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杀手

公牛队也叫了暂停,利用这个机会,乔丹告诉没有防住伊洛的霍奇斯,不要再为刚刚那个球而烦恼。霍奇斯事后回忆说:"迈克尔走过来对我说'别担心',他说他会把球投进的,于是我说,'去吧,去干吧。'"

那才真是致命的三秒钟。

科林斯制订了两套方案:由塞勒斯在中线发球,卡特莱特给乔丹做掩护,如果乔丹摆脱了伊洛的防守,塞勒斯就把球发给乔丹;倘若第一方案无法奏效,就由皮蓬给霍奇斯做掩护,霍奇斯在底角接球出手。

克利夫兰球迷目睹伊洛这次上篮,有一千一万个理由相信,这是置公牛队于死地的一球。然而,这次配合有一点不够完美:它完成的效率太高,只用掉了三秒钟,还给公牛留下了三秒钟。

谁都明白乔丹会是公牛的第一选择,骑士主帅伦尼·威尔肯斯当然也清楚,所以,他安排南斯去帮助伊洛,从发球开始就围堵乔丹。卡特莱特的掩护没有起到作用,乔丹并未甩脱伊洛和南斯,但负责发球的塞勒斯做了正确的选择,没有着急将球送出,而是看乔丹用假动作骗过南斯,一个变向获得了接球空间。塞勒斯把握住这个机会,将球送到乔丹手里。

终场前6秒,乔丹在右翼45度角命中一记中投,将比分改写为99比98,公牛领先,机会大好。但暂停过后,骑士仅用三秒就完成一次漂亮的传切配合,克雷格·伊洛发界外球,球刚离手就马上往篮下空切,甩掉盯防他的克雷格·霍奇斯,接队友回传上篮得分。100比99,骑士反超。

乔丹接球的位置,在右侧三分线外。"从那儿,我们觉得迈克尔既可以投篮,也可以往篮下突破。"科林斯事后说。

当然,谁都不肯输这一口气。生死战,淘汰赛,谁赢谁就晋级,没有退路。一旦输掉这场球,全队一整年的努力就此终止。打到最后一分钟,最后十秒钟,球馆内的空气都要凝固了,似乎喘一口气,人就能从天堂堕入地狱,或者从地狱飞向天堂。

不过,乔丹对自己罚球的信心并不太足。这场比赛,他13罚仅9中;而前一场球,他27次走上罚球线,共罚丢了5个,其中第四节最后一分钟丢了2个。乔丹说:"如果我突进去被犯规了,我不想站上罚球线。"因此,他决定用跳投。

5月7日星期天,在俄亥俄州的富田体育馆,公牛骑士斗得难解难分,最后三分钟,双方竟然还交替领先了9次。

乔丹接到塞勒斯传球,像猎豹一般往左边猛蹿,伊洛那一瞬间伸手捞了一把皮球,这是个毁灭性的错误。乔丹说:"他去捞球的时候,给了我一步的空间。于是我变向,起跳,滞空,然后投篮。"

比分:公牛101:100骑士

乔丹来到罚球线上方,起跳准备出手。南斯已被彻底甩开,伊洛却还不依不饶地跟过来试图封盖。好一个乔丹,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竟然来了个长时间滞空,等到伊洛身体下落,才把球投出。

地点:富田体育馆

球进,时间到。101比100,公牛赢了。

时间:1989年5月7日

刚刚落地的乔丹重新弹起在空中,挥舞着拳头,忘情地吼叫。这是他一辈子庆祝动作最放肆、情绪表达最奔放的瞬间。在乔丹激情跳跃挥拳的后方,伊洛懊恼地扑倒在地。整个画面,伊洛完美地扮演了乔丹的配角。正如这场生死之战,如果没有乔丹最后三秒的压哨绝杀,那么伊洛此前三秒的空切上篮,就将成为NBA季后赛经典,但结果,伊洛只是充当了乔丹传奇一投的背景。

