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皮蓬

现在公牛的问题是能不能拿到皮蓬。他们拥有第8号选秀权,而在他们之前,拥有第6号选秀权的萨克拉门托国王队,似乎也对皮蓬感兴趣。好在第5顺位的西雅图超音速队不想要皮蓬,他们想选一名大个儿,于是克劳斯在最后时刻跟超音速队完成交易,超音速在第5顺位替公牛选中皮蓬,公牛则把第8号选秀权和一个二轮选秀权送给超音速,并且答应那年秋天去西雅图打一场热身赛----由于有乔丹在,公牛队到西雅图,可以为超音速主场吸引大量观众。

有一项测试,教练把球放到罚球弧上,围成一圈,球员要在30秒内用那些球完成尽可能多的扣篮,这既考验冲刺速度,又考验横移能力。皮蓬打破了该项测试的队内纪录,他扣了15次。另一项测试,考验弹跳高度与速度,皮蓬被要求连跳四次,电脑会记录他的成绩。结果,皮蓬的表现又很优异。

相比皮蓬,1965年7月4日出生在佐治亚州的霍勒斯·格兰特,就更加默默无闻。

公牛有专门的身体力量训练团队,这在那个年代是领先于全联盟的。克劳斯和科林斯带皮蓬去见了该项目的负责人埃尔·弗米尔(Al Vermeil),弗米尔一开始就看出皮蓬的身体条件非同寻常,他告诉克劳斯:皮蓬弹力十足,他在奔跑的时候,不需要耗费其他球员那么多能量。那时候,皮蓬身高6英尺7英寸,体重大约200磅(91公斤),据弗米尔判断,他还可以增重20磅到25磅(约9公斤到11公斤),速度也不会下降。

公牛最早是由老助教约翰尼·巴赫偶然发现格兰特的。队里每位教练都会领到一些录像带,都有考察大学球员的任务,巴赫当时正在研究北卡的乔·沃尔夫(Joe Wolf),那是一个身高6英尺11英寸(2.11米)的内线。巴赫不喜欢沃尔夫,他认为沃尔夫天赋有限,只是被北卡强大的体系掩盖了缺陷,等将来进了NBA,就会被边缘化。不过,在考察沃尔夫的过程中,巴赫看了一场北卡打克莱姆森的比赛,很快被和沃尔夫对位的球员所吸引,那就是格兰特。

科林斯成为公牛队吸引皮蓬的关键。作为主教练,科林斯年轻、有激情、充满人格魅力,他对皮蓬说:你可以跟迈克尔·乔丹一块儿打球,而且你俩能搭档十年,这支年轻的队伍会有光明的未来,不光是拿冠军这么简单,而且是拿很多个冠军----科林斯没有使用"王朝"(Dynasty)这个词,但他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皮蓬被科林斯这番话迷住了,他喜欢芝加哥,喜欢科林斯,喜欢长期在乔丹身边打球这个主意。和公牛队的会谈一结束,皮蓬就告诉塞克斯顿,他不想再去其他任何地方试训,如果有可能,他乐意在芝加哥打球。

格兰特没那么高,没那么壮,动作却很灵活,而且不缺力量。他对篮板球有一种天生的敏锐嗅觉,在攻防两端都积极拼抢。巴赫觉得格兰特被调教得不够好,这点和沃尔夫没法比,可他有更大的成长空间。格兰特很瘦,但肩膀非常宽,这意味着他的身体可以壮实起来,不会像布拉德·塞勒斯那样。

克劳斯越来越紧张,他希望塞克斯顿和罗特能限制皮蓬前往各队单独试训。皮蓬自己也不喜欢这个到处飞、到处见人、到处回答问题的过程,他让塞克斯顿全权代为安排。到芝加哥同克劳斯和道格·科林斯见面之前,皮蓬去过了印第安纳和菲尼克斯,还没去新泽西和克利夫兰,克劳斯挺高兴,因为篮网和骑士的选秀顺位都很高,都有可能在公牛之前劫走皮蓬。

巴赫要来了更多克莱姆森大学的比赛录像,看得越多,他就越肯定格兰特是他们想要的球员。其他几位教练看过录像,也认同巴赫的判断。公牛教练组很快达成共识:既然已经有了乔丹,又打算引进皮蓬,那么格兰特会是比沃尔夫好得多的选择。

