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美梦(二)

大学生们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希尔后来回忆说:"当时,我们没人知道拉里是个出了名的垃圾话高手。"直到伯德离开,他们才反应过来,开始兴奋地相互嘀咕:拉里·伯德是在说垃圾话,对我们说垃圾话!

这帮大学的孩子,比梦之队早到拉霍亚。有天他们训练完回酒店,刚进电梯,伯德刚好办完入住手续要上楼,孩子们恭敬地替伯德把着电梯门,等着他。伯德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对孩子们说:"我希望你们这些年轻小孩都准备好了,我们会狠狠地教训你们。"伯德还说,他真想让他们赶紧进NBA,"这样我可以踢爆你们所有人的屁股"。说完,伯德出了电梯。

接下来几天,这帮大学生就像生活在梦里。梦之队的NBA明星对他们很友善,皮蓬甚至陪他们出去闲逛,给他们当导游。

为给梦之队热身,美国篮协找来一帮大学球员当陪练,打训练赛。本来另找一帮职业球员会更好,但要让NBA球员牺牲自己的派对时间来当陪练,只怕行不通,于是,来到加州拉霍亚等候梦之队的,是一水的青年才俊。这些年轻人不久以后也都在NBA扬名立万,其中包括克里斯·韦伯(Chris Webber)、格兰特·希尔(Grant Hill)、"便士"安芬尼·哈达威(Anfernee Hardaway)、鲍比·赫利(Bobby Hurley)和阿兰·休斯顿(Allan Houston)。

6月24日是他们的大日子,因为要和梦之队打首场对抗赛。那天,他们来到UC圣迭戈球馆,百感交集,如希尔所说,"就像牺牲品"。莱特纳见到他们的感觉很奇怪,因为他杜克大学的队友希尔和赫利如今全在另一头。

K教练和卡莱西莫对戴利充满敬畏。卡莱西莫说:"现在的感觉是,任何人都能执教那支球队去拿金牌。可事实上,我不确定除查克之外,还有谁能真正做到这一点。"

此时此刻,大学生们已经从教练罗伊·威廉姆斯那儿得到了指示,这指示来自戴利和美国篮协。罗伊·威廉姆斯提醒他们:"要打得像欧洲人。"这意味着,鲍比·赫利要不停地运球突破,目的不是上篮,而是把球分出来,给外面的射手阿兰·休斯顿和杰马尔·马什本(Jamal Mashburn);韦伯、埃里克·蒙特罗斯(Eric Montross)、罗德尼·罗杰斯(Rodney Rogers)这几名大个儿,则要在篮下凶狠地拼抢,扮演萨博尼斯那样的成熟内线;至于格兰特·希尔和"便士"哈达威,这两名运动能力出色的锋线全能球员,也要不停地攻击,打出梦之队不大习惯的节奏。

多年以后,德雷克斯勒说起戴利,就使用了"无视"这个词。德雷克斯勒说:"时间长了,我们会在训练中试着惹查克生气,就是想看看我们能不能做到。我们经常假装哀号:'查克,伙计,你快弄死我们了,我们要离开这儿。'而他根本无视这一切。"

场边集合,希尔至今记得罗伊·威廉姆斯给了他一个激动人心的命令:"格兰特,你防M.J.。"希尔心想:噢,天哪,我防迈克尔·乔丹!等魔术师走到中圈,希尔的心脏简直要停止跳动了,这就是他将来要努力模仿和学习的人。

教练组开完会,K教练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戴利比任何人都懂得超级明星的心理。

比赛开始,梦之队还在相互找感觉,他们传球过多,尽可能避免让自己的打法干扰到其他人。相反,大学生们表现得非常好,好像迫不及待要从前辈手中接过大旗的样子。赫利是关键人物,他身高只有6英尺(1.83米),运动能力并不特别出色,但出身名门,基本功扎实,又有很多街头篮球的技巧,在场上他可以钻到想去的任何地方。主防赫利的人是魔术师,而魔术师从来不擅长对付这种速度型控卫,赫利的打法把魔术师的缺陷完全暴露了出来。比赛打完,88比80,大学生们赢了。

戴利告诉K教练和卡莱西莫:"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球员,而你们作为大学教练,会审视每一个细节,就像你们在自己球队必须要做的那样。我理解。但在这个层次上,那些东西,大多没有那么重要。你们随我行事,别为小事情抓狂。我会需要你们锻炼球员,因为你们年轻,但在这里头,你必须无视一些东西。如果有什么重要的,我会懂。睁大你们的眼睛,把你们想要的一切告诉我,可以给我提任何意见。对待他们,不能只像对待职业选手,要像对待职业选手当中的职业选手。"

