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飞翔

乔丹并非什么运动都玩得转,最让他郁闷的就是网球。按理说,以他的速度、力量和柔韧性,他应该会是一个不错的网球手,但或许因为接触得晚,实情是,他始终打不好网球。霍华德·怀特两只膝盖都受过伤,也总能轻松击败乔丹。因此,在乔丹的世界里,高尔夫很快取代网球,成为其业余时间最常从事的运动。

类似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职业生涯头一年,乔丹有次打乒乓球输给了队友罗德·希金斯(Rod Higgins),他一气之下买了张乒乓球桌放家里,苦练乒乓技术,终于练到打遍全队无敌手。耐克派到乔丹身边的霍华德·怀特,还有比乔丹晚一年加入公牛队的奥克利,一开始乒乓球水平也比乔丹高,经常在乔丹家里击败乔丹,让乔丹无比愤怒。不过怀特慢慢发现,打赢乔丹一点都不划算,因为他会让你再来一盘,再来一盘,直到最后他赢了为止。

为确保自己能赢,乔丹有时还会耍些小手段。

乔丹还是那样,什么都想赢,什么都要赢,只有赢才痛快。那个年代,公牛队还没有专机,得坐民航的飞机去客场打球,每次在机场等候,球员们总聚集在游戏室里打"吃豆人"(Pac-Man)。有段时间,中锋戴夫·科尔金的口袋里老有一大堆25美分的硬币,因为打"吃豆人",他是全队最厉害的,老赢。但很快,乔丹在家里装了游戏机,没事就打"吃豆人"玩,用不了多久,水平就超过了科尔金。

有次坐民航航班到波特兰,飞机在航站楼停靠,机场行李员听说乔丹在飞机上,很想见见他,就跑上来,找到他,跟他握手,请他签名,乔丹都礼貌地一一答应。然后,训练师马克·菲尔看到乔丹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张50美元的钞票,递到其中一个行李员手里。等行李员走了,菲尔开口说:"迈克尔,你没必要这么做,这是我的工作,小费应该由我来付。"乔丹嘿嘿一笑:"马克,看好了。"

有一次,乔丹身上有点伤,没参加训练,只在教练办公室里旁观了整个过程,包括最后大家打赌的一对一。那天,格兰特手风极顺,怎么投怎么有,他先干掉了后卫们,接着跟皮蓬打也势不可挡,眼看就要成为当天的大赢家。乔丹乐呵呵地瞧着,发现格兰特越来越膨胀,等他赢完皮蓬,已经得意到搞不清自己姓什么了。这时,乔丹从办公室溜达出来,故意漫不经心地询问格兰特:你愿意跟我玩定点投篮吗?一盘决胜,赢者全拿。格兰特回答:当然。结果,带伤的乔丹还是迅速攫取了格兰特的胜利果实。

下了飞机,来到领取行李的地方,菲尔看到全队都集中在出口处,只见乔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100美元的钞票放到传送带上,很快其他球员也各自掏出100美元放在旁边。原来,乔丹又跟队友们打赌了,这次赌的是谁的行李最先出来。结果当然是乔丹的。这一把,乔丹挣了900美元,他咧嘴直乐,然后走到菲尔跟前问:"50美元的投资,回报还不赖吧?"

乔丹什么都爱赌上一赌,一对一他要赌,定点投篮他也要赌,赌的钱并不多,一次最多100美元,但这样给训练增添了激情。经常训练课一结束,乔丹就把手放到嘴巴上,学鸽子咕咕叫,那意思是说:鸽子们,露面吧,该输钱给我啦!

无关紧要的游戏和赌局要赢,回到篮球场上,乔丹更要赢,必须赢。训练当中,替补球员组成的B队由约翰尼·巴赫统领,乔丹就跑去问巴赫:你打算怎么防我呀?巴赫告诉他:我们有个替补球员说,他今天会彻底掐住你。结果当然是做不到,乔丹依然威风八面,于是训练结束后,乔丹微笑着找到巴赫,说:"没太按照你的计划来啊,不是吗,约翰尼?"

