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最后舞蹈(三)

克劳斯坚称,杰克逊不是被赶走的。"菲尔同意这是他的最后一年,他不想经历重建,"克劳斯说,"没人赶菲尔走,这是一个经过慎重考虑后做出的好决定。"

2月3日,公牛客场迎战爵士的前一天,克劳斯突然决定向《芝加哥论坛报》专栏作家弗雷德·米切尔(Fred Mitchell)吐露心声。克劳斯强调,这个赛季过后,杰克逊一定不会再回来。"如果迈克尔因为换了个教练而选择离开,那么,这是他的选择,不是我们的,"克劳斯说,"我们希望他回来,我们不赶任何人走,我们没有把迈克尔从这里赶出去......我们愿意让迈克尔回来,不过,迈克尔不得不为其他人打球,不会再是菲尔。"

克劳斯再次触动媒体的神经。第二天,记者们在盐湖城恭候球员的反击。乔丹再次强调,如果菲尔离开,那他也会离开,"管理层必须就此做个决断,他们究竟想对这支球队做什么,他们选择往哪个方向前进"。

罗德曼时不时扮演一下不和谐的角色,但杰克逊还是让队里其他人努力理解他。事实上,其他球员与教练达成了共识:为向冠军发起最后的冲击,所有人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要取得胜利,我们需要罗德曼。

当晚,公牛在一度领先24分的情况下被爵士逆转,常规赛对爵士两战皆负,这让他们丢掉了后来总决赛的主场优势。这场球打完,NBA进入全明星周末时间,公牛队其他人都飞回芝加哥休假,乔丹则前往纽约参加全明星赛。由于皮蓬此前缺席了太长时间,科尔又因伤参加不了三分球大赛,所以这一次,乔丹是公牛队唯一的全明星代表。

皮蓬回归给公牛带来了新的凝聚力,减轻了乔丹的压力,不过麻烦并非与他们绝缘。皮蓬刚归队,科尔就锁骨骨折要缺战6周到8周。一周之后,被乔丹表扬过的罗德曼又在纽约一家脱衣舞俱乐部彻夜狂欢,缺席了赛前训练,杰克逊决定对罗德曼停赛一场,直接把他从新泽西遣回了芝加哥。事后罗德曼对媒体说:"我觉得这是公平的,我觉得菲尔让我回家也是正确的。我一个人飞回家,直接就去了训练馆,开始练球。我搞砸了,就是这样,就这么简单。"

乔丹着凉了,差点溜回芝加哥养病,但全世界超过1000名记者正在纽约等着他,于是他决定借这个机会向公牛队的"两个杰里"发起反击。星期天下午,全明星赛开打之前,乔丹在更衣室接受媒体群访,说了很多话。一上来,有人问他球队目前的处境,乔丹就说:"我完全看不见通道另一头的任何光亮。我想管理层表明了他们的立场,而我看不出那会如何对我有利。"

"60场,"杰克逊回答,"只要斯科蒂回来打半个赛季。"杰克逊认为,顺利的话,公牛可以轻松赢得55胜,并且有机会冲击60胜。

随后的采访中,乔丹明确指出,克劳斯的态度就是莱恩斯多夫的态度,"如果杰里·莱恩斯多夫不知道,杰里·克劳斯是不会说那些的。相信我"。

温特问杰克逊:"你觉得没有斯科蒂,我们能赢多少场?"

有记者问:为什么你如此坚定自己的立场?乔丹说:"你应该拿同样的问题去问他们。为什么你要换掉一个已经拿了五个冠军的教练,在他既受到球员尊重又得到球员理解的情况下,为什么?"

杰克逊说:"泰克斯,重要的不是天赋,重要的是心志之坚韧,是共同的态度。他们要能赢30场就很幸运了。"最终,76人这个赛季赢了31场。

当晚,乔丹在NBA全明星赛上得到23分,送出8次助攻,抢下6个篮板,率领东部队以135比114取胜,职业生涯第三次当选全明星赛MVP。斯特恩在颁奖时说:"只有他答应回来,我才会把奖杯颁给他。全明星里的全明星,MVP,迈克尔·乔丹。"

温特说:"菲尔,他们可比我们有天赋。"

乔丹又一次展现了他对这项运动的统治,从侧面攻击了克劳斯有关芝加哥公牛需要重建的说法。乔丹全明星周末的言论散播开来,莱恩斯多夫很快发表了一个声明,要求终止有关球队未来的过早讨论。公牛内部有传言说,因为这件事情,莱恩斯多夫对克劳斯很生气,克劳斯很没面子。

"泰克斯,"杰克逊劝道,"他们赢下30场就很幸运了。"

全明星之后,公牛管理层做了笔交易,把替补大前锋杰森·卡菲(Jason Caffey)送去勇士,换回一个名叫大卫·沃恩(David Vaughn)的三流球员以及两个第二轮选秀权。这一动作在纸面上令人无法理解,特别是对一支志在夺冠的球队而言。卡菲身高6英尺8英寸(2.03米),是个出色的篮板球手,尽管其他方面有缺陷,但运动能力是公牛内线需要的。内部有人觉得,克劳斯这么做,简直是在故意弱化球队,让公牛拿不到冠军,这样他们好开始重建。