是的,梦之队输掉了他们集结以来的头一场比赛。

长期以来,戴利意识到,球队总会发教练的牢骚,总会为女人争论,总会卷进不必要的争吵,甚至会拔拳相向。当他看到这些,就会提醒自己:真正重要的只有一件事,当他们打篮球时,他们绝大部分时间是团结对外的。

媒体赛后被准许进场,梦之队的明星们接受采访,大多情绪不高。言谈之中,信息泄露出来:他们刚被大学的孩子们击败了。尽管大家嘴上都说"这只是训练而已",可他们心中所想可能比这多得多。

戴利又给出了另一个版本的格言:"听不见是件好事。"

不过,这样一场败仗的意义与影响,其实没必要过分夸大。倘若不输给大学生们,梦之队在巴塞罗那就一定会遇到麻烦吗?未必。希尔说:"我不认为他们被警告了或者诸如此类,这更像一次电话叫醒服务。"

"查克说,'听好,我想要你们做的头一件事情是......'我和P.J.都琢磨,'对啊对啊,是什么呢,教练'?"K教练描述当时的场景,"查克说,'我想你们做的头一件事情,是学会无视'。"

况且,据K教练说,是戴利精心策划了这场败仗。关键时刻,戴利把乔丹换下场;在他们明明还有时间扭转局面时,戴利故意听之任之,任由场上形势发展。戴利的目的是什么?K教练表示:"查克只是想头一天就让大家意识到,我们也是有可能输球的。"

饭后,到了教练组开会的时间。梦之队的三位助教,一个是NBA老手伦尼·威尔肯斯,一个是刚刚率领杜克大学完成NCAA两连冠的K教练,还有一个是把名不见经传的西顿霍尔大学带成全美豪强的P.J.卡莱西莫(P.J.Carlesimo)。K教练和卡莱西莫进入梦之队教练组,感觉就像去听第一堂课的大学新生,虽然戴着美国篮协的徽章,可看起来还是像大学教练。两人打开本子,拿好笔,准备洗耳恭听戴利会说些什么。

梦之队当晚召开内部会议,做出决定:以后遇到那种可能制造麻烦的速度型控卫,都交给乔丹和皮蓬去对付。皮蓬对此丝毫不感到意外,他说:"我知道自己为什么进这个队。我知道我的存在,防守比其他一切都重要。对我来说,这样挺好。"

有一个微妙的问题,戴利必须事先跟球员们沟通好。他说:"瞧,你们有12个人,你们都是全明星,都是未来的名人堂成员,我没有办法让你们所有人都得到你们习惯拥有的上场时间......"魔术师和乔丹打断他。乔丹说:"这不会是什么问题。"魔术师说:"我们到这儿是来赢球的,没人会在乎上场时间的,查克。"

赫利轻松自如地突破,是大学生队赢下首场训练赛的关键。第二天,又一场球,情况发生了变化:梦之队先是由乔丹主防赫利,赫利连带球到中场都困难,接着换成皮蓬去防,结果也一样。大学生队打不起前一天的突分,比赛完全被梦之队统治。江湖传言,这场球的分差大约在40分左右,不过没人记得那么准确。巴克利说:"我们就像他们偷走了什么东西一样教训了他们。"

个中奥妙,全队上下心照不宣。如果说在梦之队里,魔术师是太阳,那乔丹就是北极星。穆林后来回忆:"带领球队出场,跟媒体说话,代表我们整体,所有这些东西都是魔术师的。可一旦我们进了球馆?那就全听迈克尔的。"

从那天起,梦之队成为一支真正的队伍,他们找到自己的特点,发现那些重要细节,球流畅地运转,球员和睦共处。多年以后,有关梦之队篮球最精彩的表述,来自全队最年轻的成员莱特纳。莱特纳说:"我记得的头一件事,是他们由守转攻的转换速度有多么不可思议。就一眨眼的事情,至少比大学里快上三步。哪怕对一个习惯跑动的球员来说,这也是一个巨大的调整。重要的是预判加上速度。"

慢慢地,乔丹和魔术师在队里开始共同做决定。魔术师说:"查克会问,'OK,我们明天想训练吗'?我和迈克尔就会对视一眼,如果他不想,我们就会告诉查克:不。或者查克会问,'你们明天想几点训练'?迈克尔会说,'早一点,因为我想打高尔夫'。然后我们就早一点。"