每天训练完,科林斯会先帮乔丹练上25分钟的跳投,然后帮皮蓬练。都练完,后卫们再去球场一头打一对一,皮蓬也在其中。一对一的强度很大,乔丹、皮蓬、帕克森都会非常投入地彼此较劲,有时还赌钱。乔丹很喜欢这种对抗,皮蓬则开了眼界,他过去从未经历过强度如此之大的内部竞争环境。

乔丹不允许别人在自己跟前撒野,队友也不行,年轻后辈就更不行。最残暴的一个案例,发生在后来1989年的季前训练营。

第二天,乔丹照常回到队里,科林斯也没追究,想让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大约两天之后,训练结束,科林斯和一帮跟队记者在聊天,其中一个问他:这两天有没有跟乔丹说过话?科林斯回答:"没有。不过我知道迈克尔爱我。"说这话的时候,科林斯眼见乔丹刚好从更衣室走出来,便大声喊道:"迈克尔,你能不能亲我一口,让这里的每个人看看你有多爱我?"乔丹果真走了过来,轻轻亲了科林斯一下,这场风波就算过去了。

有个名叫麦特·布拉斯特(Matt Brust)的菜鸟,身高6英尺5英寸(1.96米),体重220磅(100公斤),天赋平平,选秀大会上无人问津,但球风硬朗而凶悍。他参加公牛训练营,就是想用积极玩命的态度,为自己争取一个位置。有次乔丹带球突破,布拉斯特不依不饶,紧追不舍,然后用身体粗野地将乔丹撞翻。"嘭!"乔丹倒在地板上,半天没动,整个球馆静得只剩下克劳斯吃甜甜圈被噎住的声音,训练师们赶紧上前去看乔丹有没有受伤。乔丹慢慢爬起来,什么都没说,看都没看布拉斯特一眼,指示大伙儿继续。

乔丹恶狠狠甩下一句:"你他妈最好看着我能不能走掉。"然后就真走了。

很快,乔丹断下一个球,又向篮筐冲去,又是布拉斯特紧追不舍。乔丹放慢脚步,让布拉斯特赶上来,随即像往常一样右手抓球,起跳准备扣篮。不过这次和往常不同,乔丹看见布拉斯特从右边扑上来,忽然挥动右肘,狠狠一下打在布拉斯特头上,布拉斯特应声倒地。乔丹人在空中,球从右手换到左手,"咣"的一声巨响,怒扣入筐。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公牛新闻官蒂姆·哈勒姆也在场,他眼睁睁看着乔丹拎起训练包真的要走人,就说:"迈克尔,你不能就这么走掉。"

可怜的布拉斯特,神志不清地在地上躺了几分钟,轻微脑震荡。他的训练营,就这么结束了。他的NBA生涯,永远不曾开启。

乔丹不管:"我要离开这儿!"

1988年2月,NBA全明星赛在芝加哥举行,这里是乔丹的主场。

科林斯提醒他:"迈克尔,我们今天训练还没完呢!"

此时的乔丹,和三年前被算计、被孤立、被"冰冻"的乔丹不可同日而语。1985年,乔丹是菜鸟,是新人,是忽然闯入的不速之客;而1988年,他是一线明星,他是联盟栋梁,他是最受球迷追捧的人气之王----NBA全明星先发由球迷投票选出,从前一年开始,乔丹就成为联盟"票王",在球迷当中的支持率比"魔术师"、伯德还要高。

忽然,乔丹转身就走:"我不打了!"

此次来到乔丹的地盘,众明星都懂得要给乔丹面子,于是这届芝加哥全明星赛,乔丹全场出手23次,投中17个,独得40分,毫无争议地当选全明星MVP。他的40分创下NBA全明星赛历史上个人单场得分第二高纪录,距离威尔特·张伯伦1962年拿到的42分仅一球之遥。

吵着吵着,科林斯问了句:"你会这样跟迪恩·史密斯说话吗?"乔丹回:"不会。"但这已经刺痛了乔丹。在乔丹心中,迪恩·史密斯是至高无上的,没有任何教练可以跟他相提并论。科林斯把迪恩·史密斯搬出来,只让乔丹愈发愤怒。