皮蓬新选定的经纪人吉米·塞克斯顿(Jimmy Sexton)和小凯尔·罗特(Kyle Rote Jr.)都不希望皮蓬再参加芝加哥联合试训,因为包括克劳斯在内的几个球队总经理已经对他垂涎三尺,如果在芝加哥联合试训时表现不好,反而会拉低他的身价。克劳斯也持同样的态度,但克劳斯只是不想皮蓬被更多人看到。唯一意见相左的人是皮蓬自己。皮蓬此前一直在打相对低水平的比赛,如今碰到高水平的对手,他很享受这样的竞争。何况,跟高水平的对手较量完,他发现自己不仅跟他们一样好,而且比他们当中的许多人还要更好,那种满足,不言而喻。另外,和篮球名校的球员不一样,皮蓬以前从没坐飞机去参加过比赛,他觉得新鲜。最终,不顾其他人反对,皮蓬毅然前往芝加哥参加试训,并且成为那里最好的球员。有趣的是,戴尔教练在看台上找到了马刺队的鲍勃·巴斯,巴斯看着戴尔,说:"好吧,你想推荐给我的就是他,对吗?"

格兰特来芝加哥试训,也给埃尔·弗米尔留下了深刻印象。格兰特身高6英尺10英寸(2.08米),体重才215磅(98公斤),但弗米尔觉得这不成问题,考虑到格兰特的肩宽,即使他增重到235磅(107公斤),速度也不会受影响。当时,格兰特20米冲刺只需要2.98秒,对一个他这种身高的球员来说,这成绩好得不可思议。总的来说,格兰特的速度比公牛教练组想象的还要快,投篮也比他们想象的要准。

在普茨茅斯,皮蓬表现得非常好。回到学校,他跟阿奇·琼斯说:"教练,我想我真的干得不错,他们想让我去参加下一个在夏威夷的试训。"现在,对克劳斯来说,皮蓬的问题出现了:他不再是个秘密,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他,他的身价开始急剧上涨,不仅能在首轮被选,而且可能进入乐透区。在夏威夷,皮蓬的表现愈发抢眼,接下来,还有芝加哥联合试训。

随着选秀大会临近,倒是克劳斯有些拿不定主意。迪恩·史密斯力推沃尔夫,更重要的是,乔丹也想要沃尔夫,这让克劳斯左右为难。科林斯明白,塞勒斯那次选秀,在克劳斯心中留下了阴影。塞勒斯不成器,克劳斯为此备受指责,其中乔丹的羞辱尤为尖锐。现在,又让克劳斯违背乔丹的意愿去选格兰特,他不免有所顾虑。万一格兰特成为另一个塞勒斯怎么办?公牛队已经承受不起再选错一名大个儿了。

克劳斯难以抑制内心的兴奋,他认为皮蓬将来会非常好。皮蓬很瘦,但身体有力量;皮蓬投篮还很差,但他手大,手指长,这些对于将来投篮稳定性的提升大有帮助,因为他能轻松掌控球;皮蓬和乔丹一样,在NBA能打三个位置;皮蓬还有足够的天赋,能成为一名杰出的防守球员。

老教练泰克斯·温特(Tex Winter)在克劳斯的决定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公牛教练组里,温特同克劳斯的私交最好。温特从来不掺合任何派系斗争,只关心纯粹的篮球。选秀那天,公牛先通过交易得到了皮蓬,很快就要到他们的第二个选秀权,克劳斯似乎倾向于选沃尔夫,这时,温特开口了:"杰里,整个教练组都想要格兰特,我们一致认同,你怎么可以还选沃尔夫?"克劳斯这才改变主意,公牛用首轮第10号选秀权拿下格兰特。

后来,克劳斯和麦金尼一起去看了普茨茅斯邀请赛,打算参加NBA选秀的很多年轻人都会在这项赛事中露面。看到一个瘦瘦的小伙儿走上场,克劳斯拍拍麦金尼,说:"那肯定是皮蓬。"麦金尼问:你怎么知道?克劳斯说:"那是我见过的最长的手臂。"

1987年整个选秀过程,乔丹冷眼旁观,心怀不满。这一届,北卡有两名球员在高位待选,一个是内线的沃尔夫,一个是控卫肯尼·史密斯,乔丹两个都想要,公牛却一个都没选。肯尼·史密斯在首轮第6位被国王挑中,正在皮蓬之后;而沃尔夫落到第13位,被洛杉矶快船队摘走。