莱特纳还有另一番精彩的描述:"接下来我所记得的是,忽然之间,我要做的事情就是不断地移动和接球。这就像回到我的14岁,跟我老爸他们35岁的成年人一块儿打球。你年轻,速度快,所以你要干所有空切的活儿,把手举起来跑,他们又老又好,总会找到你给你传球的。你不必做任何一对一,你只要移动,把手举起来,球就会到你手里。"

无论如何,梦之队集结之时,乔丹厌烦了没完没了的责任。他已经连续两个赛季率领自己的球队杀到NBA总决赛,赢得NBA总冠军,他不需要当梦之队的三队长之一,人人都清楚这会是他的球队。

在梦之队里,最有趣的事情莫过于找出某位队友的弱点,然后往死里打击和嘲笑他。比如,尤因总在外围出手过多,巴克利老喜欢在卡位时往后躺,德雷克斯勒则有埋着头运球的习惯,而且他永远往右突破,这点被发现后,只要他尝试向左走,就一定会出错,然后又被大伙儿嘲笑一遍。

这不等于说乔丹收起了争强好胜的个性,只不过,他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事情应该怎么办。第二天,梦之队的头一次训练,"K教练"沙舍夫斯基就发现了这点。此前,K教练和乔丹不怎么认识,两人不光没有交情,而且K教练是杜克的,乔丹是北卡的,两所学校有世仇,乔丹简直痛恨杜克。K教练很想知道,作为这个星球上最好的球员,乔丹会怎样对待他这个大学教练。结果,乔丹走到K教练面前,很自然地对他说:"K教练,你有时间吗?有点东西我想练练。"K教练多年后回忆道:"迈克尔本没有必要这么做。他这么做意思是说,'你很重要,其他那些东西并不意味着什么,现在我们都在同一个队里'。"

6月到7月初,波特兰简直就是世界篮球之都。开拓者打进了NBA总决赛,总决赛第三、四、五场都在这里举行。然后,波特兰又成为美洲锦标赛的主办地。梦之队参加奥运会之前,要先打美洲锦标赛,这支伟大球队的正式公开演出就在波特兰拉开帷幕。

乔丹立刻回答:"决不。就该是魔术师和拉里。我对这两个家伙太尊重了,我要退居二线。"

美洲锦标赛一开始不叫美洲锦标赛,本来也不在美国举行。FIBA将所谓的"北美和南美地区奥运晋级赛"安排在巴西打,时间是1992年3月,可那正是NBA球队争夺季后赛排位的关键时期,也正赶上NCAA最火热的"疯狂三月",如果有人非要在那个时间段办晋级赛,那么不仅乔丹、魔术师、伯德不会现身,就连希尔、赫利、韦伯也没法出战。在美国篮协和斯坦科维奇先生的斡旋下,奥运晋级赛改到了波特兰。

戴利对乔丹说:"魔术师和拉里是队长的当选人选,但你也是。我就想知道,你对'三人执政'有没有兴趣?"这话听上去像是在罗马。

梦之队的首场正式比赛是打古巴队。比赛开始之前,古巴人就拿着照相机要跟梦之队的球员合影,很多人没法理解,但对古巴球员来说,这是他们人生中的高光时刻,他们永远没法去NBA或者欧洲打球,而将来某一天,他们却可以指着墙上的照片说:看,我跟迈克尔·乔丹打过球。

可戴利有一个顾虑:现在已经不是魔术师和伯德的时代了,这是乔丹的时代,NBA是乔丹的联盟。教练比任何人都更明白这点。戴利非常尊重乔丹,作为多年的对手,他知道自己的球队为了击败这家伙,打得有多努力多费劲。所以,戴利刚刚入住酒店,就去拜访乔丹。

入场仪式,球员按照号码由小到大的顺序亮相。魔术师一早选定了15号,这样他总会是最后一个出场的。不过,球馆内最热烈的欢呼声,不是献给魔术师或者伯德,也不是给乔丹,而是给了波特兰自己的孩子----德雷克斯勒。德雷克斯勒笑得很开心,他后来走到索恩面前,跟索恩说谢谢,感谢他把自己招进了梦之队。多年以后,对于自己到最后才被增补进球队这一点,德雷克斯勒不是很开心,但最初他并不那样想。

执教梦之队不是一项简单轻松的工作,至少一开始并不是。戴利知道,要想球队有良好的化学反应,魔术师是一大关键。魔术师与伯德二人是梦之队联合队长的当然人选,不过戴利清楚,这个荣誉,其实只对魔术师来说重要----伯德当不当队长,只要他是伯德,就会自然而然成为领袖;而魔术师会欣然接受队长的角色,会把这帮巨星队友团结在自己身边。