1989年NBA季后赛首轮第五场

乔丹的经典进球、经典滞空,深深刺痛了克利夫兰人。赛后更衣室里,乔丹的北卡学弟多尔蒂沮丧地说:"我无法相信他投进了那球。我们做对了每一件事。我就是无法相信。我不知道他是怎样在空中停留那么长时间的,这是我见过的最杰出的投篮。"

乔丹生涯经典战之三

这是乔丹在NBA季后赛当中的第一记伟大绝杀。在这之前,乔丹也绝杀过,却没有任何一个如此关键,如此致命,如此影响深远,如此让人刻骨铭心。这记绝杀中投,在NBA史册中有个专属的脆生生的名字,就叫"The Shot"(那一投)。

※ ※ ※

这场生死战,乔丹得到44分,抢9个篮板,助攻6次。最后那两分,弥补了两天前第四场绝杀未成和罚球不进的过失。乔丹说:"这大概是我在NBA投进的最重要的一个球。主要是因为,我在紧要关头,证明了自己是可信的。我认为我们可以击败他们,但是星期五,我错失了最后的罚球和最后一投,害我们输了,那是我在篮球场上最低落的时刻。就好像我高中时没进得了校队那样,我对自己非常失望,眼泪都出来了。"

第四场,乔丹狂取50分。连续两年季后赛跟骑士交手,这已是乔丹第三次单场得分上50。不过这回,在第四节最后一分钟,乔丹错失了两记关键罚球,压哨一投也没中,才把骑士放进了加时,结果骑士以108比105获胜。这样一来,公牛不得不再赴克利夫兰,在对方球迷的包围中打一场定生死的淘汰赛。

如果The Shot没能成为The Shot,那么乔丹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纠结于自己连续两场错失绝杀,难以自拔。幸好,那球进了,保存并滋长了乔丹的信心。乔丹对媒体说,这球甚至比他在1982年NCAA全美决赛中投进的那球还要棒。准确地说,这是乔丹成为NBA季后赛头号杀手的开始,也是公牛后来在20世纪90年代构建伟大王朝的引子。长远来看,The Shot是乔丹在1989年获得的最大财富。

系列赛拉开帷幕,第一场公牛就先声夺人,在对方地盘上以95比88取胜,这为后面的对决打下了坚实基础,乔丹此役贡献31分、11次助攻。第二场,骑士扳回一城。第三场转战芝加哥,乔丹攻下44分,另有10次助攻、7个篮板,用准三双的表现带领公牛再度取胜,101比94。当时NBA季后赛首轮采用五战三胜制,总比分2比1领先的公牛已经手握赛点。前三战,乔丹场均不仅能得35分,而且助攻10.3次。

※ ※ ※

乔丹可不愿意接受别人安排好的结局,后来他说:"如果你接受了别人的预判,尤其是那些消极的预判,你就永远改变不了结果。我相信,没人能决定或者规定我所参加的比赛的结果。在克利夫兰,我们队没人相信我们会输。我们可以自己决定结果。自从高中被校队拒之门外以来,我就一直坚持这样的态度。"

总比分3比2淘汰骑士,公牛闯过首轮,挺进东部半决赛,迎战纽约尼克斯。尼克斯常规赛打出52胜,东部二号种子,和他们交手,公牛当然又是处于弱势的一方。但经过首轮,形势发生了变化,至少在心理层面发生了变化。骑士比尼克斯还强,成绩比尼克斯还好,公牛照样赢了,那么斗倒尼克斯有何不可呢?现在,公牛成为东部下半区的一颗炸弹。

那支骑士当真不是好捏的软柿子,他们阵容齐整,以白人控卫马克·普莱斯和北卡状元中锋布拉德·多尔蒂为核心,辅以罗恩·哈珀、拉里·南斯、克雷格·伊洛、约翰·威廉姆斯,每个位置都有正值壮年的优秀球员,所以"魔术师"约翰逊才会大胆预言,骑士将成为NBA"90年代的王者球队"。