克劳斯头一次听说皮蓬,就是从马蒂·布雷克那儿。布雷克给克劳斯打电话,告诉他阿肯色有一场比赛,皮蓬会参加,可能还有其他球探在场,他应该多加留意,因为皮蓬可能会成为一个非常特别的运动员。布雷克跟克劳斯特别提到了两点,一是皮蓬的爆发力,二是皮蓬奇长的手臂。于是,克劳斯把比利·麦金尼(Billy McKinney)派了过去。不过那时候,麦金尼刚开始干球探这一行,没看过太多二级联盟的比赛,不懂得如何准确判断自己之所见。第二天,克劳斯问麦金尼:你觉得皮蓬怎么样?麦金尼说:我不是很清楚。克劳斯觉得奇怪:你说不清楚是个什么意思?麦金尼说:皮蓬是个不错的运动员,手臂真的很长,但技术水平相当差。

除了乔丹,公牛全队上下都为这次选秀之所得而喜不自胜。巴赫后来总把皮蓬和格兰特称为"杜宾犬",因为他俩够快够猛,都能打出高强度的防守。选秀第二天,科林斯对乔丹说:"迈克尔,为刚从大学出来的年轻球员兴奋过度,我不是那种人。但我觉得,这两个家伙,真的不一般。"乔丹冷冷地看了一眼主教练,说:"咱们走着瞧。"

两位教练开始积极向外推荐皮蓬。戴尔认识在马刺管理层工作的鲍勃·巴斯(Bob Bass),他跟巴斯联系过,还给达拉斯小牛队写过信,但都没有得到回应。与此同时,琼斯有一天贸然拿起电话,给NBA球探主管马蒂·布雷克(Marty Blake)打了过去,琼斯说:"马蒂,你不认识我,也不知道我所在的联盟,但我这儿有个孩子,是个非常好的球员,我觉得他能打NBA。"布雷克听琼斯详细描述了皮蓬的情况,非常感兴趣,答应派个球探过去看看。自此,皮蓬进入了NBA的视野。

经过这一次,乔丹与克劳斯之间的裂痕进一步拉大。克劳斯告诉乔丹,你会喜欢跟皮蓬一块儿打球的,乔丹却回应说:"嗯,那个把布拉德·塞勒斯带到这儿来的人,也是你。"

刚上大学那会儿,皮蓬写过一篇文章,说自己从小就想在NBA打球,当时看来,这是不切实际的梦想。等到上大三的时候,他的两位教练却觉得,皮蓬的运动能力已经够得上NBA水准,都鼓励他:只要继续努力,打NBA是可以实现的。不过,由于中阿肯色大学所在的运动联盟相对弱小,皮蓬没和高水平的对手较量过,所以戴尔和阿奇·琼斯也拿不准皮蓬的水平究竟到了哪个层次。

克劳斯还带来了另外一个人。

戴尔记得皮蓬一开始体重只有140磅(约64公斤),他的助手阿奇·琼斯(Arch Jones)则说可能才130磅(59公斤),但瘦弱的皮蓬展现出了一些天赋。大一那年,皮蓬的上场时间越来越多,最后甚至打上了先发。更重要的是,他开始长个儿了----大二,他长到6英尺3英寸(1.91米);大三,6英尺6英寸(1.98米);到大四,差不多有6英尺7英寸(2.01米)。与此同时,身体也壮实起来,体重增加到195磅(88.5公斤)。忽然之间,皮蓬的实力全方位提升,成为戴尔手下最好的球员。戴尔用他打三个位置,两个后卫外加小前锋,这对他后来的职业生涯很有帮助。

同是1987年夏,科林斯的教练组出现一个空缺,原来的助教吉恩·利透斯(Gene Littles)跳槽去了夏洛特黄蜂队,克劳斯找到一位老相识来面试这个职位。这位老相识,名叫菲尔·杰克逊(Phil Jackson)。

最终,因为皮蓬是个好孩子,他的高中教练唐纳德·韦恩(Donald Wayne)给自己的大学教练唐·戴尔(Don Dyer)打了个电话,请戴尔给小皮蓬一个机会。戴尔此时正在中阿肯色大学执教。韦恩跟戴尔说,他觉得皮蓬就算不是特别棒的篮球运动员,至少也是个好人,他认为像这样勤奋努力的好孩子,都应该得到一个上大学的机会。戴尔很喜欢韦恩,所以他决定听韦恩的,给皮蓬一个机会。戴尔并不指望皮蓬成为一名优秀的球员,他只当自己做了件善事。戴尔手中已经没有运动奖学金名额了,皮蓬刚到中阿肯色大学时,只是在篮球队当器械管理员,不过没多久,队里有球员退学,皮蓬就顶替了他的位置,拿了他的奖学金。

