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行在人生巅峰期(1988----1998;玉溪卷烟厂·下)

----涅克拉索夫

我们不懂,我们又怎么能懂?人世间绝不限于我们这些人。也有人热泪涔涔,却不是由于个人的不幸。我们为理想而献身,我们问心无愧。