而这,还不算乔丹最振奋人心的全明星表演。

科林斯执教公牛的前两年,他和乔丹之间只发生过一次大的争吵。那是一场内部训练赛,双方谁先进7球谁赢,乔丹说比分是5比4,科林斯却说是5比3。"你计错分了!"乔丹嚷嚷了一句。两人吵起来,越吵越凶,越吵越大声,球馆里只听见他俩的声音。

1988年扣篮大赛,迈克尔·乔丹vs多米尼克·威尔金斯,飞人vs人类电影精华,才是真正载入史册的全明星经典。

乔丹在训练课上的表现,让科林斯的工作变得容易许多。乔丹始终是全队最努力的一个,同时,他也不能容忍队友在练习当中懒懒散散。这对教练来说再美妙不过了----乔丹不只树立了榜样,而且经常代替教练扮演坏人。科林斯了解自己张扬外露的个性,他明白,如果自己每天不停地纠正球员这个,纠正球员那个,很快就会引起球员的反感。现在好了,乔丹替他做了许多这方面的事情。

乔丹和威尔金斯的这场约会,迟到了两年。早在1985年扣篮大赛上,两人就同场竞技过,那次威尔金斯击败了还是新秀的乔丹,赢得冠军。之后两个赛季,球迷一直没盼到他俩再战一局,1986年是乔丹受伤了,1987年是威尔金斯受伤了。而在威尔金斯缺席的1987年扣篮大赛中,乔丹首次登上了冠军宝座。

但不管怎么样,科林斯越来越频繁地看到,全队训练结束后,乔丹和皮蓬结伴留下,一起加练跳投,或者乔丹帮皮蓬锤炼各项技术动作,比如如何破包夹,如何在底线面对严密防守往两侧转移球,等等等等。多年以后,再细致研究皮蓬的技术动作,科林斯发现,里头到处都是乔丹的痕迹,或者说,到处都是北卡的痕迹。

1988年全明星,乔丹和威尔金斯终于在扣篮大赛中重逢。他们没让人失望,双双扣出高水平,携手闯进决赛,开始终极对决。决赛两人一共六次扣篮,扣出了四个完美的50分。威尔金斯以力量见长,走刚猛的路子,决赛前两扣,他都得了满分。乔丹则以技巧取胜,属于灵动一派,决赛第二扣,他只得到47分。这样一来,在双方最后一扣之前,威尔金斯以100比97领先,赢面很大。

乔丹与皮蓬的关系完全不同。乔丹看得到皮蓬的天赋,也知道皮蓬欠缺很多他自己当初在北卡篮球队享受到的优质调教,于是,乔丹要磨练皮蓬的基本功,还要把NBA所需的坚韧精神品质灌输到皮蓬的头脑中、血液里。皮蓬越是认真学,乔丹就越是乐意教。这个过程需要时间,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乔丹对于皮蓬骨子里的韧性很是怀疑。他俩是队友,后来是最好的搭档,却并不是真正的朋友。两人在家庭出身、成长经历、接受教育等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乔丹对自己人生的各方面都有极大的自信,而皮蓬在某些方面却非常自卑,阿肯色州贫困的生活环境深深影响着他的人格。

威尔金斯的最后一扣,是一个双手大风车式灌篮,完成得相当不错,但意外的是,裁判们只给出45分。连乔丹赛后也说:"我很惊讶,我本以为会给他49到50分的。"主场优势让乔丹得到了反败为胜的机会,只要他最后一扣能得49分,就可以击败威尔金斯夺冠。

格兰特比奥克利速度更快,运动能力更强,投篮也更好,但奥克利比格兰特身体更壮,力量更足,而且极其刻苦努力。季前训练营的第四天,格兰特就跑到力量房同埃尔·弗米尔进行了一番长谈,他请弗米尔为他制订一整套增重变壮的方案。在训练中同奥克利的碰撞让格兰特明白,如果自己身体不强壮起来,是不可能把天赋发挥到极致,不可能在NBA的篮下对抗中取胜的。