年轻时,菲尔·杰克逊在NBA打球,几乎整个球员时代都在纽约尼克斯度过,70年代初曾以替补前锋的身份随队两夺总冠军。32岁那年,杰克逊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走到了尽头,准备退役,然而1978年休赛期,尼克斯将他交易到新泽西篮网。杰克逊本不想再打,可当时篮网的主教练凯文·洛赫里(没错,就是乔丹在公牛队的第一任主帅)说,他希望杰克逊来帮他带带年轻球员,"我知道你的职业生涯快到头了,但是来新泽西,可以在你打球和执教之间架起一座桥梁"。杰克逊当时对执教并不感冒,不过洛赫里特立独行的风格很吸引他,于是他同意加盟篮网做点事情。

斯科蒂·皮蓬出生于1965年9月25日,是家里12个孩子当中最小的一个。他从小生活在阿肯色州的汉堡,那是个小镇。上高中的时候,皮蓬篮球打得不错,司职组织后卫,视野开阔,但是个子不高,只有6英尺1英寸(1.85米),而且骨瘦如柴,速度不快。他没有显示出过人的运动天赋,所以附近几所大学都无意招募他,有些大学的助理教练过来看过他,却没留下什么深刻印象。

1978----1979赛季,训练营一过,洛赫里就通知杰克逊,他打算让他直接转成助教。决定刚做出,队中一位年轻前锋受伤,杰克逊还是得顶上继续打球,但不管怎么样,那个赛季,他已经扮演了兼职助教的角色,在训练中教教年轻大个儿,在比赛中,当洛赫里被裁判驱逐出场时,还要代行主教练之职----那个赛季,洛赫里被赶出去过14次。

1987年选秀,克劳斯完成了他NBA总经理生涯的代表作,为公牛引进了两名优质的年轻前锋,一个是来自中阿肯色大学的斯科蒂·皮蓬(Scottie Pippen),另一个是来自克莱姆森大学的霍勒斯·格兰特(Horace Grant)。这次选秀,为后来公牛赢得队史首个总冠军并构筑一代王朝,打下了坚实基础。

1979----1980赛季刚开始,洛赫里又告诉杰克逊,他决定把他从球队阵容里裁掉,同时让他担任全职助教。杰克逊的球员生涯至此画上句号。此后,他在各种低级别的职业联赛里执教,特别是美国的CBA(大陆篮球联盟)和波多黎各的BSN(国家高级篮球联盟)。1984年,杰克逊指挥CBA的奥尔巴尼庄园主队夺冠,这是他以教练身份拿到的第一个冠军。

在塞勒斯身上发生的事,对克劳斯是个警示。克劳斯意识到,一旦乔丹不喜欢某名队友,就会在训练中一直挑战他,那种苛刻的程度,很少有人受得了。有时候教练们看不过去了,问乔丹:你是不是对队友太狠了点?乔丹就会说:如果他们连训练当中的压力都承受不了,如何能扛住季后赛的压力呢?有一年季前训练营,老助教约翰尼·巴赫提醒乔丹,你正在摧毁某个队友的自信,乔丹冷冷地回答:"我得让自己做好准备呀,约翰尼。"

那几年,杰克逊偶尔会想,自己能不能得到执教NBA的机会,但NBA的总经理们似乎没有考虑过他。杰克逊后来回忆说:"35岁的时候(1980年),我觉得我已经做好了当一名NBA教练的准备,我在新泽西担任了两年NBA助教(球员兼助教)。不过那时候,我其实还什么都不懂,现在我明白这点。于是我去了CBA,取得了一些成功,可还是什么都不如意。我在NBA没人指引----在尼克斯队打球时的教练瑞德·霍尔兹曼(Red Holzman)退休了,离开了篮球;虽说戴夫·德布歇(Dave DeBusschere),我在尼克斯的前队友,已经当上了总经理,可他对我的执教命运也无能为力。杰里·克劳斯好像是NBA世界唯一真正和我保持联系的人。他才刚回来(注:克劳斯曾经离开篮球,去从事职业棒球的球探工作),但这是我的人脉。杰里看过我在大学打球,我俩认识已经长达二十年。"