和首轮打骑士一样,对尼克斯这个系列赛的第一战,公牛又在客场先声夺人,取得开门红。两战过后,双方打成1比1平。接下来转战芝加哥,按照NBA当时的赛程安排,两队要打"背靠背",第三场在星期六下午打,第四场在星期天晚上打。

季后赛首轮,公牛的对手又是骑士。1988年,公牛是东部三号种子,骑士是东部六号种子,两队首轮相遇,公牛享有主场优势。现在1989年,双方地位逆转,骑士成了东部第三,公牛掉到东部第六,主场优势归了骑士。况且,说是东部第三,骑士的真正实力犹在排名之上----常规赛,他们比公牛多赢10场球,57胜25负的成绩和西部第一的湖人并列,高居全联盟第二,仅次于同属中区的活塞,只不过根据NBA的排名规则,大西洋区榜首的尼克斯自动成为东部二号种子,骑士明明比尼克斯多赢5场球,也只能以三号种子的身份进入东部季后赛,这才得以和公牛重逢。公牛常规赛六战骑士,无一胜绩,因此系列赛开打之前,没人相信他们能爆冷,相反,倒有不少人觉得骑士可以横扫公牛。

对尼克斯而言,这是个噩梦般的周末。

事实上,对乔丹和芝加哥公牛队而言,1988----1989赛季并不是失败的一年,乔丹更不是一无所获。常规赛,公牛成绩退步了,但季后赛是全新的起点,东部排名第六的球队,仍然有机会走得很远很远。

第三场的第二节,乔丹在做一个360度转身动作时拉伤了大腿,旧伤加重,但他还是忍着痛,一次次起跳出手得分。光第二节,乔丹就有16分进账,公牛因此在上半场取得20分的优势。已为尼克斯效力的奥克利说:"我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上场努力打球,接下来所知道的,就是我们落后20分了。"那场公牛以111比88大胜,乔丹全场攻下40分,抢了15个篮板,助攻9次,只差一次助攻就是个大号三双,另外还有6次抢断。

这个赛季结束得很不愉快。常规赛最后10场球,公牛输掉了8场,47胜35负的成绩没有达到管理层的预期。赛季结束后,科林斯被炒,杰克逊上台,乔丹迎来自己在NBA的第四任主教练。

乔丹赛后没有接受采访,去做肌肉治疗了,记者们只好努力从尼克斯主帅里克·皮蒂诺(Rick Pitino)那里多挖点东西出来。皮蒂诺倒是乐观,他说:"我想我们的一大关键是,我们把迈克尔·乔丹留在比赛里,留到了最后。"记者们很诧异,想知道皮蒂诺是不是开玩笑,可皮蒂诺是认真的,他的理由是:乔丹打了快40分钟,有可能影响到下一场,因为24小时之后,第四战就要开打。

几星期后,杰克逊去迈阿密考察热火队,却因为旅行计划的问题错过了比赛。第二天,克劳斯给他打来电话,认真地告诫他:这个赛季剩下的时间,再也不要错过任何一场比赛。显然,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皮蒂诺在美国名气很大,他不仅是一个出色的篮球教练,而且是一个优秀的演说家,常常去给生意场上的高管们做激励性演讲,挣了不少钱,甚至写过一本与此相关的畅销书。不过,激励有时也会对自己不利,因为你可能一不小心就激励了自己的对手,比如乔丹。

科林斯怒了。在他看来,这就像一场阴谋。第二天,他面色铁青地指责菲尔·杰克逊拆他的台,破坏他的执教哲学,还说杰克逊跟克劳斯站在一边,密谋对付他。不久,科林斯、克劳斯、杰克逊三人进行了一次时间很长但很不愉快的会谈,经过那次会谈,科林斯和杰克逊的友好关系荡然无存。