乔丹走到球场另一头,球馆立刻沸腾起来,芝加哥球迷都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只见乔丹启动,运球,加速奔跑。他跑过中线,跑到罚球线,忽地腾空而起。他在飞,往前飞,飞过一段长长的距离,当身体正要下落之时,他右手把球扣进篮筐。

引人入胜的内部对抗有两组,一组是奥克利vs格兰特,一组是乔丹vs皮蓬。前一组更像战争,因为两人争夺同一个位置,胜者只有一个;后一组则像教学,乔丹是老师,皮蓬是学生,两人之间不存在竞争,唯有共同进步。乔丹有兴趣看着皮蓬成长,这种情谊,奥克利对格兰特是没有的,因为,如果皮蓬变得越来越好,乔丹就多一个高水平的战友,而一旦格兰特把潜能全部发挥出来,奥克利在公牛队大概就失去位置了。

招牌式的罚球线起跳单手扣篮。完美的50分。

不过在内部看来,球队最突出的进步,不是在比赛里,而是在训练中。科林斯后来说:"球队未来最初的征兆,是头一两年的训练。"

就这样,乔丹决赛三扣共得到147分,威尔金斯只得到145分,乔丹获胜,蝉联全明星扣篮冠军。威尔金斯输得不服气,他认为是乔丹的主场优势左右了结果。但没人否认,这是NBA历史上最经典的扣篮对决,直到后来2000年文斯·卡特(Vince Carter)在奥克兰横空出世,NBA才诞生比这更加精彩的一届扣篮大赛。二十多年过去,乔丹1988年的扣篮,至今让人津津乐道。

科林斯这么做,是想让皮蓬和格兰特尽快强硬起来,有足够的韧性应对NBA的高强度竞争。他的压迫式教育迅速见效,球队进步明显,那年常规赛他们赢下50场,排名中区第二,东部第三。在NBA,50胜是一道坎,达到50胜,公牛就算迈进了强队行列。

罚球线起跳扣篮,没有更多附加的花哨动作,人们却难以抵挡它纯粹的魅力。这样一记扣篮,乔丹的空中姿态,最大限度地满足了人类飞翔的原始愿望。

科林斯对皮蓬、格兰特十分残酷,天天盯着他们,逼迫他们进步,不让他们找放松的借口。有一次公牛要和丹佛掘金队比赛,皮蓬手有些痛,科林斯还是想让他打,皮蓬很为难。科林斯问:如果比赛末段不用你控球,只要你防亚历克斯·英格利什(Alex English)呢?皮蓬仍然婉拒。科林斯挑明了说:我觉得你的借口一点都不充分,你让我们教练和整个球队都失望了。

那一时期,乔丹总被问到同样的问题:迈克尔,你能飞吗?

1987----1988赛季,是皮蓬和格兰特加入芝加哥公牛的第一年。教练们头一次感到,这支队伍成功所需的每一块拼图,可能都已经到位,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磨练与成长。这是令人兴奋的时刻。奥克利已成为拿得出手的顶级蓝领大前锋,他连续第二个赛季在联盟篮板总数排行榜上高居首位,场均篮板13.0个排名第二。帕克森则成为绝佳的乔丹后场拍档,一旦乔丹遭受包夹,他就会挺身而出命中关键球。

乔丹回答:"能。一小会儿。"

如果你了解NBA,就一定清楚:一名球员能拿到年度MVP奖,不会只是因为他个人表现之优秀。

乔丹说,日后看到自己某些动作的回放,他感觉就像看别人住在自己的身体里。有一次,他看到自己早期某个扣篮的慢动作,感觉像是阿波罗航天飞船以慢动作升空,不断往上升,往上升。乔丹看着画面中的自己,心想:"什么时候,起跳竟变成了飞翔?"