选完塞勒斯,克劳斯还犯了个错,他在球员和教练面前拼命吹嘘塞勒斯有多好,将来能成为一个多么出色的球员,这引起乔丹的反感。后来在训练中,乔丹对塞勒斯无比残酷,塞勒斯最终没能达到克劳斯的预期,乔丹便老拿克劳斯当初的吹嘘来讥讽克劳斯。

事实上,杰克逊1967年参加NBA选秀时,克劳斯就想让巴尔的摩子弹队选他。克劳斯一直觉得杰克逊是他发现的,而他"投资"过的人,他从来不会轻易放手,因此,即便杰克逊十余年球员生涯都跟他没有直接关系,克劳斯还是同杰克逊保持着联系。克劳斯认为杰克逊很聪明,他觉得迟早有一天杰克逊会成为一名好教练。

乔丹和经纪人法尔克(他也代理了道金斯)发现,克劳斯有个弱点:选秀的时候,有些球员明显是最好的选择,克劳斯偏不乐意,因为这些球员打出名堂,别人也不会觉得是他克劳斯眼光好;克劳斯爱冒险,爱做奇怪的选择,这样挑来的球员,一旦打出水平,他作为伯乐就会得到广泛认可。

杰克逊在CBA执教的时候,有一次克劳斯给他打电话,想让他提供一些在CBA打球的球员资料。杰克逊非常重视,他觉得这是向克劳斯展现他聪明才智的绝佳机会。杰克逊坐在电脑前,给当时CBA的每一名重要球员做了份详尽的球探报告,克劳斯看完无比赞赏。克劳斯心想,杰克逊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棒。

引进奥克利和帕克森,克劳斯都干得漂亮,但1986年选秀,乔丹对克劳斯十分不满。公牛当时拥有第9号选秀权,乔丹和公牛教练组都想要杜克大学的后卫约翰尼·道金斯(Johnny Dawkins),克劳斯却执意挑选了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前锋布拉德·塞勒斯(Brad Sellers)。塞勒斯身高7英尺(2.13米),体重却只有220磅(100公斤),射程远,不喜欢篮下对抗,像个小前锋而非禁区大个儿。乔丹老早就认定塞勒斯打球太软,而公牛急需内线力量,但克劳斯是做决定的人,他一意孤行。

1987年的面试,并不是克劳斯头一次给杰克逊机会。1985年,他刚成为公牛总经理不久,就建议新主帅斯坦·阿尔贝克聘用杰克逊当助手。

和乔丹相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赢得他的尊重,帕克森上大学时就做到了这点。有一次,帕克森和乔丹一同入选某支大学明星队,去欧洲打巡回赛。在南斯拉夫的一场比赛里,帕克森命中压哨绝杀,为球队赢得胜利。乔丹似乎一直记得那球,所以他对待帕克森,从来不像对待大部分队友那般严苛。1986----1987赛季,梅西走了,帕克森的上场时间多了,人们更觉出帕克森的好来。他非常清楚什么是自己该做的,什么是自己不该做的,始终保持在适度的范围内。活塞队主教练查克·戴利(Chuck Daly)曾这样评价帕克森:"他永远都和迈克尔保持着联系,就好像拴在一个12英尺的绳圈里,随时接球,随时做好干掉你的准备。"

"我正在波多黎各执教,"杰克逊回忆说,"我直接从圣胡安(波多黎各首都)飞过去,行程很仓促。我得开车到圣胡安,赶一大早的航班。当你生活在亚热带,你就会(穿着)很随便。我在那儿大部分时间都穿拖鞋。我穿了条卡其布的宽松裤子,一件Polo衫,戴了顶厄瓜多尔草帽。那种帽子真的很贵,它不像巴拿马草帽一顶只要25块钱,那可是100美元的帽子,你可以去问。作为一点小创意,我还插了根鹦鹉羽毛在上头,那是从餐馆弄的。我在餐馆跟一只金刚鹦鹉玩了玩,从它尾巴上拔了根羽毛下来,就插在帽子上面了。"

相比帕克森,梅西或许是更好的投手,但他身体不够壮,在NBA的强度之下很难自己创造投篮机会。1985----1986赛季,梅西的上场时间比帕克森多,得分也比帕克森高,但很明显,帕克森是更好更全面的运动员,更重要的是,乔丹也更喜欢帕克森。

杰克逊当时还留着满脸大胡子,就这样去见了阿尔贝克。"斯坦跟我谈的时间非常短,"杰克逊说,"我马上知道,斯坦不打算聘我。尽管杰里·克劳斯把我们关在一个房间里,说,'我希望你们坐下来谈谈战术'。斯坦却找了个另外的话题聊。"

