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第二章 关索坝工程

偏偏这个时候一纸公文下来。为了稳定国内经济发展,政府下发了限制投资的文件,既不让企业使用过多外汇,也不允许银行给企业大量贷款。简言之,企业再有钱,也不能随便花。

他请来规划部门的专家就烟厂提出的新厂计划做财务预算,46亿元----对方给出的这个数字还是让褚时健小小吃了一惊。玉溪卷烟厂当然不缺这个钱,但是,国企的钱是国家的,必须经过国家同意。

褚时健早已对各种政策壁垒习以为常。作为一名特殊行业的国企领导,需要具备的最大能力也许不是搞生产提高利润,而是协调、申请、周旋、权衡......

为什么不自己打造一个呢?玉溪卷烟厂是有这个能力的,褚时健要做的,是彻底改变中国工厂的形象。

也是天助褚时健,关键时刻,国务院主管财政的副总理朱镕基来玉溪卷烟厂视察。那几年,视察玉溪卷烟厂的领导数不胜数,但常务副总理来,毕竟还不是常事。褚时健当然向朱镕基副总理提出了外汇额度的申请。

他自己也说不好到底是什么时候动念要把整个工厂翻新一遍的,大概从进厂没多久就有了,随着工厂发展越来越好,他的想法越来越清晰。他认为,与其修修补补,不如彻底让工厂面貌一新。况且,从科学上讲,玉溪卷烟厂的位置处于地震带上,有过1976年唐山大地震记忆的人,对此都非常敏感。更重要的是,曾经到访过国际先进烟草企业的褚时健一直对国外工厂各方面的先进和文明程度念念不忘。

"你们自己有外汇吗?"朱镕基问。"我们有很多。""配套有人民币吗?""也有,我们用不完。"

他要建一个新厂区。

"好。我来协调。"朱镕基常被别人说火气大,褚时健并不这么认为。往往这样的人是做事的人,是有责任心的人。

褚时健向来的观念是:好上加好,乘胜追击。

朱镕基还问了一个专业问题:"投这么大资,你有把握增加你的利税吗?"

经过这次设备革新,玉溪卷烟厂的生产效率又有了大幅提升,无嘴烟彻底被淘汰。从产量、香烟质量、设备、管理等方面,玉溪卷烟厂已经超越了日本烟草公司,成为亚洲烟草业的领头企业,褚时健也由此被誉为"亚洲烟王"。

对此,褚时健还真有信心:"总理您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您放心,一年最少能增加30个亿。"

面对调查组的查问,褚时健解释说:"红塔山已经供不应求,烟厂需要更加强大,如果不抓紧时间进口设备,就会延误商机,丢失大片市场。如此一来,烟厂就会遭受巨大损失,从而影响国家的利税。"褚时健多次和政府官员打交道,深知他们对利税的重视程度,而玉溪卷烟厂又是纳税大户,因此他经常拿利税说事儿。这种方法也是百试不爽。要知道,玉溪卷烟厂一年几十亿人民币的利税,相当于国内上百个中等农业县一年财政收入的总和。

30个亿,在那时几乎是半个中等发展省份一年的利税。朱镕基笑起来:"哈,老褚,你不要吹牛啊!"

不过,就在褚时健认为万事大吉时,国家有关部门的调查组找上门来了。毕竟这次玉溪卷烟厂的动静太大,而且作为行业第一,任何举措几乎都是透明的。

"总理,我们到时一定向您做汇报。如果做不到您唯我是问。"

他反复阅读文件,发现文件中只限制了单次引进设备的总额,并没有规定可以引进几次。只要把这批设备分批引进,每次限额不超过500万元,就不会违规了。褚时健马上调整计划,并和省政府的相关部门进行配合,迅速完成了引进设备的计划。

褚时健几十年后回忆这段往事,很有些感慨:"我很喜欢有这样的领导,他对我严格点,不怕,能激励我们把事情干好。要做事,没有点火气是不行的。"