第三场打完当晚,也就是星期六晚上,乔丹一边在训练师的指导下进行治疗,一边观看电视体育新闻。突然,皮蒂诺出现在电视上,言语之中暗示:乔丹可能是假装受伤,目的是提升外界对他的关注。一听这话,乔丹噌地坐了起来,他后来说,皮蒂诺的话让他非常生气,"他根本搞不清我的状况,我认为那些言论是非常不恰当的。我比任何人都了解我的身体。所以,我决定把他的话转化成动力"。

这场胜利刺痛了科林斯,尤其令他心中不爽的是,克劳斯那天带着妻子塞尔玛(Thelma Krause)坐在看台上,旁边就是杰克逊当时的妻子茱恩(June Jackson),电视镜头拍到他们三人一块儿看球,后来回芝加哥,这一画面还在电视上反复播放。多年后提起这件事,茱恩·杰克逊还说,当时接受克劳斯夫妇的邀请,是个"重大的政治错误"。

皮蒂诺也许只是开个玩笑,但这玩笑开过头了。第二天,系列赛第四场,乔丹拖着一条受伤的腿,在场上狂砍47分,并且抓下11个篮板,率领公牛以106比93获胜。赛前热身,乔丹走路还有点一瘸一拐,但随着比赛的进行,他状态越来越好,第四节独得18分。

1988年圣诞节之前,一场对雄鹿的客场比赛,科林斯早早被罚出场,他把指挥权交给杰克逊,临走前把自己想打的战术全安排给杰克逊。当时公牛落后了不少,因此杰克逊根本没管科林斯想让球队打什么,抛弃了科林斯那些战术,只拼命强调防守,进攻端就让球员按照他们自己觉得舒服的节奏来。结果,杰克逊的方法奏效了,公牛完成逆转,击败对手。

一个周末,公牛连赢两场,总比分3比1领先,而乔丹两天之内独取87分。尼克斯当家球星尤因说:"一切都不在我们的控制中,球就是投不进,而迈克尔看上去好像怎么投怎么有。"

当科林斯与这支球队越来越不相容时,菲尔·杰克逊却和每个人相处得很融洽。他和巴赫很亲近,巴赫教会了他很多有关球探报告的东西。他对温特也很友好,甚至跟克劳斯相处得也不错,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是潜在的主教练候选人。

最终,公牛以4比2击败尼克斯,乔丹职业生涯首次突破季后赛第二轮。从这一年起,乔丹成为克利夫兰骑士和纽约尼克斯的克星,只要有他在,那两支队伍在季后赛当中逢公牛必败。

科林斯与克劳斯之间的直接矛盾也日益激化,两人在选秀、人事决定以及其他一些事情上经常作对。1988年,科林斯就公然挑战克劳斯:为什么你老是和教练一块儿出现?为什么你老是随队去客场?克劳斯回答:因为我是总经理啊!科林斯就说:总经理不需要跟着球队到处跑。全队训练,科林斯只要看见克劳斯在,就会冲他大吼:"为什么你又在这儿?你来球场干什么?"这样的争吵,已经无关球队工作,完全是个性与尊严的对抗。

登上东部决赛的舞台,公牛的对手是他们的宿命之敌----底特律活塞。1989年的活塞队,经历过前一年总决赛的洗礼,实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他们常规赛取得63胜19负,季后赛前两轮又连续横扫凯尔特人和雄鹿,独孤求败。

出于对控卫的长期不满,科林斯这个赛季让乔丹改打控卫。调整之后,效果确实不错,但这迫使乔丹在常规赛消耗过大。就这个问题,科林斯有一次和温特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温特提出,如果科林斯能建立一套真正的进攻体系----不一定非要三角进攻,只要有成形的体系就行----公牛队就不必如此依赖一名控卫来主导进攻。科林斯听了很不高兴,他受够了温特没完没了的批评,他决定撤去温特的教练职权,任由他去。于是在公牛队的训练中,出现了这样的奇特场景:教练们围到一起,只有温特一人坐在旁边,拿本子做着笔记,就好像他不是公牛助教,而是其他球队派来研究公牛队的。温特与教练组其他成员割裂开来,这不是什么好征兆。温特曾对科林斯说:"道格,对于一个像你这么聪明的人,我经常想知道,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克劳斯听说科林斯架空了温特,顿时对科林斯的判断力丧失信心。居然会有人开除一个像泰克斯·温特这样的助手?

