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菜鸟

即使是练投篮,乔丹也非常好强。他和教练经常打赌,前面的轮次往往洛赫里赢得多,毕竟球员时代的底子摆在那儿,但乔丹会拖着他一直比,到后面,洛赫里体能下降,乔丹就有机会赢了。在自己获胜之前,乔丹是不会轻易结束任何比赛的。

从一开始,乔丹就比所有人预期的还要好。人人知道他很棒,但没人想到他会这么棒,速度这么快,马上就成了超级明星。许多人说乔丹的跳投不好,球探也这么说,可洛赫里认为,乔丹刚进联盟时的跳投水平,按照NBA的标准,也能达到B-,并没有人们传说的那么差。他的投篮手形非常好,只是弧线有点平,真要说差,那也是因为他其余各方面都达到了A。而且,乔丹急切地提升着自己的投篮,每天跟着洛赫里练习,改造技术和弧线,有时在训练之前练一小时,有时在训练之后再练一小时。

公牛队的训练,乔丹总是头一个来,最后一个走,他是公认训练最刻苦的NBA球员。唯一的问题是,在训练当中,他总把其他人摧残得无地自容。有一回索恩打电话到训练馆找洛赫里,却得知所有人都回家了,第二天索恩问洛赫里:"怎么训练结束得那么早?"洛赫里回答:"我不得不让他们早点休息,迈克尔把他们搞得精疲力竭。"

乔丹还有一样法宝,洛赫里极度欣赏,那就是他的双手。乔丹的手非常大,这对于控制球有极大帮助。洛赫里年轻时是个出色的投手,但他没有一双特别大的手。而他接触过的所有伟大球员,除了摩西·马龙之外,都有一双大手----"J博士"欧文的手很大,拉里·伯德的手很大,"魔术师"约翰逊的手很大,乔丹的手也很大。洛赫里心里会想:这简直不公平,篮球到了这些人手里就像垒球一样,他们可以稳稳地抓着球,在空中做动作,比一般人要轻松得多。

洛赫里有个习惯,每次训练结束之前,他要让球员们打五对五,先进11个球的那边赢,输的一方要多跑15圈。乔丹不爱跑圈,所以这种练习赛他总是很玩命。有一次他所在的红队以7比2领先,洛赫里叫停,命令乔丹把背心反过来穿,换到白队。乔丹很生气,第一次同洛赫里吵了起来。洛赫里不为所动,仍然宣布:"比分不变,迈克尔,你这一队要输了。"乔丹只好把火撒到场上。当然,就像洛赫里期待的那样,换到这边,乔丹马上又率领白队反败为胜,11比8。比赛结束,乔丹气呼呼地盯着洛赫里说:"我懂你说的'要输了'。就是这样。"说完迈开大步回了更衣室。

乔丹看上去很瘦,所以很少有人意识到他有多强壮。鲍勃·奈特已经发现了这点,他告诉每一个人,乔丹的许多技能,其实就源自那难以被人察觉的力量。"你们没看到他的力量,是因为他外表看上去没那么强壮,不是那种野兽般的身体,"奈特说,"但是,他有力量。当他背身打你,你是防守人,他把手看似无力地放到你膝盖上,你就会像被铁钳夹住一样动弹不得。"到这个时候,乔丹还从未做过任何力量练习。

几年后,洛赫里已经在华盛顿子弹队执教。有一次公牛同子弹交手,第四节快结束时,子弹还领先8分,随后乔丹率队反扑。当他投进一球,终于让公牛反超比分时,乔丹特意从洛赫里身边跑过,说了句:"就像在天使守护一样,是吧,教练?"天使守护,正是洛赫里执教时期公牛队训练馆的名字。

季前训练营的第一天,乔丹就接管了球队。没人能一对一防住这名菜鸟。很快,其他球员开始站在旁边,瞪着眼睛瞧着他。一次内部分组对抗,乔丹后场抓下篮板,带球一条龙杀到前场罚球线,腾空而起,飞身暴扣,把篮筐扣得嗡嗡直响。洛赫里转头对自己的助手说:"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分组对抗了。"后来,洛赫里又跟索恩感慨:"我想我们中了头彩。"