乔丹连续第二年入选NBA年度最佳阵容第一队。更重要的是,在拿到最佳防守球员奖的同时,他还当选为年度最有价值球员(MVP),这是其职业生涯首次。这些奖项的获得,说明NBA世界越来越接纳乔丹,肯定乔丹,无法忽视乔丹。

1988年季后赛,公牛在首轮拥有主场优势,这是乔丹职业生涯头一遭。首轮对手是克利夫兰骑士,外界有人觉得骑士主帅伦尼·威尔肯斯找到了遏制乔丹的办法,因为就在前一周,公牛倒数第二场常规赛,乔丹被骑士防得只拿26分,用去26次出手机会。威尔肯斯的基本理念,就是把乔丹赶进拉里·南斯(Larry Nance)、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和布拉德·多尔蒂的包围圈中,让几个封盖手联合剿灭他。这,果真是掐死乔丹的法宝吗?

事实上,乔丹在进攻端绝没有懈怠。场均35.0分,虽比自己前一年少拿2.1分,却仍是其他人难以企及的高标准。他蝉联得分王,在联盟得分榜上超出第二名多米尼克·威尔金斯4.3分之多。

季后赛第一场,乔丹就给了怀疑者一记响亮的耳光。他35投19中,罚球12罚全中,砍下50分。骑士后卫克雷格·伊洛(Craig Ehlo)追着乔丹满场跑,却只给乔丹制造了一次真正的麻烦:比赛结束前七分多钟,公牛队一次快攻,伊洛对乔丹犯规,乔丹落地时右膝一阵剧痛,随即痛苦倒地。芝加哥球迷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们狂嘘伊洛,大骂伊洛,担心乔丹和公牛队的赛季就断送在伊洛手里。几分钟后,乔丹站起来,自己走回替补席,人们才如释重负。乔丹赛后替伊洛开脱:"我感觉背后有人推了一小下,但那还不足以导致受伤。我一冷静下来,就告诉马克·菲尔,我只想休息一小会儿。"

1987----1988赛季,乔丹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防守当中。82场常规赛,他一人抢断多达259次,平均每场3.2次,首度登上NBA抢断榜首位;与此同时,作为后卫,他还盖了131个帽,平均每场1.4个,这也十分罕见。常规赛结束后,NBA把该年度的最佳防守球员奖颁给了乔丹,乔丹后来自称,这是他得过的意义最重大也最为自己骄傲的一个奖项,因为它向人们证明了他是一个怎样的球员----"不只是一个进攻武器"。

终场前1分40秒,乔丹突破到篮下,在与南斯的对抗中打成"2+1",基本锁定胜局。公牛以104比93获胜。威尔肯斯教练说:"和迈克尔交手,你得有很好的防守站位。他太出色了,你如果对他放松,他就会趁你不注意,突然出现在你身边。然后他悬挂在空中,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情。"

防守,是乔丹从自己身上找到的突破口。他不仅要在团队成就方面继续追击伯德和"魔术师",而且要进一步提升自己,力图成为一个真正攻守平衡的全能型球员。

威尔肯斯年轻时曾是NBA最好的控卫之一,退役后又执教多年,指挥西雅图超音速拿到了1979年的NBA总冠军。如此见多识广,威尔肯斯却评价乔丹说:"在这个水平(的比赛里)打出那样的强度,我从来没见哪个球员做到过。在空中停滞那么长时间,我从来没见过。埃尔金·贝勒(湖人队史上的巨星),他可以像那样滞空,但他没有迈克尔快。"

骑士被乔丹蹂躏,有一个借口可找:他们外线最好的防守球员罗恩·哈珀(Ron Harper)因伤没有出战。哈珀看到乔丹在伊洛的防守下予取予求,独得50分,心中着急,而乔丹还跟媒体说,他觉得伊洛的防守比哈珀要好,这让哈珀很惊讶。哈珀心里不大痛快,毕竟,他和乔丹私交不错,一周前两人才刚一起吃过晚饭,怎么现在乔丹就跟外界说我防守技不如人呢?哈珀下定决心,第二场,他一定要上。

不过我也知道,在我们赢得冠军之前,我不会被完全认可为跟他们同一档次的球员。

"嗯,迈克尔可从没在我身上拿过50分。"哈珀放话。

1987----1988赛季之后,评论员们不得不说:"这孩子在攻守两端都可以制造影响,他不只是一个得分手而已。"从此,当他们谈起"魔术师"和拉里,他们也不得不说到防守。我感觉,在某种程度上,那个赛季,是我制造了这种差别,至少就个人而言是如此。