即便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公牛一往无前的气势也没有减弱。东部决赛前三场打完,总比分2比1,领先的居然又是公牛。和前两轮一样,公牛先在客场偷得首胜,带着1比1平的总比分回到芝加哥后,又在主场取得领先。

在科林斯手下打球,球员们要记四五十套战术,然后到比赛中,科林斯在场边阅读防守,根据他自己所看到的,指挥球员这个回合打哪套战术,下个回合又打哪套战术。这种执教风格在NBA很罕见,倒挺适合科林斯本人,因为他的确拥有杰出的观察和阅读能力,应变奇快。但这样做的坏处是,久而久之,球员们在场上过于依赖他的判断,失去了主动性,也容易错过那些转瞬即逝的好机会。科林斯的执教,把乔丹身边的其他球员日益边缘化。太多时候,公牛队的进攻就是其他四个人尽量拉开,给乔丹创造空间,然后站在旁边看乔丹展示他的魔力。

第三场特别值得一提。最后八分钟,公牛曾落后14分,到比赛结束前四分钟,活塞仍以91比83领先,但在乔丹的率领下,公牛追了上来。终场前28秒,双方战成97平,活塞叫暂停,戴利安排托马斯和兰比尔打挡拆。助理教练布伦丹·苏尔(Brendan Suhr)说:"非常安全的战术,我们的基本战术之一,这是我们选择用它的原因。"托马斯接球,乔丹防他,托马斯把时间耗到剩11秒左右,兰比尔提上掩护。托马斯向右突破,乔丹紧追不舍,在弧顶,乔丹撞上兰比尔,哨声响起,裁判比尔·欧克斯(Bill Oakes)吹兰比尔进攻犯规。戴利坐在场边都看傻了,双手把脸捂住。兰比尔对裁判给予乔丹的特殊待遇颇为不满,他赛后刻薄地说:"我知道不管什么时候,当一个球跟迈克尔·乔丹有关时,你就得留神了,你要确保自己不会碰到他。可我在那个时候没有考虑这些,我只想着恰当地做好我的工作。我的确恰当地做好了我的工作,我做了个常规的掩护,就像我一年一千次所做的那样。"

不用三角进攻,那科林斯的战术体系是什么呢?正如乔丹所说,"道格从来没有过一个真正的体系"。科林斯不停地给球队加战术,如果对手在和公牛比赛时用了个有效的战术,第二天,科林斯就会把它加到公牛的"战术体系"里来。球员们给科林斯的体系取了个名字,叫"一天一套战术"(A play a day)。

时间还剩9秒,活塞要尽全力阻止乔丹拿球,他们派出自己最好的防守球员罗德曼来对付乔丹。罗德曼确实干得不错,乔丹好不容易挣脱他,跑到中线附近才接到球。乔丹向右走,罗德曼始终跟在他身边,没有失位,同时托马斯还在禁区边候着,准备包夹。乔丹没有退让,也没有分球的打算,他大跨步起跳,跳到托马斯头上,几乎是骑着托马斯把球投出的,球打板入筐。

公牛队想推行三角进攻,是希望在展示乔丹独一无二进攻天赋的同时,也让其他球员更好地融入进来。但这样的希望没有转化成现实,乔丹对三角进攻很不感冒,科林斯对三角进攻也谈不上任何信仰。

凭借这记终场前3秒命中的投篮,公牛以99比97击败活塞。乔丹第四节独得17分,全场26投16中,贡献46分、7个篮板、5次助攻和5次抢断。罗德曼赛后面对记者,只扔下一句:"我什么都不说。"