洛赫里相信乔丹一定会成为一名伟大的球员,不仅仅因为他的天赋和身体素质,更因为他真正热爱篮球。这种热爱,是教不出来,也假装不了的。他喜欢训练,也喜欢比赛,总是迫不及待想要参与其中。没有太多球员拥有这种热爱。洛赫里认为,太多现代球员,热爱金钱远胜过热爱比赛。

公牛总经理罗德·索恩和主教练凯文·洛赫里(Kevin Loughery),一早就确信他们选对了人,看完奥运会,更是坚定了这一判断。乔丹在球场上,总能用自己出色的速度、弹跳和力量去主动创造得分机会,这是区分职业球员和大学球员的重要素质。职业比赛的防守强度远远超过大学比赛,因此,很多在大学里投篮不错的球员,到了职业比赛,稳定性都急剧下降。这些球员缺乏足够的力量和爆发力,没法在这种档次的比赛里主动为自己创造投篮机会,只能依靠队友的掩护寻找空位来出手。而乔丹,一进联盟就能主动创造得分机会,这项能力,甚至有可能比NBA任何一名球员都强。

由于这种热爱,乔丹似乎永远都不会累。有些球员习惯了大学那种一个赛季只打二十多场正式比赛的强度,刚进NBA,新秀赛季就会后继乏力。NBA球队每年要打82场常规赛,还要飞来飞去,赛程比大学时期要紧得多。公牛队训练师马克·菲尔(Mark Pfeil)多次警告乔丹要注意体能,乔丹却觉得马克·菲尔的担心很好笑。

乔丹头一次在芝加哥参加新闻发布会,就表现得非常好。法尔克事先给乔丹写了几条提示,可事实证明,乔丹根本不需要帮助,他天生就有应对媒体的本事。有人问乔丹如何看待自己即将合作的新队友,乔丹回答:我不认为公牛会所向无敌。这样既陈述了球队实力较弱的事实,又不会让新队友听到觉得尴尬。自那以后,法尔克再也不为乔丹面对媒体而操心。

马克·菲尔问:"你累吗?要不要控制一点时间?"

科勒后来跟每一个人说:你拿起一本写乔丹的书,看乔丹的生活是什么样,你就知道我的生活是什么样,只不过书的封面写的是乔丹的名字。"我不知道你信不信命,"科勒说,"我显然相信。如果那天我的客人露面了,我整个人生会完全不一样。"

乔丹微笑回答:"你瞧我。"

这样一来二去,两人熟了,经常坐下来聊上几小时,慢慢就成了好朋友。此后二十几年,贯穿乔丹整个NBA生涯,科勒都是乔丹的心腹。乔丹说:"乔治是我在芝加哥认识的第一个人。他开车送我,从那以后,他就一直开车送我。"

队友西德尼·格林(Sidney Green)记得,乔丹刚开始统治训练场时,大家就说,赛季打到一半,他就会慢下来。"然后到赛季中期,他还是那样,"格林回忆说,"于是我们又说,'等到四分之三的时候,他两条腿就迈不动了'。结果打到四分之三,他依然很强劲,或许还变得更强劲了。"说到这儿,格林顿了顿,拿出那句他经常重复的话:"迈克尔·乔丹就是真理,完全的真理,彻底的真理。所以,拯救我们吧,上帝!"

这次,乔丹想让科勒第二天去机场接他爸妈。没过多久,两人又约定,整个赛季乔丹出去打客场,往返于住处和机场之间,都由科勒接送。

1984年10月26日,乔丹迎来在NBA的第一场正式比赛,公牛主场对华盛顿子弹。菜鸟首秀,乔丹谁也不怵。子弹队当时拥有两名以凶悍著称的球员,一个是里克·马洪,另一个是杰夫·鲁兰德(Jeff Ruland)。有一次突破,乔丹被鲁兰德狠狠击倒,身体撞到地板上吱吱直响。他爬起来,罚进两个球,然后继续使足了劲往鲁兰德身上冲。他根本没被职业比赛的凶悍吓到。处子战,乔丹攻下16分,送出7次助攻,抢下6个篮板,公牛大胜。

