乔丹首都经典赛",18岁的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和另外一些高中明星球员正在场上挥洒汗水。身穿23号球衣的詹姆斯象征着未来,身穿23号球衣的乔丹已成为过去。

截至此时,乔丹在NBA留下了一长串辉煌的数字和纪录:

乔丹提出要和波林面谈,波林没有立刻回应,这个时候,乔丹身边的人才开始不安。到5月5日,距离和波林会面不足48小时了,乔丹自己才显出焦虑。"我始终都想重新尽我的职责,"他说,"始终都想。"

1998年赛季结束后,NBA联盟因为劳资双方谈判破裂而停摆。在这期间,球员流动无法操作,合同谈判也不能进行,因此乔丹的去留始终悬而未决。直到1999年1月6日,劳资双方达成协议,停摆才结束。一周之后,1月13日,乔丹在芝加哥联合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第二次宣布从NBA退役。这就是他为未来做出的最终决定,他给自己在公牛队的时光画上了句号。

5月7日,最后的会谈只持续了五分钟。刚见面,波林就解雇了乔丹,他告诉乔丹,球队决定"往另一个方向前进"。乔丹问为什么,波林没有立刻回答。气急败坏的乔丹责问波林到底守不守信用,波林说,他会履行合同义务,支付给乔丹1000万美元的遣散费。乔丹愤怒到极点,他说自己今天来面谈,不是来要钱,而是来重新成为球队股东和高管的,波林却回了一句:"我不想让你成为股东,迈克尔。"乔丹愤而离席。

莱恩斯多夫告诉乔丹:你可以用整个夏天的时间来决定未来。他还说,工资帽以下,钱肯定不是问题。但莱恩斯多夫也能感觉到,只有皮蓬归队,乔丹才有可能继续为公牛效力。

乔丹离开华盛顿后,和他有关的一切很快被奇才队清理。科林斯被炒;管理层中乔丹任命的下属被一并铲除;球馆内所有能让人想到乔丹的东西,球衣、海报、装饰、壁画,也被波林全部消灭。没过多久,乔丹这个人就好像从来没在华盛顿出现过。

乔丹在盐湖城投中那记伟大的最后一投,过了不到一小时,克劳斯就对《芝加哥太阳时报》的专栏作家菲尔·罗森塔尔(Phil Rosenthal)说:"杰里(莱恩斯多夫)和我做到了六次。"自始至终,克劳斯都认定公牛能拿这么多总冠军,主要是管理层的功劳。

之后几年,乔丹的生活看上去已和篮球绝缘,他偶尔会在高尔夫名人慈善巡回赛上亮相,偶尔又会出现在摩托车比赛现场,过着自在逍遥的日子。但迈克尔·乔丹这个名字,注定无法和篮球运动割裂开来。事实上,乔丹一直希望能拥有一支NBA球队,也一直为此而努力。2003年夏洛特山猫队组建期间,他就与这支NBA新军的老板鲍勃·约翰逊(Bob Johnson)有过接触;同年,他也曾尝试和其他投资者联合购买密尔沃基雄鹿队,没有成功。直到2006年6月,乔丹宣布买下夏洛特山猫的部分股权,成为仅次于鲍勃·约翰逊的第二大股东,并且全面掌管球队篮球事务,这才算得偿所愿。2010年2月,乔丹又从鲍勃·约翰逊手中彻底买下山猫队,成为第一位当上NBA球队大老板的前NBA球员。

顶替杰克逊,克劳斯有不少人选。公牛的下一任主帅,一定是个没有经纪人代理的教练。克劳斯完全相信自己能让公牛继续取得成功。如果说过去这支王朝球队有人拥有不可思议的魔力,那么,克劳斯认为,那人一定是自己,而不是菲尔·杰克逊,甚至不是迈克尔·乔丹。

山猫在乔丹手下经营得并不好,为节约开支,乔丹不得不长期吝啬行事。2011年,NBA又一次因劳资谈判破裂而停摆,乔丹这回的立场,可和1998年截然相反。1998年那次,他在关键时刻替球员出头,并当面呵斥波林"那就把你的球队卖了"。2011年这回,他成为球队老板当中强硬派的代表,主张严格限制球员收入,为此尼克·扬(Nick Young)、保罗·乔治(Paul George)、史蒂芬·马布里(Stephon Marbury)等现役球员先后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对乔丹的反感。讽刺的是,很快有人把乔丹当年呵斥波林的话直接回赠给乔丹:如果你挣不了钱,那你也该把你的球队卖了。

莱恩斯多夫和克劳斯商量过后,愿意给杰克逊再开一年合同,但杰克逊不感兴趣。杰克逊告诉《芝加哥太阳时报》的里克·特兰德,如果管理层开口请他留到乔丹退役之后,那他或许会考虑。"但他们从来没有提议过。"杰克逊说。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立场决定态度,乔丹亦不能免俗。

杰克逊清空自己在贝托中心的办公室,骑上摩托车,离开了芝加哥,离开了公牛队。从此,他与这支队伍只有过去,没有未来。

2001----2002赛季

杰克逊深吸了一口气,说:"不了,我得隐退。"

常规赛:60场,22.9分,5.7篮板,5.2助攻,1.4抢断,投篮命中率41.6%

"跟慷慨没有关系,"莱恩斯多夫说,"你应得的。"

2002----2003赛季

"真是非常慷慨。"杰克逊回答。

常规赛:82场,20.0分,6.1篮板,3.8助攻,1.5抢断,投篮命中率44.5%

1998年夺冠之后,在公牛管理层的办公室庆典上,莱恩斯多夫坐到菲尔·杰克逊身边,说:"如果你改变主意了,我们希望你回来----没有条件,无论斯科蒂和迈克尔回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