"任何事情都有第一次。"乔丹在另一边回应。

有一点,人们在我身上可以看到,而在"魔术师"和拉里身上看不到的,就是运动能力。他们拥有极佳的天赋,但要说原始的运动能力,我想我比他们要多一点。在某种程度上,我想人们很难相信一个能跳能扣的人,也能成为一名全面的球员,但这就是我在北卡罗莱纳所做的,也是我在NBA努力要做的。

果然,第二场快打完时,哈珀脸都要绿了。从数字上看,伊洛的防守就是比他要好,因为乔丹这一战轰下55分来,比前一场还多5分。公牛以106比101获胜,乔丹全场出手45次,命中24个,罚球7罚全中。

早年,我拿自己跟"魔术师"和拉里(伯德)做比较。我能做些什么,才可以让自己的水平超过他们?他们都是伟大的全能型球员,但他们从来不是伟大的防守球员。我意识到,防守可以成为把我自己和他们区分开来的一种途径。我决定,我要成为一名在攻守两端都能影响比赛的球员,我想得到这样的认可。

这是乔丹1987----1988赛季第六次单场得分过50,而他命中的24球,平了由威尔特·张伯伦和约翰·哈夫利切克(John Havlicek)保持的NBA季后赛单场进球纪录。这个系列赛前两场,乔丹一共得到105分。连续两场季后赛个人得分上50,这是NBA历史上罕见的奇观。

即使到职业生涯末期,我也总拿自己跟其他球员做比较。我想知道自己处在什么位置,做得怎么样,还有什么需要改进。我始终想确认,我做了自己所能做的一切,让自己留在巅峰。这跟钱,跟生意,从来没有半点关系,对我来说,比赛才是真正重要的。

其实这第二场,公牛赢得并不轻松。乔丹开场不久就进入攻击模式,但骑士众将投得不比他差,首节打完公牛以23比36落后。斗到第四节,双方依然纠缠不休,关键时刻,是乔丹接管了比赛,公牛最后半节的每一次得分几乎都和他直接相关。剩不到两分钟时,98平,乔丹沿底线突破到篮下,在骑士三名球员的合围中反手挑篮得分,公牛领先。剩一分钟时,公牛100比101落后,又是乔丹中距离跳投得手,令球队重新占据主动。终场前14秒,乔丹走上罚球线,稳稳地两罚全中,公牛锁定胜局。

有人指责乔丹在场上一打五,但乔丹表示,他的个人进攻只是赢球的一种方式,他是在寻求胜利,而不是在谋取个人数据。乔丹相信,后卫也能像中锋一样统治比赛,他说:"我不靠别人的评判而活,我靠自己的努力为生。以前没人做到过(后卫统治比赛),这对我来说是个挑战。之前,也没人认为我们能打到分区第二。"

乔丹争强好胜的个性,迫使他不得不以伯德和"魔术师"为假想敌。他渴望得到人们的肯定。他想成为最好的,就必须先追上那两位前辈,再超越他们,因为他们是当时站在世界篮球之巅的人,他们代表着篮球运动的最高水平。多年后,自传写到这一时期,乔丹有这样一段话:

骑士队白人控卫马克·普莱斯(Mark Price)感到很无奈:"他们每到关键时刻就把球交给他,我们必须找出一个办法来限制他。"问题是,NBA所有球队都在找这样的办法。