"笨蛋,我是迈克尔·乔丹。"乔丹在电话那头笑了。

第二天,公牛到密尔沃基跟雄鹿队交手。有一个球,乔丹刚到罚球线附近就一跃而起,准备扣篮,这种动作当时被认为只有"J博士"能够做到。雄鹿老将迈克·邓利维(Mike Dunleavy)看到,拍拍身边一位队友,说:"他的第一个大错误来了。"谁知话音刚落,他们眼睁睁看着乔丹飞到篮筐边上,咣的一声把球扣了进去。噢,原来这不是乔丹的大错,而是邓利维自己的大错,他太没把乔丹当回事了。

科勒没好气地回答:"我不想吵架,我不知道你是谁。"

又过两天,10月29日,公牛回到芝加哥,还是打雄鹿。跟乔丹对位的是西德尼·蒙克里夫(Sidney Moncrief),那个年代最好的外线防守球员之一。但这场球,蒙克里夫拿乔丹一点办法都没有。雄鹿主教练唐·尼尔森(Don Nelson)被迫调整防守,让自己场上所有球员都把注意力放到乔丹身上。没用,乔丹如同长坂坡七进七出的常山赵子龙,硬是凭自己一人之力,连连冲破雄鹿的五人防线,予取予求。职业生涯第三场比赛,乔丹就攻下37分,全场24投13中,率领公牛赢得胜利。

"不,你认识。"

乔丹迅速打响名号,因为他而关注公牛比赛的人越来越多。1984----1985赛季的前两个月,公牛主场芝加哥体育馆的上座人数几乎翻了一番,从此前场均6365人增加到12763人。季票销售过去是公牛队的死穴,乔丹到来之前那个赛季,他们只卖出2047套季票,而乔丹加盟以后,经过三年,公牛季票销售量达到之前的5倍,卖出了1.1万套。而电视收视率显示,只要公牛的比赛在当地播出,芝加哥就会有3万以上的家庭换到相应频道观看乔丹打球。

"我不认识什么M.J.。"

那个时期,媒体和球迷还不像后来那么狂热,可他们了解乔丹、亲近乔丹的愿望,已经慢慢让乔丹招架不住。

"我是M.J.。"

乔丹早期同跟队记者的关系其实相当不错。对记者们来说,他容易接近,态度友好。乔丹理解,和媒体打交道是他工作的一部分,而且他意识到,跟记者们私下闲聊,可以加强自己对联盟其他球队的了解,包括听到一些八卦传闻,比如谁谁谁跟队友关系不好,谁谁谁不服教练管教,诸如此类。乔丹从记者那儿便利地获知信息,再给记者提供一些自己的生活细节----他明白这个道理:要从别人那里得到信息,最好的办法,就是拿一些自己的信息出来交换。

科勒一愣:"谁啊?"

随着乔丹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公牛队新闻官蒂姆·哈勒姆(Tim Hallam)接到的采访申请也越来越多。一开始,哈勒姆把每条申请都记录在粉色的备忘条上,他把纸条拿给乔丹,乔丹再逐个给记者回电话,接受对方采访。等到赛季过半,乔丹才知道,他是全队唯一这么做的球员,其他人都很少理会。于是,乔丹和哈勒姆商定:接到采访申请,只有哈勒姆觉得重要,乔丹才会给人回电话;如果乔丹实在不想接受采访,就给哈勒姆买一份牛排,由哈勒姆去摆平记者。

两星期之后,科勒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就听那头的人说:"乔治,哥们儿。"

球迷比媒体更不好对付。最初,公牛队还能相对自由地出入机场,即便乔丹偶尔被认出来,也只是短暂的骚动,乔丹总能优雅地应对。但有一天清晨在达拉斯机场,全队登机之前先吃早餐,乔丹拿着盘子和其他人一样在排队,这时,有个球迷过来找他要签名,乔丹礼貌地回应:我很乐意效劳,不过先让我把早餐吃完好不好?那人立刻翻脸,说:"你们这些该死的运动员都是一样,你们都被宠坏了!"随着类似的事情越来越多,公牛高层决定,离开任何一座城市,他们都坐最早的航班,把机场的麻烦减到最小。久而久之,他们学会了在上下飞机的过程中尽可能地隐藏乔丹,有时让乔丹在机场休息室等到最后一分钟才登机。直到90年代初,公牛队有了自己的专机,才彻底告别机场的麻烦。