戴利本可以配合波特兰的主场氛围,把德雷克斯勒排进先发,但他没有这么做。他后来宣称,谁先发并不重要----梦之队里每个人都这么说----就胜负而言,这当然是事实,等他们去了巴塞罗那,随便点五个人先发也能赢球,后来戴利也的确使用过几套不同的先发阵容。然而,这是首场比赛,是梦之队的第一套先发阵容,它是有一定象征意义的,不可随意而为。伯德多年以后就承认:"你最好相信,我的确想在那头一场比赛里先发。"

1992年NBA总决赛结束一个星期后,6月22日,这支篮球历史上的最具传奇色彩的队伍,在美国加州圣迭戈集结,正式开始他们的征程。

伯德和魔术师必定先发,因为......因为他们是伯德和魔术师,是在80年代拯救NBA联盟的两个人。乔丹也必定先发,因为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戴利比较烦恼的是谁打先发中锋,尤因在训练当中拇指受伤,为他解决了这个难题,最终是大卫·罗宾逊走到中圈跳球,不过,或许无论如何,戴利都会让大卫·罗宾逊先发,虽然他很尊重尤因的强硬与跳投,却还是更倾心于大卫·罗宾逊的身体素质。最后一个先发名额给了巴克利,巴克利不是最早被选进梦之队的几个人之一,但截止到当时,他是全队在训练当中表现最好的一个,后来也被证明是梦之队所有正式比赛里总体表现最好的一个,戴利让他先发,因为这是他应得的。

斯特恩后来还跟麦卡伦说:"这一切的开始,是一场美妙的意外。我们甚至都没想到要给它取名字。或许,上帝禁止了,而你完成了。"

跳球,大卫·罗宾逊把球拍给魔术师,魔术师运球迈过中线,眼睛只锁定一个方向。"我只看一个地方,"魔术师说,"就是给他。"

不管怎么样,"梦之队"这个名字被人们越叫越响亮。时至今日,巴克利还坚信他是选拔委员会最早选定的五个人之一,原因是他登上了那期《体育画报》封面,但事实上,他并不是最初的五名人选之一。NBA当时的营销主管里克·威尔茨说:"有时候,有些东西就是突然到了点子上,然后就成了。那期封面之后,'梦之队'的主意真的就腾飞了。"

他,伯德。

多年以后,很多人把这个名字的得来归功于撰文的麦卡伦,但麦卡伦不敢居功,他总是实话实说:没错,我是在文章里两次用到了"Dream"(梦)这个单词,不过,是一位编辑把"Dream"和"Team"两个词组合到一起放到了封面上,并不是我。麦卡伦甚至特意去问过,当年究竟是哪位编辑在办公室里想出的这个点子,可没有查到。《体育画报》封面上的标题元素,往往是经民主讨论反复修改后定下来的,很可能当时提出了多种方案,而"Dream Team"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最终选择。

魔术师很快把球传到右翼的伯德手里,这是魔术师梦寐以求想做的事情。而伯德接下来也只会有一种选择。"我知道我会投那个球,"他后来开玩笑,"因为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下一次机会得分。"

那期《体育画报》的封面,在杂志logo两旁,挂着"Dream Team"的标签,这是第一次"梦之队"成为这支球队的名字。

伯德左手运球,往里压了几步,压到禁区之内,然后转身跳投。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看上去十分敏捷,身体略往后仰,根本都看不出背伤缠身的样子。球稳稳命中,全场沸腾。

这是一个红、白、蓝色的梦:装点本周封面的五位球员,决意重拾美国失去的篮球尊严,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并肩作战。这个梦,变成现实的机会有多少?机会不小,一点都不小。

伯德这记后仰跳投,是梦之队正式比赛里投进的第一球,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最荣耀的一球。过了将近二十年,魔术师还说:"我永远不会忘记,当他投中那个球时,他脸上闪现出的欢乐。我到今天还看得到。我到今天还感觉得到。"

麦卡伦随后撰写的封面文章,是这样开头的----

梦之队以136比57狂胜古巴队。第二天,他们迎来加拿大队。加拿大是一支凶悍的队伍,他们带来了自己的肘子和膝盖,而不是照相机。那是一场粗野丑陋的比赛。上半时,斯托克顿在一次防守中和乔丹膝盖对撞,随即倒地,一开始看上去并不严重,斯托克顿还能自己走着下场,但后来情况恶化,斯托克顿右腿螺旋形骨折,康复需要6到8个星期。

《体育画报》前前后后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打通各种关系,终于在1991年夏洛特全明星赛期间,把上述五位明星请到一起,拍摄了一组造型照。魔术师走进摄影棚时还有些许恼怒,他很不客气地冲麦卡伦说:"OK,你现在高兴啦?"