温特是克劳斯在教练界结交的最老也最亲密的朋友。很早以前,克劳斯就跟温特说:如果有一天我能当上NBA球队的总经理,你会是我头一个聘用的人。温特当时没当回事。后来1985年,63岁的温特在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做助教时,有一天,他从ESPN上看到一条新闻,说克劳斯被任命为芝加哥公牛队的总经理,温特就告诉妻子南希(Nancy Winter):我接到的下一个电话,会是这个人打来的,他会给我一份新工作。温特说对了。

东部决赛输给公牛的这两场,是活塞在1989年季后赛中仅有的两场败仗。后来总决赛面对湖人,他们也一场未输,4比0横扫夺冠。

与此同时,科林斯和克劳斯之间的裂痕也越来越大。科林斯刚上任时,两人曾达成共识:不仅泰克斯·温特会担任科林斯的助手,而且温特的"三角进攻"也会成为球队的基本战术体系。科林斯做过尝试,但没用多久他就抛弃了三角进攻,因为三角进攻和他所信奉的防守原则有冲突。科林斯觉得,三角进攻这种东西只适合大学,不适合职业篮球。

从东部决赛第四场开始,活塞没有再给乔丹机会,他们继续动用"乔丹规则",举全队之力封锁乔丹的进攻。第四场,乔丹只得23分,15投5中;第五场,乔丹只得18分,8投4中;第六场,乔丹得了32分并助攻13次,却有8个失误。活塞终以4比2的总比分获胜晋级。六场东部决赛,公牛没有一场得分破百。

乔丹顾及自己超级明星的身份,在公开场合说话,通常很小心,尽可能不去挑战权威----当然,克劳斯不算----但乔丹身边那些人,都能慢慢察觉到他对科林斯的质疑。乔丹跟自己的朋友说,科林斯是个"非常情绪化的年轻教练"。

1989年季后赛,乔丹为公牛创造出惊喜,但并未改变结局,活塞仍是公牛无法逾越的障碍。

适当地放手,接受一些本不该有的失败,是NBA主教练应当具备的一项重要素质,而科林斯偏偏不是一个愿意撒手不管的人。他公开说:"我就是这个样子,我按照自己的方式执教。"但因为他过于情绪化,到第三年,球员们不干了,他们开始抱怨科林斯的执教方式,他们觉得在科林斯手下打球,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前一天他还冲你大吼大叫,后一天他就给你一个拥抱,告诉你他有多爱你。一般来说,球员更加情绪化,教练相对老练平和,而公牛队却不是这样。

那年休赛期,乔丹逾越了一道障碍,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结婚。

37岁的科林斯执教公牛已是第三个赛季,他开始失去球员的支持。没人质疑科林斯的头脑,但有一点他总做不到,那就是适当地无为而治。几位老助手经常提醒他:偶尔试着放手,不要管得那么紧,有时候输了球,特别是输了那些教练们认为不该输的球,也要给球员一定的空间。

嫁给乔丹的女人名叫胡安妮塔·范诺伊(Juanita Vanoy),这一年她30岁,比乔丹大了将近4岁。当然,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胡安妮塔后来说过,乔丹"很快向我证明他够成熟,能和我在同等成熟的水平上进行交往"。

卡特莱特刚来,球员之间需要磨合,这是公牛成绩退步的重要原因,但并非全部。这一年,队内还有其他的不和谐因素。

乔丹和胡安妮塔最早是在一家餐馆经朋友介绍认识的,那是1984年的事。过了几星期,两人又在朋友聚会上重逢。大约半年之后,到了1985年,他们成为稳定交往的男女朋友。认识乔丹之前,胡安妮塔就是一个努力、上进、有抱负、有主见的聪明女人,她当过模特,又在美国律师协会做过执行秘书,和乔丹相识的时候,她是一名信贷员。