当然,科勒没有加害于乔丹,他把乔丹安全送到目的地,紫色的林肯伍德凯悦套房酒店,那儿距离公牛队训练馆不远。乔丹给了科勒50美元,让他不用找了,科勒则把名片递给乔丹,说:"如果你想知道该去哪儿玩,到哪家餐馆吃饭,或者想出去喝杯啤酒,你在芝加哥已经有一个朋友了。噢,对了,顺便说一句,恭喜你拿到奥运金牌。"

头一年打职业比赛,乔丹终究有些不适应。赛程密集倒不是什么问题,反正他能量无穷,活力无限。真正困难的是,从那么强大的一支球队,来到如此弱小的一支球队,心理落差无法填补。

在车上,科勒注意到乔丹好像有点心神不宁。"我不知道他以前有没有坐过加长豪华轿车,"科勒说,"他在芝加哥谁都不认识,我只是个陌生人,他显然有点紧张,怕我把他扔到某个小巷子里头。"

在教堂山,一切都是一流的。教练是一流的,球员是一流的,球馆设施是一流的,球队成绩也是一流的。

聊上几句之后,乔丹告诉科勒,他要找辆出租车。而科勒当时只想有人替他付停车费,于是他跟乔丹说:"我有辆豪华轿车,你只要付25块钱,想去哪里都可以。"

到芝加哥,却远非如此。洛赫里是个好教练,可他的助手很难和北卡的优质助教们相提并论。公牛训练基地天使守护体育馆由孤儿院改建而成,里头潮湿阴冷,散发着臭气,地板是水泥的,窗户被油漆涂得乱七八糟。如果这些还不够糟糕,请看看公牛的球员。

乔丹转过身,对科勒说:"你怎么知道我哥?"其实科勒根本不知道乔丹有几个兄弟姐妹,更不知道他最亲的哥哥就叫拉里·乔丹。

乔丹这帮队友,并非个个天资平庸,有的人身体条件是非常出色的,比如西德尼·格林、奥兰多·伍尔里奇(Orlando Woolridge)、戴夫·格林伍德(Dave Greenwood)。但,身体素质好,运动能力强,不见得就是好球员。格林伍德就不是。乔丹说,格林伍德打NBA纯粹是为了挣钱,他从来不想给自己找任何一点不自在。有一回,乔丹在训练中扭伤了脚踝,肿得老高,第二天公牛队还有比赛。在他接受治疗的时候,格林伍德从旁边走过,看了一眼,悠悠地说:"脚踝肿成这样,换我得歇一星期才打。"乔丹简直不敢相信,他脑子里根本就没动过不打的念头。

乔丹走到跟前,科勒喊了一声:"拉里·乔丹!"

染上毒瘾,是某些球员缺乏取胜热情的重要原因。赛季初有一次,公牛在外打客场,乔丹被告知,大家在某位队友的房间里开派对。乔丹过去一看,有几个人正在吸毒,有的抽大麻,有的吸食可卡因。乔丹忙不迭离开了那儿。

事实上,科勒仅仅是"认出"乔丹而已。"我很兴奋,因为我知道他是谁,"科勒说,"我当时心里就想,'我的天哪,是拉里·乔丹!'我上高中的时候,跟一个叫拉里·乔丹的家伙打过四年球,所以那个名字深深印在我脑海里。"

耐克派了一个名叫霍华德·怀特(Howard White)的人到乔丹身边,指引和帮助乔丹适应NBA世界。霍华德·怀特早年也是打篮球的,跟摩西·马龙是很好的朋友,熟知NBA的一切,有他在身旁,乔丹规避掉了许多风险和圈套。所以,即便老板不够大方,队友不够可靠,乔丹的新秀赛季也过得并不坏。

