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孤星

乔丹活力四射,上半场就拿到16分。科林斯能够感受到他掌控比赛的欲望,却担心他发力过猛。中场休息时,科林斯提醒乔丹:"迈克尔,放轻松,你没必要事事亲力亲为。等着,让比赛来找你。"

1986----1987赛季,公牛首场常规赛是在纽约打尼克斯。当时尼克斯内线拥有尤因和比尔·卡特莱特(Bill Cartwright)组成的双塔,外线也不乏杰拉德·威尔金斯(Gerald Wilkins)这样的尖刀,而公牛只有乔丹加上一堆实力只够打替补的中锋。好在那晚,乔丹特别兴奋,他很开心又回到NBA的赛场上打球了,而且还是在有"篮球麦加"之称的麦迪逊广场花园。

其实科林斯自己很紧张,出了很多汗,到下半场,衬衫都湿透了。他嘴里嚼着口香糖,出于迷信,始终没有换颗新的,结果嚼出了些唾沫,还把唾沫弄到脸上。比赛剩大约两分钟时,现场暂停,乔丹拿了杯水递到科林斯面前,说:"嘿,教练,喝点水,把你脸上的脏东西擦了,我不会让你输掉你的头一场比赛。"

新的一年很快到来,乔丹与科林斯的合作开始了。

说到做到。乔丹砍下50分,其中包括全队最后的11分,让公牛赢得胜利。整个晚上,他一直在空中飞来飞去,赛后还告诉记者们:平时扣篮,偶尔蹦得太高,他手腕会撞到篮筐,而这晚,他连胳膊肘都要撞上去了。比赛结束,乔丹跟老爸说,麦迪逊广场花园的观众真是让他兴奋极了。詹姆斯·乔丹问儿子:"所以你是在观众头上打球,而不是在地板上打球?"迈克尔回答:"我一直都在观众头上打球。"

经过这次推心置腹的交谈,乔丹解开了心结,他和科林斯的关系好了起来。那年夏天,乔丹还赶到亚利桑那州,去科林斯家里做客。这次拜访,半公半私,目的是增进两人的相互了解。原本乔丹只打算短暂停留,上午和科林斯打打高尔夫,当天就要飞回芝加哥。科林斯有两个朋友,高尔夫打得非常棒,于是科林斯和乔丹分成两边,每人跟科林斯的一个朋友合成一队。结果那天科林斯那边赢了,乔丹心里不痛快,他哪里肯带着一场失败离开?于是,乔丹决定留在科林斯家里住一夜。第二天四人再战,乔丹和他的搭档赢了,乔丹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去。

纽约一战开了个头,乔丹便一发不可收。第二天在克利夫兰,他再取41分;11月中旬主场打凯尔特人,他拿过48分;而从11月底在洛杉矶打湖人开始,到12月中旬客场对雄鹿为止,连续九场比赛,乔丹场场得分过40----这九场球,公牛队转战九个城市,只有一场在芝加哥,其余全是客场奔波。

科林斯回答说,他能理解,并且告诉乔丹:"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是管理层的人。我只是一个热爱打球的人,因为同样的伤病失去了太多我自己的职业生涯,我不希望它发生在你身上。"

1986----1987赛季是乔丹在NBA得分数据最华丽的一年。82场常规赛,他一共拿到3041分,平均每场37.1分,职业生涯首次成为NBA得分王。后来回顾这一年,乔丹说:"要像我在1986----1987赛季那样持续得分,就算不是不可能,也一定很困难。"

那场慈善赛打完,乔丹和科林斯平心静气地共进晚餐。乔丹说:"我知道你看见我上场会不高兴,但我想让你知道,由于受伤,我刚经历了人生当中最糟糕的一年,有太多人根本不了解我和我的身体,就一直在告诉我该怎么做,跟我说怎么做对我才好,但实际上,他们只想着怎么做对他们才好。我不想再经历那样的事情。"

他在自传中这样写道:

乔丹不仅打了,而且拿了很多分,成为那场比赛最抢眼的角色。他的对手不是UNLV的球员,在他心里,这是跟克劳斯、科林斯交手的比赛。克劳斯后来果然打算处罚乔丹,但因为乔丹合同里有"热爱比赛条款",最终还是没罚成。

82场比赛,从第一次跳球到最后一声哨响,我一直在攻击。这就是我的心态。就身体天赋而言,那支球队是我在公牛待过的所有赛季中最差的一支。赛季开始时,我们的先发阵容是史蒂夫·科尔特(Steve Colter)打组织后卫,厄尔·丘尔顿(Earl Cureton)和查尔斯·奥克利(Charles Oakley)打前锋,格兰维尔·维特斯(Granville Waiters)打中锋。我知道,如果我们要成功,我就需要多得分。我敢肯定道格·科林斯也是那么认为的。

等他抵达球馆,发现克劳斯和科林斯就坐在前排,专程来看他会不会上场,乔丹更是怒从心头起。此时,北卡队已经在更衣室里集合准备上场,乔丹瞪了克劳斯和科林斯一眼,冲进更衣室,对大伙儿说:"给我一件球衣。"

我曾连续9场得分上40。你不知道一晚上拿40分需要耗费多少能量。一整个赛季,场均拿32分,跟场均拿37分多一点,差别是很大的。这么想吧:如果我某晚拿了32分,那我必须在下一晚得42分才能追平。