论能力之全面,论数据之华丽,这甚至可以算作乔丹职业生涯的巅峰赛季。但因为公牛队成绩不如人意,乔丹在年度MVP的评选中排名第二,输给了率领湖人队打出57胜25负的"魔术师"约翰逊。魔术师场均拿22.5分,助攻12.8次,抢7.9个篮板,投篮命中率50.9%,这同样是他在NBA数据最漂亮的年份之一。

两人交往了几年,到1987年的最后一天,乔丹在芝加哥市区一家高档餐馆向胡安妮塔求婚,胡安妮塔点头答应。原以为这就算好事成了,可接下来,婚期被搁置,半年时间过去,竟然闹到要对簿公堂的地步。

如他自己所说,乔丹在1988----1989赛季化身成为超级三双王,不仅继续拿高分,而且做了太多得分以外的事情。1989年3月末到4月初,乔丹曾连续七场打出三双,中断一场后,又接连奉上三个三双----连续11场比赛,乔丹交出10个三双;那11战,他的场均贡献是33.6分、10.8个篮板、11.4次助攻,投篮命中率51.0%。

1988年7月11日这天,胡安妮塔找到一位名叫迈克尔·明顿(Michael Minton)的律师。"她告诉我她怀孕了,还没结婚,而孩子的父亲是迈克尔·乔丹,"明顿多年后回忆说,"她感觉如果不找一个合法代理人登记备案,就不可能得到迈克尔的关注、配合与回应。"

虽然有五个月的身孕,胡安妮塔看上去既不愤怒也不悲痛。她衣着得体,落落大方,只是内心无比坚定。明顿说:"她受过非常好的教育,而且她非常实际。她知道自己必须做什么,一点都不优柔寡断。"

不过,当时队里有很多摩擦,尤其是在道格和某些年轻球员之间,但我还是明白,我们已经向前迈了一步。常规赛期间,我们输掉了对克利夫兰的全部六场比赛,也输掉了对底特律的全部五场比赛,可到季后赛开始时,我真的觉得,我们可以击败任何人。

胡安妮塔物色律师已经物色了一些日子,和明顿谈过之后,她决定雇用这个人,让明顿代表自己向乔丹提起诉讼。明顿联系了乔丹,跟乔丹讨论了胡安妮塔的情况,乔丹当时几乎什么话都不说,对胡安妮塔及其肚子里的孩子不做任何表态。明顿告诉乔丹:你唯一的选择,就是自愿承认胡安妮塔的孩子是你的,然后双方再协商解决婚姻问题。很快,乔丹把这件事情转交给自己的律师处理,两边开始了长达两年半的漫长谈判。

奥克利走,卡特莱特来,我就知道自己必须多抢篮板。然后,斯科蒂和霍勒斯成为先发,我又知道自己必须想办法让他们融入到进攻中来。道格做了一切尝试,包括赛季末段让我去打组织后卫。那是整个赛季第一次一切开始运转正常。我们有一段在14场比赛当中赢下11场,而我也一度在11场比赛里10次打出三双。我可以看到整个球场,对手不再能把防守精力集中到我一个人身上。那是我职业生涯第一次,我们队有了其他的得分选择,对手必须尊重我的队友。

熟识胡安妮塔的人都清楚,胡安妮塔从来没有因为乔丹的金钱、名望、地位而畏惧过他,她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1988年11月,胡安妮塔把孩子生了下来,孩子的出生证上就写着乔丹的名字。这是乔丹的第一个孩子,他们给他取名叫杰弗里·迈克尔·乔丹(Jeffrey Michael Jordan)----"杰弗里"是乔丹自己的中名,乔丹的全名就叫迈克尔·杰弗里·乔丹。

可是,我知道自己在球场上能干些什么,这是挑战倾向于精神层面的原因。我必须把我的能力融合到一个体系里,那个体系能让球队变得更好。道格(科林斯)从来没有过一个真正的体系,因为他依赖个人天赋。从这个意义上说,要让球队变得更好,我就需要有合适的球员在我身边。随着霍勒斯·格兰特和斯科蒂·皮蓬开始成长,比尔成为低位的威胁,这一切开始发生。不过,它并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