29岁的科勒是公牛队的球迷,他立刻认出了乔丹,知道乔丹是公牛队今年选进来的新秀。因为给整个机组的人签名,乔丹落到了最后。

公牛那年常规赛打出38胜44负,胜率不足50%,却比前一年多赢了11场球,以东部第七的身份闯进了季后赛。乔丹打满82场,场均得28.2分,在联盟得分榜上高居第三位,当选年度最佳新秀,并入选年度最佳阵容第二队。他的表现,给圈内不少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其中有两位对他的赞赏,特别值得一提。

1984年9月底的一天,科勒去奥黑尔机场接人。这是他的工作,他给需要的人提供豪华轿车接送服务,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机场。这天,他举着牌子在出口等了很久,等到整个航班的人都走光了,还是不见订他车的客人来找他。科勒气急败坏。"我光停车就花了45分钟,更别说还自己掏了停车费,"他后来回忆说,"最后,飞行员都从飞机上下来了,我问其中一个,还有没有人在飞机上,他说,'还有一个人,他过一会儿就下来'。我又等了几分钟,就看到迈克尔从通道走了出来。"

第一位是拉里·伯德。波士顿凯尔特人队到芝加哥打客场,赛后,记者尚未提到乔丹的名字,伯德就主动谈起这名新秀。伯德说,他从没见过一名球员能像乔丹这样扭转一支球队的命运,他自己也不能。"在他生涯这个阶段,他做的比我过去要多,"伯德说,"我还是新秀的时候,做不到他所做的这些。真见鬼,今天晚上有一次突破,他右手把球拿起来,然后放下,然后又重新抬起。我手压在上面,对他犯规,他还是得分了。整个过程,他都在空中。"伯德知道,很快芝加哥体育馆就会因为乔丹的表现而场场爆满。

乔丹先生真正来到芝加哥的时候,公牛队却没有派人去机场接他,这无意中改变了另外一个人的生活轨迹,那人叫乔治·科勒(George Koehler)。

第二位是杰里·韦斯特。韦斯特在当时是NBA历史上顶级得分后卫的标尺,NBA联盟的标志就是以韦斯特为原型设计的。乔丹进联盟时,韦斯特已经退役,正在洛杉矶湖人队当总经理。韦斯特看过乔丹打球后,对身边的人说:"他是我见过唯一让我想到我自己的球员。"

唐纳德·戴尔为乔丹敲定第一笔合同,公牛队付出了总价值630万美元的七年长约,这在当时是NBA历史上第三大的新秀合同,仅次于火箭队的两名中锋奥拉朱旺和拉尔夫·桑普森。这样一笔球员薪水,加上耐克的代言费,让乔丹在打首场职业比赛之前,就已经是个非常有钱的年轻人。他很满意,公牛队也很欣慰,他们最早为他打出的宣传口号叫:"乔丹先生来了!"

球场的成功,伴随着商场的轰动。耐克为乔丹推出的Air Jordan鞋,在市场上大受欢迎,说起来,这多亏了NBA联盟的"配合"。赛季一开始,乔丹就穿那双红黑配色的Air Jordan鞋上场比赛,三场过后,联盟对他发布禁令,理由是这鞋和队里其他人的鞋规格不统一。如果乔丹执意要穿,联盟就要对他罚款,从一场1000美元罚起,接着涨到3000,最后涨到5000。禁令一出,耐克眼睛都没眨一下,告诉乔丹:你继续穿,你被罚的每一分钱都由我们来掏。结果,NBA的处罚反而变成了免费的宣传。耐克特意推出一支电视广告,镜头从乔丹的头部慢慢往下移,移到身体,再移到两脚,当Air Jordan鞋刚刚出现在画面中时,一把巨大的"×"出现在屏幕上,旁白:"禁止!"这支广告一推出,Air Jordan立刻卖疯了,耐克居然一年就从中赚了1.3亿美金。