在乔丹身边打球,对帕克森而言很有吸引力,因为他一定能得到许多空位投篮机会。克劳斯告诉帕克森,他想在芝加哥构建一支以投射为重的球队,人人都必须能投,球必须快速转移。帕克森喜欢这个主意,他知道自己适合这样的比赛。

据克劳斯回忆,阿尔贝克那次跟杰克逊聊完,就过来告诉他:"任何情况下,我都不想要这家伙。"其实阿尔贝克未必是对杰克逊的穿着打扮不满意。克劳斯之前否决掉了阿尔贝克的第一人选,所以阿尔贝克拒绝接受杰克逊,可能也是出于对克劳斯的报复。

克劳斯还想在乔丹身旁配备一两个纯射手。1985年10月初,他先从菲尼克斯太阳队弄来了白人后卫凯尔·梅西。1985----1986赛季,梅西为公牛队场均出战近30分钟,他的缺陷,特别是防守能力的不足,充分暴露出来,于是1986年9月,克劳斯又把梅西送走了。好在还有候补计划。1985年10月底,克劳斯还从圣安东尼奥马刺队弄来了约翰·帕克森。约翰·帕克森是开拓者队明星后卫吉姆·帕克森的弟弟,克劳斯早就想要他。当时,也有其他球队给帕克森开出合同,公牛签下梅西之后,帕克森以为他们对自己不再感兴趣,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克劳斯给他开出了一份三年保障性合同,帕克森愉快地接受了。

无论如何,1987年克劳斯第二次让杰克逊来芝加哥面试,就提前叮嘱他:"我希望你理理发,穿个正装,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地过来。"

第一块真正的拼图是前锋查尔斯·奥克利。1985年春天,克劳斯在弗吉尼亚联合大学见到奥克利,看他有身体、有力量又肯玩命,十分中意。为确保得到奥克利,克劳斯在那年选秀大会上跟骑士队做了笔交易,把后卫恩尼斯·沃特利(Ennis Whatley)和一个二轮选秀权送给对方,然后,骑士在首轮第9位替公牛选中奥克利,公牛则在第11位替骑士拿下基思·李(Keith Lee)。克劳斯对奥克利的所有期待,后来都变成了现实,更美妙的是,乔丹喜欢奥克利。从1986年开始,乔丹就用怀疑甚至敌对的眼光看待公牛管理层,但克劳斯选进来的奥克利,乔丹却百分百认可。奥克利不仅成为乔丹球场上的保镖,而且成为乔丹在队里的至交。

杰克逊和另一位前尼克斯球员布奇·比尔德(Butch Beard),是这个助教职位仅有的两名候选人。杰克逊和主教练科林斯在球员时代交过手,两人也算老相识。据杰克逊在2013年出版的新书《十一戒》中说,他和科林斯见面几乎是一拍即合,两人跟克劳斯一块儿吃过饭,在回酒店的路上,科林斯就对杰克逊说,他想找一个像杰克逊这样有过夺冠经历的人来激励球员们。两天后,克劳斯通知杰克逊入职,并且又给了他一个建议:下次再来芝加哥,记得把你的冠军戒指带过来。

克劳斯毫不留情地把那些他看不上的球员一一清除出队,换取各种选秀权,以便在后面大展拳脚。慢慢地,以乔丹为核心,克劳斯打造出一套全新的阵容,一支全新的球队。

不过也有另外一种传言说,科林斯面试完杰克逊和比尔德,对他俩都没什么特别感觉,最终是在克劳斯的坚持下,杰克逊才进入公牛教练组。那时候,NBA看不上杰克逊这种人,而克劳斯之所以力挺杰克逊,似乎也只是想把一个自己的人安插在教练组里。克劳斯似乎确信杰克逊会对自己忠诚,因为是他给了杰克逊第一份在NBA的执教工作,但多年以后,两人关系日益恶化,居然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1985年刚上任时,克劳斯觉得芝加哥公牛就是个悲剧。队里有些球员是好孩子,但天赋不足,另外一些球员,则在性格和生活习惯方面存在严重问题。最初那套阵容当中,竟有五人后来接受了戒毒治疗。奥兰多·伍尔里奇是公牛那时的典型代表,他有很好的天赋,身体壮实,肌肉如同石头雕刻出来的一般,可大家都觉得他打球不强硬,乔丹有时会在训练中急得冲他发火:"如果我有你的身体,别人早飞出几米开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