乔丹多年以后在自传中透露,当时他的确很抵触,但并没有疯,他也不愿意跟管理层再起争执,所以他其实已经告知了迪恩·史密斯和校友们,他会去现场支持北卡,但不会上场比赛。然而,一到拉斯维加斯,乔丹就在房间里收到一条克劳斯的口讯:"我知道你不会打,但如果你打的话,我们会用最大的力度来处罚你。"这下乔丹气疯了。

不过,那是个不一样的时代,很少有球队像今天这样精细地防守。而且,除了接下去那个赛季(1987----1988)的底特律(活塞)之外,没有球队会把整个防守计划安排在限制某一名球员上面。这就是为什么我总说威尔特·张伯伦不可能在今天场均得50分,他甚至没法成为得分王。如果我每晚跟约翰·斯托克顿对位还没有包夹,我能做些什么?我会站在禁区里,每次拿球都得分。这跟威尔特当年所做的没有太多区别。你想看看威尔特·张伯伦在如今的比赛里是什么样子吗?看沙奎尔·奥尼尔(Shaquille O'Neal)就好,他是现代版。

几周之后,北卡和UNLV(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两所大学的校友要在拉斯维加斯打一场慈善赛,科林斯特别不希望乔丹参加。他建议乔丹,你可以在比赛现场露面,但不要上场。科林斯甚至建议乔丹把责任推到他身上,乔丹却说:"我很重的,你背不动。"

这个赛季,公牛40胜42负,比前一年多赢10场球,但胜率依然没过50%。他们再次以东部第八种子的身份进入季后赛,首轮对手又是凯尔特人,结局又是被横扫。乔丹第一次入选了NBA年度最佳阵容,但此时此刻,他远远没有证明自己是个赢家,在人们心目中,他只是卓越的个体,是一颗孤星。

克劳斯警告乔丹:你夏天只要打比赛,我们就会处罚你。乔丹大怒:"你控制不了我的时间!夏天就是我的时间!一年有八个月我为芝加哥公牛工作,但我不是任何人的'资产'!"

不过,乔丹个人开始腾飞,公牛团队也在进步。1987年夏,芝加哥公牛队收获不菲,乔丹篮球生涯中最重要的人物,一个一个来到他身边。

那是科林斯第一次以主教练身份和乔丹会面。科林斯谈起自己受过的脚伤,提到某些部位的供血问题,他说,那是一次很难治疗也很难康复的伤病。科林斯建议乔丹,夏天好好休息,不要训练过度,不要给脚太大压力。他还特意补充说,他当年受的伤跟乔丹一模一样,这意思是,他俩同病相怜,理应站在同一战线。但科林斯说一句,克劳斯附和一句,话到乔丹耳朵里就变味了。乔丹觉得,科林斯明明是和克劳斯一伙的,这次会面,他们就是想联合起来劝阻他夏天打球,就是想控制他。于是,乔丹摆出一个酷酷的表情对科林斯说:"那是你的脚。这是我的。"将帅头一次见面,效果实在不理想。科林斯后来意识到,乔丹大概误解了他的意图,他其实只是单纯出于对乔丹伤情的关心,劝乔丹不要操之过急。

1986----1987赛季

1986年夏,公牛赛季结束,休赛期到来。乔丹离队之前,克劳斯让他先跟科林斯见一面。三人坐下来,克劳斯说,他希望乔丹整个夏天都不要打球,乔丹盯着克劳斯的眼睛回答:"听着,我会回到北卡去打篮球,我就是这样进步的,我夏天必须打篮球。另外,赛季结束之前,我一场球打40分钟以上。"克劳斯不答应:"你是公牛队的资产,我们可以指示你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常规赛:82场,37.1分,5.2篮板,4.6助攻,2.9抢断,投篮命中率48.2%

能执教公牛,科林斯非常兴奋,因为他手下有全联盟最好的年轻球员迈克尔·乔丹。科林斯自己也曾是一名出色的球员,作为白人后卫,他拥有黑人一般的弹跳和速度,运动生涯最巅峰的时候,他在NBA平均一场也能拿个20分左右。可惜伤病过早地终结了科林斯的球员生涯,未满30岁他就无奈退役。科林斯觉得他和乔丹有不少共通之处,比如他确信自己比那些老教练更懂得现代篮球比赛里球员所承受的压力,因为他亲身体验过,再比如,他的脚也受过严重的伤。

季后赛:3场,35.7分,7.0篮板,6.0助攻,2.0抢断,投篮命中率41.7%

1985----1986赛季的最后一个月,道格·科林斯已经在秘密考察公牛队。阿尔贝克下课,科林斯随即取而代之。那时候他年仅35岁,是NBA历史上最年轻的主教练之一。科林斯个性阳光,激情四射,头脑聪明,思维敏捷,他的老助手约翰尼·巴赫(Johnny Bach)曾说:"如果一场球可以叫30次暂停,他每一场都会赢。"

NBA年度最佳阵容第一队

斯坦·阿尔贝克果然被炒,他在公牛主教练的位子上只坐了一年。他执教的赛季,乔丹大部分时间在养伤,因此,公牛队成绩糟糕,其实罪不在他。但,成绩是次要的,阿尔贝克不讨莱恩斯多夫和克劳斯的欢心,才是他下课的真正原因。大概在乔丹左脚受伤的那天晚上,阿尔贝克的命运就已注定。

NBA得分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