洛杉矶奥运会的经历,为乔丹在合同谈判中赢得了筹码。乔丹是一个有天赋、有潜力的年轻球员,而芝加哥公牛在NBA是一支相对弱小的球队,显而易见,公牛需要乔丹来扭转他们的命运。

这突如其来的轰动,给乔丹带来了麻烦,因为注定会有人心存嫉妒,觉得乔丹还不配享有这样的成功。1985年2月NBA全明星赛,就发生了著名的"冰冻事件"。

那场决赛,美国队终以96比65大胜西班牙,夺得奥运男篮金牌,乔丹拿下全场最高的20分。赛后,有记者向西班牙球员费尔南多·马丁(Fernando Martin)问及乔丹,马丁用最简单直接的英文回答:"迈克尔·乔丹?跳跳跳,非常猛,非常快,非常非常好,跳跳跳。"

乔丹以新秀身份入选全明星东部先发阵容,他的初衷是融入进去,不要惹是生非,可一身衣服首先引发不满。参加扣篮大赛时,其他人都是身披本队球衣扣,唯有乔丹穿着一身耐克训练服扣,艾塞亚·托马斯和多米尼克·威尔金斯(Dominique Wilkins)等人那时就觉得乔丹很无礼。

这是乔丹灵机一动的幽默。后来,记者们想让乔丹比较一下鲍勃·奈特和迪恩·史密斯的执教风格,就问乔丹:在这两位教练手下打球,有什么不一样?乔丹说:他们非常相似,只不过史密斯教练惯用四角进攻(北卡领先时采用的拖延战术),而奈特教练惯用四字单词(某个F打头的单词)。

接着,电梯里的尴尬,又恶化了乔丹的形象。据乔丹后来回忆,由于那是他首次参加全明星,没有经验,不知道该干嘛,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自己房间,后来在电梯里遇到艾塞亚·托马斯,也是因为两人都要去参加联盟安排的一个会议。有人说乔丹在电梯里没跟托马斯打招呼,显得很傲慢,乔丹事后的解释是:初次跟托马斯在场外见面,他有点羞怯,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就安安静静站在角落里。

乔丹回答:"教练,我做掩护了,只是速度快到你没看见。"

无论如何,艾塞亚·托马斯被激怒了。他和"魔术师"约翰逊、乔治·格文(George Gervin)等老球员串通起来,约定要在全明星赛上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菜鸟一点颜色瞧瞧,冻结他,不给他传球。事实上,因为"魔术师"、格文都是对面西部明星队的,所以真正刻意不给乔丹传球的人,就是托马斯自己。

"是啊,"奈特说,"但跟这有什么关系?"

那场全明星赛,乔丹上场22分钟,出手9次,拿到7分。若干年后,他在自传中透露:其实比赛过程中,他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没发现老球员在整他,直到第二天回到芝加哥,有记者跑过来问及此事,他才知道,托马斯、格文等人都以教训了他为乐。乔丹很受打击,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给父母打电话寻求安慰,在电话里聊了很长时间。然后,乔丹决定,他既要吸取教训,又要与之抗争。

乔丹乐了:"教练,我不是在哪儿看到你说,我是你带过的最快的球员吗?"

那些串通起来对付乔丹的球员,都跟一个叫查尔斯·塔克博士(Dr.Charles Tucker)的人有关系。这个塔克博士,本身涉足一些球员代理业务,就是他在全明星赛后把私底下的事情拿到媒体跟前大肆宣扬,才搞得人人皆知,让乔丹愈发难堪。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乔丹的斗志被激发起来。

上半场打完,美国队领先23分,奈特仍然决定拿乔丹开刀,以免下半场发生任何意外。"该死,迈克尔,"奈特吼道,"你什么时候才开始做掩护呢?你就只抢篮板和得分!"

两天之后,公牛主场迎战艾塞亚·托马斯所在的底特律活塞队,乔丹把满腔愤怒都发泄到球场上。平常,他很享受比赛的乐趣,很放松,但那一天,他从头到尾都很严肃。比赛之中,双方差点打起来,乔丹也头一次和活塞中锋比尔·兰比尔(Bill Laimbeer)发生口角。第四节最后时刻,托马斯有绝杀的机会,是乔丹协防过来把球蹭掉,双方才进入加时。最终,公牛以139比126击败活塞,乔丹独取49分并抢到15个篮板。毫无疑问,这是乔丹对托马斯的报复,完全不加掩饰的报复。

那张字条,奈特后来一直保存着。看过乔丹的字条,奈特知道手下准备好了,于是收起自己酝酿好的长篇大论,只说一句:"走,去拿金牌吧!"