当然,这样评判又对乔丹略有不公。伯德身边的战友是麦克海尔、帕里什、丹尼斯·约翰逊、安吉、沃顿,"魔术师"身边的战友是贾巴尔、沃西、迈克尔·库珀(Michael Cooper)、拜伦·斯科特(Byron Scott)、迈克尔·汤普森(Mychal Thompson),而乔丹在1987----1988赛季以前,身边只有伍尔里奇、奥克利、戴夫·科尔金(Dave Corzine)、塞勒斯这些人,跟伯德、"魔术师"完全没法比。人们对乔丹的挑剔,乔丹都懂,但他很愤怒:为什么我得到的帮助就这么少?为什么我的队友就没有能力跟随我冲上另一个高度?为什么伯德、"魔术师"就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骑士很顽强。两连败后,他们回到克利夫兰,在自己的地盘上连胜两场,将总比分扳平。第五场再到芝加哥,一战定生死,乔丹又取39分,公牛以107比101击败骑士,从而以3比2的总比分晋级。又是职业生涯头一遭,乔丹突破季后赛首轮,品尝到赢得整个系列赛的滋味。对骑士的五场球,乔丹场均得45.2分,投篮命中率55.9%。

罗伯特森的观点很有代表性。当时在精英篮球圈里,人们尚不认可乔丹是和伯德、"魔术师"同一级别的球员,因为伯德、"魔术师"几乎年年带领自己的球队打进总决赛,而乔丹前三年加起来只赢过一场季后赛,球队成绩一比,乔丹还差得太远。

1987----1988赛季

布拉德利不解,罗伯特森回答:"一个真正的伟大球员,能让队里最差的球员变好,而迈克尔还没有做到。"

常规赛:82场,35.0分,5.5篮板,5.9助攻,3.2抢断,投篮命中率53.5%

罗伯特森不同意:"不,没那么不一般,至少在我看来没有。"

季后赛:10场,36.3分,7.1篮板,4.7助攻,2.4抢断,投篮命中率53.1%

布拉德利说:"那个迈克尔·乔丹可真不一般。"

NBA年度MVP

就在那个时期,已经当上参议员的比尔·布拉德利,和"大O"奥斯卡·罗伯特森有过一番讨论。奥斯卡·罗伯特森与杰里·韦斯特齐名,被公认为篮球历史上最伟大的两名后卫。

NBA年度最佳防守球员

乔丹不高兴也正常,因为他实在听过太多类似的提醒和暗示,以后也还会有人一遍又一遍地在他耳边嘀咕:迈克尔·乔丹,你或许是篮球历史上最伟大的天才个人,或许是最好的一对一球员,但你有没有提升身边队友的能力呢?你有没有让队伍变得更好呢?你有没有经受住NBA季后赛最严峻的考验呢?

NBA年度最佳阵容第一队

乔丹脸上没什么表情,他向杰克逊致了谢,但心里其实不大高兴。后来他把这次对话说给队友听,就补充了自己的看法:跟厄尔·门罗(Earl Monroe)、沃尔特·弗雷泽(Walter Frazier)、比尔·布拉德利(Bill Bradley)一块儿打球,所谓"让身边其他人变得更好",当然要容易得多。门罗、弗雷泽、比尔·布拉德利,都是杰克逊昔日的队友,尼克斯冠军年代的优秀球员。

NBA年度最佳防守阵容第一队

科林斯一听很兴奋:"你应该把这告诉迈克尔。"杰克逊有些犹豫,科林斯却坚持说:"不,你现在就应该告诉他。"杰克逊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中了科林斯的计,但他也想知道乔丹的看法,就真的去体育馆找乔丹,发现乔丹正在力量房里跟人聊天。杰克逊有些尴尬,却还是把霍尔兹曼的格言跟乔丹说了一遍。他没忘顺嘴一提:是科林斯觉得我该把这话说给你听的。

NBA得分王

刚进队不久,同教练组其他人谈到乔丹,杰克逊引用瑞德·霍尔兹曼(杰克逊在纽约打球时的主帅,NBA历史传奇教练)的格言说:一个球员伟大的标志,不是他能得多少分,而是他能让队友的表现提升多少。

NBA抢断王

杰克逊和乔丹共事,就没有那么美妙的开始。

NBA全明星赛MVP

菲尔·杰克逊在公牛队的第一份具体工作,是磨练菜鸟皮蓬的技术。皮蓬有很好的身体天赋,但技术还很粗糙,杰克逊要做的就是教他如何为自己创造投篮机会,如何驾驭自己的运动天赋。这段最初的合作,为他们后来十多年的良好关系打下了坚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