褚时健知道,这是政府根据国内整体经济发展形势做出的调节,意在稳定国内的经济发展,并不会因为一个大企业要扩大规模就撤销文件。所以,这一次褚时健没有再去游说政府官员。但怎样才能既不违反国家规定,又不错过商机呢?褚时健又一次展示了他善于从壁垒中寻找出路的强项。

又成为重量级买家

1994年4月,欧洲最美的季节,春天。褚时健率领厂里的技术团队搭乘港龙航空的飞机,经香港转机,目的地是德国的法兰克福。总工程师李振国,未来关索坝的总指挥、副总工程师李穗明也在其中。到了法兰克福,只停留了一个小时,褚时健一行人又急匆匆坐上德航飞机,飞往此次旅行的目的地:汉堡,著名的豪尼公司所在地。豪尼公司是此行的东道主,是玉溪卷烟厂多年的合作伙伴。1986年玉溪卷烟厂引进过豪尼公司一条制丝生产线,当生产线顺利投产时,豪尼公司的董事长还亲自飞机到云南祝贺并致谢,他很感动一个当时那么落后的国家能把自己的机器用得那么出色。豪尼董事长和褚时健见面握手致意时,褚时健开了句玩笑:"以前你们帮了我们大忙,这次要请你帮更大的忙。"之后几天,褚时健马不停蹄地在各个工厂参观,从汉堡到纽伦堡到阿姆斯特丹,每一处都记下了一些先进机型。

正当褚时健认为一切可以顺利进行时,国家突然下发了文件,要控制外汇引进设备,明确指出单次引进设备的总额不得超过500万美元。

最后一站是菲利普·莫里斯公司,当初那台MK9-5就是从那里购买的。褚时健等人到达英国那天,莫里斯公司的总裁索山早就守在机场了。索山亲自带领褚时健等人参观了公司的新设备,向他们介绍每种设备的性能和优点。褚时健的目光集中在一款新设备上,索山笑道:"你很有眼光,这是最新的。"

玉溪卷烟厂和菲利普·莫里斯公司的差距,最明显的就是设备。尽管玉溪卷烟厂有过一轮设备大购买大更新,但是,机器的发展似乎总是比人的预想快。这些机器有一部分已经需要更新,最重要的是,厂里一堆"新中国"设备还在勉强运行。褚时健决心对厂里的设备进行一次大规模的革新。除了甩掉落后的"新中国"外,还要进口大批先进设备,预计投资3000万美元。

20天,欧洲四国,褚时健共购买了近20亿元的设备,确实是国际大豪买。

那么剩下的就是管理和设备了。管理是软件,但起码从玉溪卷烟厂自身的纵向比较来看,车间一线工人的生产效率在直线上升。就此一点,褚时健对烟厂的内部管理充满信心。

褚时健个人还有小小收获,买了不少花种子。同行的手下开厂长玩笑:"马老师命令您买的吧?"褚时健呵呵发笑:"新厂也需要美化嘛。"

"我觉得原料最重要,但我们的原料问题已经解决了。在90年代初期,无论是专家评判还是消费者的口感,都表明玉溪卷烟厂的烟叶质量是一流的。"

褚时健将新厂区的地址定在关索坝,这里偏僻,又是山区,意味着工程的难度将会很大。不过褚时健依然坚持自己的选择,因为这样不会占用农民的良田。关于关索坝的选址,曾有人担心不够吉利,云南话里"索"是绳子的意思,又是"关"又是"绳子",很没有好意头。褚时健从来不相信这些,觉得很无聊,一笑而过。

亚洲领军

自从在中国市场上将万宝路等外烟占领的高级烟市场拿过来以后,褚时健心里有了一些宏愿。如果说在此之前他只是希望把玉溪卷烟厂的产品质量提高,为国家增加利税,还不曾有过争强的想法,那么在国内第一把交椅已经无可争议地坐稳之后,他的眼光的确看向了全球烟草巨头菲利普·莫里斯公司。

1994年5月26日,关索坝工程正式动工。烟厂副总工程师李穗明挂帅工程总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