"冰冻事件",是乔丹和托马斯结怨的开始。这两位NBA的超级明星,此后还有漫长的恩怨情仇。1992年5月,乔丹接受《花花公子》杂志的专访,回忆起这段恩怨的起点,他说:"我一直尝试着尊敬他,友善一些,可我总听到他在背后说我坏话。于是我说,好吧,那我也不要再尝试友好了,算了,就打球吧,我们没有必要成为最好的朋友。"

队员阿尔福特后来回忆说:"我们输掉那场球,唯一的可能就是我们太紧张。所以迈克尔干了那么件事,写了那张字条给教练,这是打破坚冰、去除紧张的好办法。"

同是在那次专访中,乔丹表示,1985年全明星的经历教会了他,在NBA的最上层,需要面对怎样的妒忌----他亲口说出了"妒忌"一词。"如果他们穿上我的鞋,他们也会做和我一样的事情,"乔丹称,"为什么我要浪费掉我的机会?就因为那些家伙从没得过同样的机会?"

走进办公室,奈特却发现自己椅子上放着一张黄色的纸,纸上写着:"教练,别担心,我们忍受了太多狗屁玩意儿,不会现在输掉。"底下的落款,"全队"。奈特一看就知道这是乔丹的杰作,只有他敢写这种东西。

1984----1985赛季

奥运决赛那天,美国队要跟西班牙队争夺金牌。奈特准备好了赛前演讲,他打算慷慨激昂地动员手下说:接下来的40分钟,将是你们人生中最重要的40分钟,等到篮球生涯结束之后,你们也不会忘记今天的比赛。

常规赛:82场,28.2分,6.5篮板,5.9助攻,2.4抢断,投篮命中率51.5%

奈特很早就跟乔丹打过招呼:我可能会对你特别严格,这样才能激励其他人。乔丹说:教练,放心吧,我没问题。

季后赛:4场,29.3分,5.8篮板,8.5助攻,2.8抢断,投篮命中率43.6%

奈特起初对乔丹有所保留,奥运训练营刚开始时,他跟比利·派克说:乔丹确实有超强的天赋,但他是个糟糕的投手,尤其是作为一名得分后卫。可是没过多久,奈特就喜欢乔丹喜欢得不得了。乔丹的防守,乔丹的意志,还有乔丹之可教,都让奈特爱不释手。很明显,乔丹是这支国家队里最好的球员,也是当然的领袖,奈特认命乔丹当队长。

NBA年度最佳阵容第二队

那届美国男篮国家队,除了有乔丹之外,还有尤因、萨姆·帕金斯、克里斯·穆林(Chris Mullin)、阿尔文·罗伯特森(Alvin Robertson)等后来在NBA成名的人物,但同时也包含史蒂夫·阿尔福特(Steve Alford)、莱昂·伍德(Leon Wood)、琼·科内克(Jon Koncak)、杰夫·特纳(Jeff Turner)这些很快被人遗忘的名字。主教练鲍勃·奈特裁掉了查尔斯·巴克利、卡尔·马龙(Karl Malone)和约翰·斯托克顿,最终选定的阵容未必是天赋最棒的,却是他认为最适合自己调教的。

NBA年度最佳新秀

1984年夏季奥运会的举办地是洛杉矶。由于在美国本土,所以美国人特别关注。奥运会的比赛,以及奥运之前的练习赛,都像是乔丹加入NBA之前的汇报演出。人们看到,即便和NBA球员同场竞技,乔丹依然是个中翘楚。

NBA年度最佳新秀阵容第一队

在NBA新秀赛季开始之前,在和耐克正式签约之前,乔丹有一项崇高的任务要去完成:代表美国征战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