现在这支公牛,越是重大比赛,他们表现得越好,当然这也意味着,有些不太重要的比赛,他们反而容易注意力不集中。温特是个悲观主义者,永远觉得自己球队有问题,永远在发愁,永远不满意,球员们爱叫他"Coach No"(不教练)。季前有场热身赛,公牛同年轻的76人交手,76人拥有阿伦·艾弗森(Allen Iverson)、德里克·科尔曼(Derrick Coleman)、杰里·斯塔克豪斯等天才球员,那天他们打得非常好,温特便有些忧心忡忡。

乔丹怒火中烧,他对记者们说:失去卡菲就像失去一个家人。有记者问科尔:看上去像不像管理层又给球队设置了一道障碍,不让你们拿冠军?科尔笑了:"要设障碍,这可是个好办法。我们都有点沮丧,我们觉得伤害了我们的深度......他们有他们做事情的理由。在球员和管理层之间,没有非常好的交流。"

有皮蓬在,公牛队其他人知道自己该往哪儿站,该往哪儿动,旧有的自信回到他们身上。皮蓬归来前11场球,公牛打出9胜2负,重新成为联盟的标杆。

克劳斯不喜欢卡菲,有很多原因,其中之一是:卡菲即将成为自由球员,而他的经纪人正是皮蓬的经纪人吉米·塞克斯顿,克劳斯和塞克斯顿早就相看两厌。

其实用不了多久,公牛的进攻就因为皮蓬的回归而变得流畅自如。皮蓬的官方位置是小前锋,却是公牛实质意义上的进攻组织者。和昔日"魔术师"约翰逊的功能一样,皮蓬总能用传球调度让身边队友变得更好。76岁的助教温特说:"在我看来,有些时候----当然不是永远----有些时候,迈克尔是有损于队友的,你在皮蓬身上就不会看到太多这点,他完全无私。迈克尔应该自私,因为他是个那么出色的得分手。迈克尔是不受限制的,当他处于自己能够得分的位置上时,大多数时候迈克尔都会想着得分。而斯科蒂在很多情况下都会为了让队友融入进来而放弃这样的机会。这就是我称之为'组织者'的角色。"

意外的是,杰克逊似乎也不介意失去卡菲。当助教们拼命游说克劳斯留下卡菲时,杰克逊只是静静地同意了这笔交易。杰克逊知道,克劳斯绝对不会跟卡菲续约,他希望管理层在送走卡菲的同时,能找一个布莱恩·威廉姆斯那样的球员回来。卡菲在内线,身体既不够高也不够壮,和卡尔·马龙、肖恩·坎普等人交手,对抗很吃亏。杰克逊想要一个能顶中锋位置的大前锋,他私下承认:"我告诉他们那是我想要的。我们想要一个布莱恩·威廉姆斯型的球员。我手里一直有那种中锋,史泰西·金(Stacey King)和斯科特·威廉姆斯。"

1998年1月10日,公牛主场迎战勇士,皮蓬重新披挂上阵,联合中心的观众给了他热烈的掌声。那场球,皮蓬打了31分钟,11投仅4中,拿了12分,助攻5次,他赛后说:"我一点节奏都没有。这么久不打球,队友们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投篮,什么时候会传球。那些东西,过后会如期而至。"

当然,1998年再没有布莱恩·威廉姆斯可捡,于是杰克逊提出,一个"迪基·辛普金斯那种"球员就行。辛普金斯是公牛旧将,赛季开始前被送到勇士去换了布雷尔。很快,勇士默契地放弃掉辛普金斯,公牛几天后再放弃大卫·沃恩,把辛普金斯要了回来。

皮蓬的身体和心理到12月已渐渐恢复。杰克逊一直同他保持联系,既没逼他,也没替管理层说话,只是向他指出:真正的受害者不会是克劳斯或莱恩斯多夫,只会是皮蓬自己,还有队友们。月底,皮蓬调整好心态,决定归队,只是脚还没彻底康复。皮蓬之前的手术很成功,不过当他开始独自训练时,教练和训练师们惊讶地发现:过去四个月缺乏运动,让他的腿部肌肉萎缩得厉害,他失去了大约三分之二的垂直弹跳。这样一来,皮蓬竞技状态的恢复比所有人想象的要更难一些。从理论上脚伤痊愈,到真正做好比赛准备,皮蓬又多花了几周时间。

后来杰克逊解释说,他觉得卡菲这笔交易,会让罗德曼的责任变大。以往只要卡菲在,罗德曼就有个称职的篮板替补,于是他更有胆量胡作非为;现在卡菲走了,罗德曼心知自己一举一动事关重大,可能会在胡作非为之前对自己稍加约束。

34岁的乔丹承认,他惊叹于19岁科比飞天遁地的身体天赋,"我问斯科蒂·皮蓬:'我们有像那样跳过吗?我都不记得了。'他说,'我想我们有过,但那是太久以前的事,我也记不起来了'"。

卡菲这笔交易,加深了克劳斯和杰克逊之间的矛盾。克劳斯认为,杰克逊本该替管理层向球员做出解释,可杰克逊没有那么做,反而放任大伙儿猜想是克劳斯在蓄意破坏球队。"菲尔应该照顾好球队,而他没有做,"克劳斯说,"他应该向球员们解释,但他又一次让我当那个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