这是NBA球员最早为征战奥运而受伤的事例。斯托克顿倒下之后,卡尔·马龙有点害怕跟爵士主帅杰里·斯隆(Jerry Sloan)沟通。"我怕他会让我回家。"马龙说。

1991年2月,美国篮协刚刚公开宣布要派职业球员去参加巴塞罗那奥运会,还没有任何一名球员真正加入到这支球队。杰克·麦卡伦负责为那期《体育画报》撰写封面文章,展望1992年的美国男篮可以如何出色,并且挑选了他们评定的先发五虎:乔丹、魔术师、尤因、巴克利、马龙。麦卡伦认为,这是当时最好的五名篮球运动员。

本质上,斯托克顿受伤对梦之队没什么影响。魔术师打得很好,乔丹、皮蓬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改打控球,梦之队不缺人。但关起门来,斯托克顿的受伤确实引发了新一轮的讨论,艾塞亚·托马斯的名字再度被提起:要不要把托马斯招进来顶替斯托克顿呢?

"梦之队"这个封号,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美国篮协和NBA高管的发明创造,而是来自媒体的智慧。作为全美国最知名也最具传统的体育杂志,《体育画报》在1991年2月制作了一期封面,首次使用"梦之队"这个词组。这个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称呼迅速发扬光大,立即攻占人们的大脑和舌尖。

对加拿大的比赛打完,戴利到训练室看望斯托克顿,他跟斯托克顿说:"我们需要找人顶替你。"斯托克顿当即反对,他说应该先缓缓,过一天看看情况再做决定,戴利同意了。当晚,戴利去波特兰一家很受欢迎的海鲜餐馆吃饭,同行的有索恩、卡莱西莫和活塞队公关多贝克。戴利知道斯托克顿不想放弃自己的位置,虽然斯托克顿很安静,很低调,但他非常为自己能进梦之队而骄傲。

这支汇聚了当时美国篮球几乎全部顶级精英的男篮国家队,得到了一个响亮而伟大的名称:梦之队(The Dream Team)。

斯托克顿极其聪明,知道什么是给队友传球最好的时机,好让队友一接球就在出手投篮的最佳位置。在场上有一件事情会令斯托克顿分心,就是有队友跟他说:"嘿,我空了,你没把球给我。"这种时候,斯托克顿会回答:"不,你没有空。只是看上去没人在防你,这并不意味着你空了,因为你就算拿到球,也做不了任何事情。"早期和马龙合作时,也有类似情况发生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在他俩之间基本绝迹。

不管怎么样,1992年,德雷克斯勒率领开拓者队打出NBA西部最佳战绩,后来也闯进了总决赛,在许多人看来,他的确是当时全联盟除乔丹之外最好的球员。1992年总决赛第一场,乔丹半场投进6个三分球,并附赠了那次著名的摊手耸肩,赛后被问及乔丹的三分球盛宴,德雷克斯勒是这么说的:"这个系列赛之前我曾说过,他有两千招。我错了。他有三千招。我可以这么跟你说:我很高兴我去巴塞罗那,是跟他一个队。"

总有人拿马龙和斯托克顿开玩笑,比如巴克利就会在梦之队的训练中大叫:"嘿,如果卡尔在另一条线上,咱就不用费劲跑了,因为约翰只会把球传给他。"斯托克顿会反击:"查尔斯,我把球给卡尔是因为,和某些人不同,他确实接到了球。"

多年来,媒体总是把乔丹和德雷克斯勒拿来比较,德雷克斯勒尽可能躲避这样的比较,但他同时又很自负。他有时会私下这样问记者:有什么是迈克尔能做而我做不了的?这个问题,有两种答案。一种是:没有!乔丹能做的,你德雷克斯勒都能做。另一种则是:没有......只不过,乔丹每一件事都做得比你德雷克斯勒更好。乔丹的跳投更好,突破更好,传球更好,防守更好,篮板更好,甚至,即便德雷克斯勒的腾空高度似乎更高一些,乔丹的扣篮也比他更好。