乔丹与胡安妮塔之间的事情,对外保密做得极好,媒体根本不知道乔丹已经当了父亲。直到1989年3月,《体育画报》记者杰克·麦卡伦(Jack McCallum)造访乔丹家,乔丹消失了一会儿,随后带着胡安妮塔和四个月大的杰弗里出来见麦卡伦。乔丹介绍说:"这是我女朋友。这,是杰弗里·迈克尔。"脸上满是自豪。麦卡伦惊得目瞪口呆,他不敢相信自己和所有媒体同行居然都错过了这样的大新闻。乔丹很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他希望由他自己来对外发布这一消息,可麦卡伦说,作为职业记者,他没法假装不知道乔丹已经有了个儿子。后来,麦卡伦在文章中提到这点,外界才知情,乔丹为此还生了麦卡伦的气。

他们指出,威尔特(张伯伦)、多米尼克·威尔金斯、鲍勃·麦卡杜(Bob McAdoo)这些人,都得了很多分,但他们所效力的球队,都不像他们个人那么成功。乔治·迈肯(George Mikan)之后,卡里姆·阿布杜尔----贾巴尔是唯一既能当上得分王又能率领球队夺冠的球员;而中锋之外,从来没有球员在同一个赛季做到过这两点。对那些成天想着批评我的人而言,历史提供了一个伟大的论据,因为我个人远比我的球队成功,所以我肯定没有让身边的球员变得更好。

1989年9月2日,凌晨三点半,乔丹和胡安妮塔在拉斯维加斯著名的小白教堂秘密举行婚礼,乔丹给胡安妮塔戴上了一枚五克拉的大钻戒。这场婚礼办得简单明快,仪式只花了10分钟,到场宾客仅有四人。婚后不久,乔丹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很开心,结婚是件大事,它帮助我成熟起来。"

婚是结了,但两人的婚前协议还没签,财务协商仍在进行。这件事在他们婚后又拖了一年半时间,直到1991年2月才彻底完成。在这期间,胡安妮塔已经为乔丹生下了第二个儿子马库斯(Marcus Jordan),乔丹拥有了一个完整的美国式家庭。

1988----1989赛季

1988----1989赛季开始时,挑战不再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人们认可我是一名伟大球员,但批评还是一样:只要迈克尔·乔丹在得分上领衔全联盟,公牛队就永远拿不到总冠军。

常规赛:81场,32.5分,8.0篮板,8.0助攻,2.9抢断,投篮命中率53.8%

季后赛:17场,34.8分,7.0篮板,7.6助攻,2.5抢断,投篮命中率51.0%

公牛退步,不是因为乔丹退步。乔丹常规赛打了81场,平均每场得32.5分,抢8.0个篮板,助攻8.0次,投篮命中率53.8%,虽然个人得分不像前两个赛季那么夸张,但总体表现是在稳步提升,没有半点退步之嫌。事实上,这个赛季刚开始,乔丹就意识到了挑战,做好了心理建设,多年后在自传中回顾到这个赛季,他写下这样一番话:

NBA年度最佳阵容第一队

1988----1989赛季,是乔丹在NBA的第五个年头。前面四年,除去受伤的1985----1986赛季,乔丹总能率领球队取得进步,而这次,从数字上看,公牛退步了----常规赛,公牛取得47胜35负,比前一个赛季少赢3场,在中区仅排名第五,在东部掉到第六。

NBA年度最佳防守阵容第一队

卡特莱特加盟公牛的第一个赛季,全队磨合得很痛苦。过去几年,公牛的进攻都是围绕着乔丹来展开的,现在突然塞进一个习惯在低位背身单打的攻击点,乔丹不知该如何为卡特莱特做调整,卡特莱特也不知该如何为乔丹做调整,两人就这样不尴不尬地将就着。

NBA得分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