斯托克顿后来回忆说:"和这些家伙在梦之队打球,就像是篮球天堂。有人跑到某个点,人刚到,球就到了。大伙总是互惠互利。这是篮球的诗歌。你把球往哪儿扔,都不会错。"

当时,要不要吸收德雷克斯勒,主要争议在于:他实在太像乔丹了。当然,这可能也是吸收他入队最好的理由,因为打球像乔丹绝不是坏事。事实上,到这个时候,要吸收什么样风格的球员,要增添哪个位置上的球员,已经完全不重要,一切都落定了:要控球,有魔术师、斯托克顿、乔丹和皮蓬;要篮板,有大卫·罗宾逊、尤因、巴克利和马龙;要外围投射,有穆林、乔丹和伯德;要单兵防守,有皮蓬和乔丹;要得分,人人都能得分;要娱乐,巴克利一个人就够娱乐了;要买咖啡和甜甜圈?有莱特纳。所以,只需要选剩下球员当中最好的那一个。或者说,只需要选剩下球员当中除了艾塞亚·托马斯之外最好的那一个。

不管怎么样,斯托克顿倒下,戴利还是很担心控卫位置。在那家海鲜餐馆,多贝克拿出两个电话号码,随时可以打,一个是艾塞亚·托马斯的,一个是乔·杜马斯的,两位都是戴利在活塞队的先发后卫。戴利当时坐立不安,索恩看着他,一个劲儿地笑。索恩知道,斯托克顿其实不需要被顶替,他也知道,戴利做这样的决定有多难。终于,戴利说:"我们等等看吧。"

1992年5月11日,选拔委员会公布了最后两名入选者的名字:开拓者队的克莱德·德雷克斯勒,以及杜克大学的克里斯蒂安·莱特纳(Christian Laettner)。这样一来,名单完整了,德雷克斯勒在名义上是第11个入选的。

与此同时,斯托克顿在自己房间里十分难过。他自尊心很强,从不觉得自己不属于梦之队,他也希望那些说"艾塞亚·托马斯比斯托克顿更该进梦之队"的声音能够消失。当他闷闷不乐的时候,巴克利和马龙一起来看他,他们跟斯托克顿说:"别放弃你的位置,我们希望你留在这儿。"他俩的话让斯托克顿感觉好受一些,可他还是心神不宁。

10人名单公布后,还有人揣测托马斯会在九个月后成为第11名入选的球员。但那些真正了解内情的人都清楚,到此为止,托马斯已经彻底没机会了。托马斯的失败,不仅是败在他的敌人手里,也败在那些本该是他朋友的人手里。

戴利和斯托克顿后来又谈了一次。斯托克顿说:"别把我送回家,查克,我会回来打奥运会的。拜托,如果有必要的话,你用六个人也能打。"戴利仔细想了想,答应了:"OK,约翰,你留下来。"

同是在那本书里,魔术师还揭示了他和托马斯友谊破裂的缘由。80年代,他俩一直是很要好的朋友,甚至到1988年,他们率领各自球队在NBA总决赛相遇,跳球之前,两人还公开亲吻示好。然而,当魔术师告诉全世界自己感染了艾滋病以后,托马斯就开始质疑他的性取向,这大大伤害了两人之间的感情。魔术师在书中说:"当我拿到我的HIV诊断结果时,他质疑我。一个所谓的朋友,怎么能那样质疑你的性取向呢?我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我们过去常在赛前亲吻,现在,如果人们对我好奇,那就意味着,他们也对他好奇。"

如果说戴利留下斯托克顿有什么其他的顾虑,那就是:顶替斯托克顿,他想找的不是托马斯。很多年后,乔丹透露:"我知道一个真相,查克想要的是杜马斯。只不过查克觉得,艾塞亚那么想进梦之队,他不能这么做。他就是没法这么做。所以,即便一条腿断了,他还是让约翰留了下来。"乔丹的话十分可信,因为那段时间,他几乎天天跟戴利一起打高尔夫。

很多年后我们发现,就连魔术师对托马斯的支持,也不过是做做表面功夫罢了。2009年,魔术师和伯德联合写了一本书,由著名记者杰姬·麦克穆兰(Jackie MacMullan)执笔,书名叫《当比赛属于我们》。那本书里,魔术师透露:"说到奥运,艾塞亚谋杀了他自己的机会。那支球队,没人想和他一起打球......迈克尔不想跟他一起打,斯科蒂不想跟他一起打,伯德不会为他争取,卡尔·马龙不想要他。谁会说'我们需要这家伙'呢?谁都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